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诗之真”例话(之二)

“诗之真”例话(之二)

来源: 作者:君勤暄 时间:2020-10-28 12:08:28 点击:

对科学和新闻而言,只有“真实性”一个标准,但对于“诗之真”来说,“真实性”只是文学艺术作品的全部价值的起点,如果唯“真”是从,那就可能会让艺术家走向邪路,也会造成艺术品价值的沦丧。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是一九五七年由意大利导演皮耶.帕罗.帕索里尼制作的,被列为当代世界十大禁片的《索多玛120天》。故事虽然取材于十八世纪法国作家萨德的小说,但帕索里尼将时空转换到“二战”末期的意大利,景片所表现的历史背景,是墨索里尼体系下发生于意大利北部海边的小城索多玛的最臭名昭著的一段史实。在“二战”最后十八个月,在这个法西斯主义的最后堡垒里,共有七万二千人惨遭屠杀,四万人被截肢,大量的人被送入集中营,一大批妇女和少年被奸污或被鸡奸。

片中,四个主掌社会的首脑人物共谋,逮捕了十八位少男少女,由三个风骚的老妓女带着持枪守卫,在一所大别墅内对他们实行严格管理。

在这个被隔离的世界里,几个法官、主教为首的大人物,尽最大对科学和新闻而言,只有“真实性”一个标准,但对于“诗之真”来说,“真实性”只是文学艺术作品的全部价值的起点,如果唯“真”是从,那就可能会让艺术家走向邪路,也会造成艺术品价值的沦丧。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是一九五七年由意大利导演皮耶.帕罗.帕索里尼制作的,被列为当代世界十大禁片的《索多玛120天》。故事虽然取材于十八世纪法国作家萨德的小说,但帕索里尼将时空转换到“二战”末期的意大利,景片所表现的历史背景,是墨索里尼体系下发生于意大利北部海边的小城索多玛的最臭名昭著的一段史实。在“二战”最后十八个月,在这个法西斯主义的最后堡垒里,共有七万二千人惨遭屠杀,四万人被截肢,大量的人被送入集中营,一大批妇女和少年被奸污或被鸡奸。

片中,四个主掌社会的首脑人物共谋,逮捕了十八位少男少女,由三个风骚的老妓女带着持枪守卫,在一所大别墅内对他们实行严格管理。

在这个被隔离的世界里,几个法官、主教为首的大人物,尽最大可能地滥用自己的权力和欲望,十八个少男少女不仅是他们肉体的施虐对象,而且还要承受他们的精神虐待。几个大人物在大别墅里任意实施自己所能制定出的极为荒唐暴虐的法度。影片中充斥着不堪入目的丑态和令人作呕的行为。

索多玛源于“创世纪”,索多玛和蛾摩拉是《圣经》中的两座古城,因两座城市居民罪孽深重遭上帝毁灭。据记载,在亚伯拉罕时代,两城的居民都是同性恋者,他们把男女间“顺从的益处变为逆性的益处”。亚伯拉罕的侄儿罗得得知两城的这一情况后,因贪恋世俗享受而住进了索多玛城。神决定毁灭这两座城,但因亚伯拉罕的祈祷,神应允从索多玛城中救出罗得。因此,神派来几个天使进到城中领罗得一家人出城。但索多玛城里人听说这一消息后全部聚集在罗得家门前喊叫,要求罗得放这些陌生人(指神派来的几个天使)出来与他们交欢。任凭罗得万般恳求,甚至罗得表示愿意以自己家里还是处女的两个女儿代替几个天使都被拒绝。乘着黑夜,几个天使带罗得一家四口人逃出城。天快亮时有烈火岩火焰喷出,毁掉了索多玛和蛾摩拉两城及住在城里所有的人,仅罗得一家四口人在神的帮助下逃脱。

尽管导演的创作有着历史事实的依据,尽管影片有着这种历史背景可供人们进行寓意式的诠释,但这部惊世骇俗的影片之所以能够以艺术的名义亮相,所凭借的仅仅是“真实”而已。这种“真实”的特色无疑是让人恶心,它所取得的效果也只是让人深感绝望。这部电影是一件艺术品,但显然不是好的艺术品。如果有朝一日整个艺术世界都成为这类作品的天下,所谓艺术就是指诸如此类的视觉垃圾,那么艺术品也就将没有了任何精神价值。

显然,从亊实的真实出发还不够,需要再往前走一步,在现存的现实中创造出另一个现实,艺术地表现出对“真实性”的超越。就是说,艺术精神的“理想国”永不过时,法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谬写道:“小说世界只是按照人的深刻愿望对现实世界进行修改。如果说那些平庸的作品往往屈从于生活真实,那么优秀的艺术则总是让我们对生活怀有某种憧憬。”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用法国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的话说:“你可以失望,但不能看破红尘。”这不仅是一种健康的人生观,更是一个深刻的文艺美学命题。可能地滥用自己的权力和欲望,十八个少男少女不仅是他们肉体的施虐对象,而且还要承受他们的精神虐待。几个大人物在大别墅里任意实施自己所能制定出的极为荒唐暴虐的法度。影片中充斥着不堪入目的丑态和令人作呕的行为。

索多玛源于“创世纪”,索多玛和蛾摩拉是《圣经》中的两座古城,因两座城市居民罪孽深重遭上帝毁灭。据记载,在亚伯拉罕时代,两城的居民都是同性恋者,他们把男女间“顺从的益处变为逆性的益处”。亚伯拉罕的侄儿罗得得知两城的这一情况后,因贪恋世俗享受而住进了索多玛城。神决定毁灭这两座城,但因亚伯拉罕的祈祷,神应允从索多玛城中救出罗得。因此,神派来几个天使进到城中领罗得一家人出城。但索多玛城里人听说这一消息后全部聚集在罗得家门前喊叫,要求罗得放这些陌生人(指神派来的几个天使)出来与他们交欢。任凭罗得万般恳求,甚至罗得表示愿意以自己家里还是处女的两个女儿代替几个天使都被拒绝。乘着黑夜,几个天使带罗得一家四口人逃出城。天快亮时有烈火岩火焰喷出,毁掉了索多玛和蛾摩拉两城及住在城里所有的人,仅罗得一家四口人在神的帮助下逃脱。

尽管导演的创作有着历史事实的依据,尽管影片有着这种历史背景可供人们进行寓意式的诠释,但这部惊世骇俗的影片之所以能够以艺术的名义亮相,所凭借的仅仅是“真实”而已。这种“真实”的特色无疑是让人恶心,它所取得的效果也只是让人深感绝望。这部电影是一件艺术品,但显然不是好的艺术品。如果有朝一日整个艺术世界都成为这类作品的天下,所谓艺术就是指诸如此类的视觉垃圾,那么艺术品也就将没有了任何精神价值。

显然,从亊实的真实出发还不够,需要再往前走一步,在现存的现实中创造出另一个现实,艺术地表现出对“真实性”的超越。就是说,艺术精神的“理想国”永不过时,法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谬写道:“小说世界只是按照人的深刻愿望对现实世界进行修改。如果说那些平庸的作品往往屈从于生活真实,那么优秀的艺术则总是让我们对生活怀有某种憧憬。”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用法国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的话说:“你可以失望,但不能看破红尘。”这不仅是一种健康的人生观,更是一个深刻的文艺美学命题。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