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澳华文坛“获奖专业户”:沈志敏一步一步攀登文学高峰——《沈志敏:一位出色的澳华小说家》之八

澳华文坛“获奖专业户”:沈志敏一步一步攀登文学高峰——《沈志敏:一位出色的澳华小说家》之八

来源: 作者:何与怀 时间:2020-08-05 16:23:22 点击:

1989年“六四”之后,四万多中国留学生/文化人被获准居留澳洲,其中有些人喜欢弄文舞墨,有些原本就是作家,经过三十年历程,如今业已形成具有自身特点的澳洲华文文学格局。在众多澳华作家当中,沈志敏无疑是值得关注的。他为澳华文学添上一抹难得的亮丽的色彩。

沈志敏1956年出生于大上海,中学毕业后,曾插过队,当过工人和技校教师,搞过经销工作。1990年赴澳洲,前期寄居于悉尼,后期定居于墨尔本。在澳洲,他是生活较为颠簸坎坷者,从事过各行各业的工作,早出晚归或值夜班,许是生活重担过累,有一段时间经常神情恍惚,步履飘浮。他这个人,不善词锋,不会高谈阔论,不与人争论,有点腼腆,是内向型。然而,经过几十年耕耘,沈志敏却出类拔萃,文学成就有目共睹,他被称为澳华文坛“获奖专业户”,屡屡获得世界各地各种文学奖项。例如:

中篇小说《变色湖》获2000年中国盘房杯世界华文小说优秀奖;

散文《澳洲牧羊记》获北美《世界日报》2003年征文佳作奖;

散文《燃烧的帐篷》获《世界日报》2004年征文第三名;

首部长篇小说《动感宝藏》荣获台湾侨联总会2007年华文著述奖小说类第一名;

长篇小说《墯落门》获澳洲南溟出版基金2008年度赞助出版;

散文《街对面的小屋》于2011年获得第一届“全球华文文学星云奖”散文优秀奖;

散文《假如我活一万岁》于2015年再获得第五届“全球华文文学星云奖”散文优秀奖;

微型小说《天皇盖地虎》于2019年获全球戏剧主题微型小说征文一等奖。

…………

的确,在澳华文坛上,沈志敏堪称是实力较强的一位作家,无论就作品的产量还是质量而言。这里,我们简单回顾一下沈志敏的文学轨迹。他自幼爱好文学,出国前开始从事业余创作。到了澳洲,他在工余疲倦中,仍坚持创作不缀,默默耕耘,写点东西以抚慰心灵,向来不管文坛是非。他不仅有毅力,更很有天赋,故事编得好,巧妙,流畅,符合生活逻辑,又有想象的层面,天马行空,收放自如。初时,他经常为悉尼华文作家庄伟杰主持出版的留学生杂志《满江红》杂志撰稿。1991年底,上海青年文学刊物《萌芽》发表他的短篇小说《干杯,为这个世界》,从此,他的文学写作开始建立在自信与才华的基础上。特别有意义的,沈志敏获得澳洲居留身份定居墨尔本后,逐渐意识到,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人类不断迁徙不断摆脱生存困境不断扩展生命空间的历史。岁月流逝,事物生发,自有其内在因素。于是,他多了一份沉思和冷静,也多了一份快乐和轻松。在他一部一部的作品中,沈志敏不仅力图超越狭隘民族地域文化意识的樊篱,而且把人类栖息问题引向更深层更具有人类文化学的探思。他的作品洋溢着大洋气息,展现丰富的人文内涵,显示了一种在新的更大背景下人类精神的释放、更新和升华。

就在本文将要结束之时,我不禁想到沈志敏在其散文《燃烧的帐篷》中对那块世界著名的澳洲石头-岛山-神石的描写:

傍晚时刻,在大沙漠中间突然耸立出一个庞然大物,让你眼前一亮。

它的全名叫艾雅斯岩石,高340公尺,周长约九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独体岩石,地质学家称它为岛山。它是天上掉下来的神石,是附近的土著人的崇拜物。根据季节和时间的不同,它能变化出七种颜色,又名“变色岩”。

我们眺望着艾雅斯岩石……在这个神秘的沙漠中究竟蕴藏着多少个迷呢?那块巨大的石头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迷。

“你说这块大石头像什么?”阿华问我。

我凝视着那块大石头,脱口而出道:“它像一个帐篷。”

“哪有石头的帐篷?这是一块整石。”阿华也喜欢和我顶牛。

“你怎么知道那块石头中间没有空间呢?”我宁可想象在那块石头中有一个巨大的空间,一个土著人的王国世世代代生活在里面,他们是天外来客还是千万年前的遗民,都无关紧要……。这时候,我看见晚霞照射在巨大的岩石上,从下端慢慢地向上移动,似乎正在点燃着那块天底下最大的石头。我仍然在想着:是的,人类至始至终需要一个巢窝,哪怕是从母胎开始,人类住山洞,构木为巢,筑泥为屋,制砖造瓦建房,直至今天的高楼大厦,其功能和作用是一脉相承的。人需要一个巢窝,然而人又喜欢走出巢窝,走出家门,走出国门,去发现,去寻找,他们需要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什么呢?是在寻找一个灵魂的巢窝,还是一个精神的家园呢?

哦,当晚霞在跌入天际的一刹那间,将整块巨石都点燃了,广阔的沙漠中间那一片红艳艳的光辉就是一座燃烧的帐篷,在那个燃烧的帐篷中间隐藏着一个神秘的世界……

就像那个燃烧的帐篷,就像那块硕大无比的变色神石,在沈志敏的脑海里,一定也隐藏着一个神秘的世界,并未完全为外界所知。本文开头点明,沈志敏的学术“野心”极其巨大。如以上论述所示,他的文学“野心”何尝不更是如此?回想2006年11月25日悉尼举办的沈志敏新作暨澳华长篇小说研讨会的主题——“打造澳华文坛旗帜性作品”,祝愿沈志敏继续攀登文学高峰,既能以奔放浪漫的情怀与想象投入通俗文学写作,又能以历史穿透力和美学的丰富性在作品中叩问灵魂,震撼人心,创作澳华文坛旗帜性作品!

(草于于悉尼封城防疫期间,2020年4月16日定稿。)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