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夹缝中的澳洲

夹缝中的澳洲

来源: 作者:路新 时间:2020-10-07 16:47:25 点击:

今年三月初,墨尔本发生疫情前,应邀参加了一个小型座谈会,谈澳洲和中澳关系。后来,朋友发给我根据录音整理的文字稿,我却一直没敢拿出来,怕挨骂。今天,发在朋友圈里,请各位批评指正!

很高兴见到各位!我对这个问题没有深入的研究,只能随便谈谈。首先要说,我不代表任何人,也不代表什么组织,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一个爱国华侨的个人观点。

大家知道,战国时候,有个滕国,在现在徐州的北边。有一回,滕文公问孟子,说,“滕国是个小国,夹在齐楚两大国之间,你说,我们是该伺候齐国呢?还是该伺候楚国”?孟子说,“这样大的问题,不是我能解答的,要是一定要我说,有一个办法,挖深护城河,加高城墙,和百姓一心,共同保卫它,哪怕献出生命,也不离开”。这就是“间于齐楚”这个成语的来历。后来,20年后,滕国就被旁边的宋国灭了。

大家都读过《三国演义》,魏蜀吴三国并立,好几十年,彼此之间,一会儿和,一会儿打。无论是和,还是打,他们都不会为别人考虑,只会考虑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国家利益。

外交上,是没有永远的朋友的,只有永远的利益。

如果把美国的体量比作100的话,中国大概是60-70,澳大利亚大概是20-30,我是说综合国力。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军事上,澳大利亚没有很多的资本,能自己做主。

再说,在这个方面,澳大利亚有过教训,那就是和英国的关系。

大家知道,澳洲以前是英国殖民地,独立以后,和英国关系一直很密切,很多澳洲人认为,那是祖国,直到现在,英国女王还是澳大利亚的国家元首。从南非的波尔战争开始,英国每一回打仗,澳洲都派人参加,都和英国站在一起。

“二战”后,50、60年代,英国是澳洲最重要的贸易伙伴,80%的出口都去了英国。后来,1973年,英国突然加入了欧共体。在这之前,英国有两次想加入,都被法国的戴高乐给否了。后来,戴高乐死了,73年,英国就加入了欧洲经济共同体。

这个事情,在经济上,给澳洲严重的打击,特别是农产品,心理上的打击更大。很多澳洲人觉得,被祖国出卖了,背叛了。直到现在,很多年过去了,谈到这个事,澳洲的舆论和民间,还是耿耿于怀。

要说在中美之间选择,澳洲手里的牌不多,能选择的余地不多,所以就非常地慎重。

中美贸易战,我觉得,不止是贸易和关税,顺差和逆差的问题。钱的事都好办。也不是亨廷顿说的文明的冲突。文明是没有好坏的。用刀叉吃饭,和用筷子吃饭,和手抓饭,哪个好?目的都是一个,吃饱肚子。讲英语和讲汉语,哪个好?只要能表达自己,都一样。欧洲文明和土著文明,也不能说一个比另一个优越。文明是在特定环境中产生的,有地理因素,历史因素,人为的因素,等等。

在这个文明的背景之下,人们搞出了不同的制度,这个制度是有差别的,是有好坏的。有的制度给人自由多一些,福利多一些,机会多一些,有的制度给人的限制多一些,向上流动的机会少一些。中美贸易战,我想,主要是因为中美制度的不同造成的。

现在只是暂时休战,我想,这个问题,不容易解决,也不会很快解决。

美国总统川普,一直说中国占美国的便宜,说很多年了。他不是当选以后才说的,是说了以后才当选的,选他的很多是白左,铁锈选区的,下岗的工人。

慢慢地,贸易战会烧到技术领域,制度领域,意识形态领域,分歧会越来越大。关税问题,大豆农产品,华为和5G,都只是表明现象。根本的原因,是制度的冲突。这个不容易解决。

你发现,以前每次大选,两党候选人都攻击中国,因为要争取选民嘛。一旦当选,进了白宫,就务实了,对中国的态度就变了。

这次不是。特朗普当选后,对华态度越来越强硬。还有,以前呢,在美国,在华盛顿,有很多人帮中国说话,政界的,学界的,智库的,很多,现在,帮中国说话的人少多了。

美国有些人认为,中国加入世贸后,没有遵守入世的承诺,占了他们的便宜。而且,中国要改变游戏规则,要另起炉灶。从“二战”以来,他们慢慢建立起来的国际贸易,从关税总协定到世贸组织,还有一些游戏规则,中国都想改,另拉一摊儿。他们突然发现,如果你不改变中国,中国就会改变你,就会改变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

所以,我觉得,中美贸易战,会很麻烦。

谈到澳美关系,大家这次去过堪培拉吗?没有啊!要是去堪培拉的话,你会发现,澳洲什么都学美国的。那个老的国会大厦,就是仿照白宫设计的。

美国建国,是在1776年,13个殖民地在一起商量,说咱们建一个国家吧,就有了美利坚。澳大利亚也是,6个殖民地,在一起商量了十多年,成立了联邦。美国是要从英国独立,澳大利亚是要抵御日本的侵略,因为那个时候,中日甲午战争后,日本在亚洲崛起,很强大,几个殖民地要团结起来,防御日本的入侵。

