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理翩阑夜薪火把——何与怀《南溟文学评论集》印象

理翩阑夜薪火把——何与怀《南溟文学评论集》印象

来源: 作者:行迈 时间:2020-09-16 17:31:38 点击:

大约在十年前,悉尼的文化界群体举办了一个“何与怀博士作品研讨会”,并兼为何博士祝贺七十寿诞。这个研讨会成为了当时澳华文坛的一大盛事。会后,文人学士们余兴未了,一百多位澳洲华语文坛的作家和诗人们,热情洋溢地联名发表了一本研究何与怀博士著作及贡献的书。这本书的主编的是许耀林先生,他也是澳华文化团体联合会的会长。书的题目是《振翰南溟金石声》。全书428页,25万字,表现了文化界笔耕精英们对何博士著作的精致的解读、深刻的领悟,和由衷的敬仰。更早一些时间,何与怀博士出版了他的随笔评论集《北望长天》。冰夫先生为该书写了序言,题目是“社会良知和道德追求”。这九个字,集中而准确地概括了何博士的著作,乃至他这个人,立足于社会的根基和不愈的人生追求。

诗人杜甫在《曲江二首》中早就说了,“人活七十古来稀”。古人还把七十高龄称作“悬车”之年。从《振翰南溟金石声》的发表至今,已经又过去了十年。然而,在这十年当中,何博士不但没有“悬车”,还把他人生追求的“车子”开得更加稳健,更加快意,也更加高速。在这十年中,何博士在世界和澳洲的华语媒体上发表了近百篇散文和评论文章,内容涵盖了文学诗歌、思想哲学、社会时政等多个方面。在这十年中,何博士为文坛的精英和后起之秀们撰写了许多篇序言和评论,组织和主持过许多作品发布会和研讨会。在这十年中,何博士主持澳洲新报《澳华新文苑》文学副刊,动员、组织、收编了无数文学艺术界的作品,把新文苑从十年前的400多期办到了今年今月今周的958期,并相继主编出版了三卷《澳华新文苑丛书》,为澳华文坛增添了丰富而珍贵的收藏。在这十年中,何博士汇集和出版了好几部著作,包括厚厚一部《何与怀诗评集》(2019年4月)。这本诗评集附录了我写的一篇评论,其中我曾简要地罗列了一些何博士近年来的突出贡献,我写道:

“说到本地华文文学,就不能不说到何与怀博士的常年耕耘和付出。特别在收集、出版、和评论华人文学作品方面,与怀兄之所作,堪称首屈一指。去年,由何与怀主编的,被传媒界称为“文学巨著”的《澳华新文苑丛书》第二卷第三卷新书在8月如期发布。连同之前出版的第一卷,这套书共收集了十五年来也是由何与怀主编的八百多期《澳洲新报.澳华新文苑》专栏六十二万字的副刊文学作品。全书的内容涵盖了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和时政分析等,可以说是集本地华文文学之大成,集中反映了澳洲华人生活与思想的历史与现状,成为大中华当代文学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只是一个突出例子,而何博士还用了更多的时间无偿地为华人文化、历史、乃至政治活动主编或参与主编了大量相关文献,主持和参与主持了大量活动。这当中包括主编《丹心一片付诗声》《悉尼中国古典文学论坛文集》《文革五十年祭》等等。至于他为繁荣华文文坛所承写的书籍序言、前言、导言,那就更是不计其数。何博士在文学、历史、社会、及政治领域参与的学术研究和撰写的论文不但内涵丰沛而且极具时代气息。百度网站里报道何与怀文化著作及社会活动的相关新闻链接有七十四页共七百多条。本人逐一查阅过标题和内容,没有发现同姓同名者的链接。百度学术网页统计之何与怀主编和参与编写的学术论文链接1630余篇。以上内容之丰数量之大在本地华人文化界中可算是独占鳌头。另外,何博士以他杰出的奉献,先后被文化界推选为悉尼华文作家协会荣誉会长、澳大利亚华人文化团体联合会召集人……,成为本地华文文坛名副其实的“三人”一体。这三人不是别人,就是奠基人、提携人和推动人。说到这里,回头来看《何与怀诗评集》,就不难想到这是归纳和总结华文新诗的历史性著作之一,而且是南太平洋地区第一本翔实评述了二十一位诗人之多的现代诗歌评论汇集。要评论何博士这本《诗评集》,却不是我这个普通的自由撰稿者所能胜任的,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就此书的总体内容谈一谈主要的印象。那末,我的印象是什么呢?归结为一句话,这本书为华文新诗经历涅槃与重生的历史提供了生动和难忘的实例与解析。”

在出版《何与怀诗评集》之后短短的十个月之中,特别是近半年来,正值一场创历史记录的瘟疫肆虐全世界和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冲击华夏大地之际,何博士在悉尼封城的艰难日子里,迈步前行到他人生追求的一个新里程碑:他于多灾多难的庚子年编写完成了又一部文学评论专著《南溟文学评论集》。这个评论集收编了何博士在新冠肺炎期间所撰写的6篇和之前所写的7篇共13篇文学评论文章,另外还有何博士所著《北望长天》一书的4篇序言和评论,共22万字。这些文章的每一篇都内容生动,记述详实,而且人事跌宕,各有洞天。当我读完这所有的评论和绪论,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我认识何博士虽然已有20多年,但只是在最近,我方才把他旷阔的胸怀和对良知与道德的追求精神领会到一个新的层次。

这本新的文学评论集,评论到了相关作品的形式与内容、思想与哲学、结构与方法等。然而最集中也是最深刻的评论,则是对一系列角色和作者本人,对他们之意境和境界所进行的深度的和生动的解析。正如何博士所写道的,“‘意境’主美,而‘境界’主真”,这13篇作品的作者,他们的经历和心路都展现出跋涉和体验中的美。比如“北飞和南飞”的刘海燕,她本人那翻越红墙、解放桎梏、放逐灵魂的意境之美,像春水般激荡着所有同类人的心灵。然而更加真实的,却是她对故土上那血色的憎恶和对其未来自由空气撕心裂肺的呼唤。海燕和她姐姐海鸥的人生对比,她们之间通心通灵的那些信,都如神曲一般坦诚地告白了临界的挪移和信仰的转换。又比如和爱妻联袂投奔怒海的心水,他和妻子婉冰双双如鸿雁般在苦海和荒岛中穿越,向着明媚和欢笑的彼岸飞去。对作者那一首首优美诗歌和一句句铭心感言的剖析,把人生的意境和心灵的境界牢牢地融合在了一起了。而这些,便是从何博士笔下提炼出来的,一个个作品和作者活生生的,从意境到境界的升华。何博士新书中的其他诸篇评论也都体现出这种淬铁成钢的提炼。

何博士的评论有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把每篇作品的成就和其作者价值观成长的历程综合在一起来解读。例如在评论者的笔下,作家沈志敏关于“综合罗辑”的认识论著作与其多篇优秀的小说被有机地“化合”在一起了。随着评论层次的展开,我们看到小说及其作者如何离开了原罪式机器洗脑的过往;离开了新权威主义的强制教化;如何追随万年以来智人大脑的进化轨迹,重新开发出综合逻辑的本能;并如何在故事中融入现代世界普世价值的真谛;如何在文学创作中实现人性的本真化和文学的本土化。何博士把文学作品中的“是什么”与“为什么”和“要什么”融汇贯通在一起,并如点击“灵犀”般地进行了高度的概括。例如对齐家贞纪实文学及其散文小说的评论,抓住了活人“葬礼”和自己给自己开“追悼会”之痛苦而真实的现实,一步步展示出作者的人生三部曲:从人间牢狱中被剥光皮肤的《红狗》(是什么),到揭示这一切罪恶的《黑墙》(为什么),再到凤凰涅槃后迎接那温暖身心的《蓝太阳》(要什么)。在这里,文学评论成为了解开死亡和生存这一万世谜底的钥匙。

我由以上领悟到,文学评论就是对人,对这个社会,和对这个时代的评论。何博士这所有评论所开启的,正是我们在时代的“瘟疫”和历史的“洪流”中所孜孜寻觅的救赎——即人性的追求与价值,社会的良知与道德。也正是由此,这个瘟疫和洪流,真实地展现出我们所处时代的“阑夜微凉”,而要在黎明前照亮黑暗中的道路,需要一把又一把薪火来点亮我们的双眼。何博士手中的那支笔所承载的,便正是一把这样的薪火。在古代,毛笔和文字放在一起被誉为“理翩振翰”。十年前那本关于何博士著作的研究文集被命名为《振翰南溟金石声》,该书名用“振翰”来形容何博士在澳华文坛中点石成金的灏瀚文字,而“振翰”刚好又与“震撼”谐音。我于是想把我的这篇短文命名为“理翩阑夜薪火把”,以表白我对何博士文学评论的一点领悟。其中的“理翩”刚好和“立篇”谐音,比喻荡志雄笔立宏篇。这两句话也大体可以组成一幅对联,我便把这幅借句而成的对联作为礼物送给何与怀博士和他的读者:

理翩阑夜薪火把

振翰南溟金石声

就在我写这篇短文的几天之前,我在本地文学诗歌团体的几个微信群里提出建议:提议何与怀博士为“澳华文化界终身成就奖”的享誉者之一;同时提议明年上半年为何博士主持的《澳华新文苑》出版一千期暨何博士八十岁华诞举办一个盛大的庆祝会和颁奖会。这个提议在相关的微信群里获得了文友们的热烈附议。如果此提议能够实现,那么,澳华文坛将会迎来又一盛事,也将会完成众多华文笔耕者的拳拳心愿。

(完稿于2020年7月22日)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