美国自己选总统,澳大利亚保留了英国王室。英国女王是我们的国家元首,委任总督替她在这里管理。澳洲的议会和美国一样,上下两院。上院代表州的利益,下院代表选民的利益。美国参议院100个参议员,每州两个,不管州的大小,人口,经济实力,都一样。澳洲的参议院是每州12个参议员。众议院代表选民的利益,每个众议员代表的选民数量大体相当。

美国宪法规定,人们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国家不能设立宗教,澳洲宪法也这样规定。美国最高法院有9名法官,澳洲是7名。还有就是,联邦的权力很小,州里的权力很大。

在美国,联邦政府只负责外交、国防、移民这些东西。澳洲也是,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总督、议会、宪法,以前税收也是在州里,因为两次世界大战,打仗要花钱,州里就把税收的权力让渡给了联邦政府。即使这样,州里的权力还是很大,很多事情,都是州里自己决定。

可以说,澳大利亚和美国这两个国家,品种是一样的,共同的属性很多,都是从英国那根老藤上爬出来,结出的瓜,一个往西,爬过大西洋,一个往南,爬到南半球来了。

澳大利亚和美国,更是血肉凝成的友谊。从“一战”开始,100多年来,澳大利亚就跟着美国,大大小小无数的战争,每次都去,像韩战、越战,派很多人,有时候,像中东伊拉克,有时只能派几个人,或者几十个人,也去。

跟着美国,他知道要去哪里,你也知道要去哪里,特别是“二战”后,国际贸易、安全,慢慢形成了一套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

跟着中国,他不知道去哪里,你也不知道去哪里。你看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就能看出。

其实,澳洲是最希望保持现状的,赚中国的钱,做美国的盟友,天下哪有这等好事?!澳洲希望这样的日子永远下去。可是,中国崛起了,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上,都要更大的发言权,地区政治的态势就变了。

澳洲和中国,开始在1972年。中国买加拿大的小麦,澳洲说,你买我的吧,很好的。反对党领袖惠特拉姆率团访问北京,很多人反对。很快,他们发现,基辛格也在和北京秘密接触,他们又支持了。

最近二十年,中国经济发展很快,资源需求增加,中澳关系更密切。谈到中澳关系,有两个问题需要澄清:一个是贸易问题。有些中国人认为,我和你澳洲贸易,我让你赚钱,你要感谢我,要听话,这个是不对的,是陈旧的看法,缺乏一般的贸易常识。200年前,鸦片战争前,有些中国人就这样认为。贸易是平等的、互惠的。你和人家做生意,你老是赔本,人家老是赚钱,你愿意吗?会继续吗?不会的。

第二个问题,中国认为,澳洲应该站在中国一边,这是不切实际的。澳洲只会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就像魏蜀吴三国一样,不会从美国,也不会从中国的利益出发。

所以,澳洲很慎重。在南海巡航时,美国一再要澳洲进入12海里以内,澳洲就是不进去,只在公海航行。霍华德当总理的时候,能很好地保持政治和经济的平衡。不仅是霍华德的能力强,更是那个时候机会好。现在,继续保持这种平衡就有些难了。

不过,如果中美发生冲突,澳大利亚必须做出选择的话,一定会站在美国一边,这一点,谁都不要怀疑。原因我们刚才说了,有文化的,历史的,还有就是,澳洲是民选政府,要听选民的,不然,就要下台。多数澳洲人会选择美国,所以,你看,不管是工党执政,还是自由党上台,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关系都不会变。

当然,我觉得,中美发生热战的可能性不大。两个核大国,要是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开打容易,收场不容易。在南海这样的地方,发生小规模的冲突,打下一架飞机,打沉一艘舰艇,是可能的,几个星期就停,不会扩大。周边都是小国家,也会殃及池鱼。

再说,现代战争,可不是开玩笑的。大家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是阵地战,堑壕战,双方一尺一寸地往前推进。两边的战壕距离很近,能看到对方。圣诞节到了,两边的士兵爬出战壕,一起庆祝,一起唱歌,然后再各自爬回去,再开打。你看“一战”的电影,泥里水里,那真是艰苦卓绝。

“二战”就不同了。二战是,谁坚持到最后三分钟,谁赢。所以,蒋介石拼命也要顶住,等着英美过来帮忙。日本轰炸珍珠港,蒋介石可能是最开心的,因为美国要参战了。美国一参战,战争就快结束了。其实,到这个时候,老蒋快顶不住了,中国也快坚持不下去了。

如果再发生战争,现代战争,会完全不同,谁赢了前三分钟,谁可能就赢了。不大可能像“一战”、“二战”那样,真刀真枪地干,一打好几年。网络战、金融战,能开打的地方多了。也可能,你还没反应过来,战争就结束了?

有人说这是“新冷战”,我觉得不是。上回那个冷战,双方明显是两个阵营,互不搭界。现在,经过这几十年的全球化,中美在很多方面都纠缠在一起,经济、贸易、技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要分开,可不容易。这次的中美冲突,和上次的美苏冲突,不同的地方太多了,后果也更难预料。

澳大利亚呢,很多时候,只能在一旁观看,看着大哥二哥在那里吵个不停,希望两位大哥不要开打,更不希望自己必须要选边站。

就说这么多吧,拉拉杂杂的,谢谢各位!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