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那辆澳洲巴士情迷意乱:现代旅游文学的尝试和创新——《沈志敏:一位出色的澳华小说家》之五

那辆澳洲巴士情迷意乱:现代旅游文学的尝试和创新——《沈志敏:一位出色的澳华小说家》之五

来源: 作者:何与怀 时间:2020-07-14 15:53:09 点击:

2012年6月,沈志敏和宋来来合作,出版了长达三十多万字的《情迷意乱,那辆澳洲巴士》(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这是一部旅游文学长篇小说。书中真实地描述了一辆满载来自中国的游客的巴士在澳洲大地上的漫游,描述了不同层次的华人在这个旅游过程中的言行举止,以及对澳洲风土人情社会结构的各种理解。而在司机雷哥的眼里,这群游客有点像妖怪。于是,读者见识了一个情迷意乱的浪漫之旅。

真是情迷意乱。甚至游客尚未开始他们的旅程之前,小说一开头就出现匪夷所思的故事。

在去飞机场的途中,巴士内只有司机和导游两个人。

“干爹”,那位打扮性感的女导游海伦对司机叫唤了一声,声音很亲切很动人,甚至有点暧昧。

这暧昧是真的。这两人是怎样组合到一起的呢?被叫为“干爹”的司机是雷哥。有一天,在墨尔本的唐人街喝了不少酒的雷哥,看到一个姑娘,二十岁模样,脸色苍白,脸蛋有点脏,神态是惶恐是无奈还是傻也说不清楚,竟然对着一个一个走过去的男人,叫唤道:“谁想娶我,哪一个人要我?我跟你们走。”还能对着洋人的脸蛋,用英语嘶叫。这时候,雷哥的脚步已经停留在边上。她瞧见了雷哥,又叫唤道。雷哥也被这种大胆的语言吓了一跳,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年头,中国的女孩在国外到底是怎么了?“姑娘,你不是瞎说的吧?不是胡说八道,不是开玩笑?你能嫁给我?”雷哥一副认真的模样。那个姑娘好像碰到了大救星,“大叔,不,大哥,你要我了。”来回几句对话,好像是唐人街上的一场戏收场了,在边上的观众看来,戏的结尾是一个女傻瓜跟着一个酒鬼走了。后来,这个女孩就是今天的女导游海伦。整个事情复杂有趣得很,也有情有义得很。

当然,这是一部旅游文学,主要讲旅客讲旅游,包含着大量信息和中西文化的解读。从墨尔本机场开始,到悉尼情人港结束,一路花絮纷繁,故事层出不穷。就看看小说每章的题目吧,也可略知一二:墨尔本是个“墨”字;灰色的香烟,蓝色的功课,和黑色的记忆;滑铁卢宾馆门前的闹剧;冷风城堡;董老板真的挖到了金子;美女导游的床边座谈;大洋路上的暴风雨;耶稣究竟有多少门徒;美女导游的明暗花招;包大亨和金牛县老板过招斗富;墨尔本夜游;安利风暴;鲍导师的“指点迷津”;雅拉河畔的烧烤;后花园里拍卖奥运砖;天体浴场;兰卡海湾的悬念;企鹅岛的爱心;堪培拉的Relax;海伦和雷哥,情迷意乱的陷阱;葬礼和婚礼;歌剧院的阳光和同性恋大游行;唐人街文化和情人港的奇迹。一共二十三章,让人大饱眼福。

这部小说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主角,但一辆巴士上的二十几个人又全是主角,没有惊险曲折的情节,但都是有故事之人,各有各的故事。例如其中一位朱丽娅老太太,涉及于她的身世,在全书要结束的时候,出现了也是非常出乎意外的一幕。

旅游团在悉尼情人港游览的时候,那个朱丽娅老太太拉着拉杆箱瞧着飞来的白鸽,又抬起头来望着天,看着海。也许,那些飞来的白鸽能带来梦中期望的信息,上帝啊,她已经老了,还能等到哪一天吗?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种声音,好像是从天上传来的,又好像是从海面上飘来的,不,就是在不远之处,越来越近。朱丽娅转过脸,瞧见不远处有两个人,一女一男,都已上了年纪,好像也是亚裔人士,女的推着轮椅,男的坐在轮椅上,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太阳镜,但他的肩上搁着一把小提琴,一手扶琴,另一手拉动着琴弦,全神贯注。琴声是那样的熟悉,对于朱丽娅来说,这首曲子就像是天竺之音,她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朝那里走去,背后的拉杆箱在草地上一跳一跳,好像箱内藏着一个小精灵。她走近那辆轮椅,她走到那个拉琴人面前,那个男人的琴声嘎然而止,突然,从男人的嘴里吐出了几个字“朱丽娅。”朱丽娅似乎也感到这张脸廓很熟悉,“你是?”提琴从那个男人手上掉下来,他猛然从轮椅上站起来,摘掉墨镜……

朱丽娅认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她三十年来朝思暮想的情人。当年,罗敏和朱丽娅都是在一个山沟沟里插队的知青,两人后来分隔了三十年,等待了三十年,也寻找了三十年。朱丽娅含着热泪打开了那个拉杆箱,满满一箱三十年前罗敏寄来的情书,一封也不少,这是藏在一个从女青年到中年女教师,到上了年纪的女教授心中的金子。这个女人太执着了,她不止一次地来到澳大利亚寻找断线的爱情,她是在找天上飘逝的云,海里游失的鱼,可是居然给她找到了。这是中国人的朱丽亚和罗密欧的故事。

情人港上阳光普照,海风徐徐吹来,鸟语花香,叶浓草绿。那辆轮椅上面,罗敏又抱起提琴,左右是朱丽娅和赵妹,他们面对着蓝色的大海,小提琴声音又响起来了,琴音跌入在海浪之中——。

全书便结束在这连旁人也为之流下热泪的感动之中。

沈志敏这部题为“澳洲,那辆情迷意乱的巴士”的作品,全书以轻松风趣的文笔,描述故事生动有趣,还出人意表。只要翻开这部书,读者就会被吸引,这是一部让你看了一遍,还想再想看一遍的小说。难怪它出版后,被认为已俱备了搬上银幕的大好条件。

沈志敏此书的确比较独特,大概是中文写出的当代第一部描绘旅游的长篇小说。现今的中国的旅游文学,大多是一些较短的山水散文等。纵观文学史,中国古有《西游记》《老残游记》等,欧美有《格列佛游记》《匹克威克外传》等,它们都是名著,但和现代意义上的旅游文学不免有所区别。而就长篇小说这种体裁而论,沈志敏这部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突破了过住小说的特定方法。作者自己也觉得,在创作过程就充满挑战性,不仅感觉到内容是全新的,而且文学形式上好像也有所突破。艺术贵在创新,此书为华文旅游文学提供创新试验。所以有人说,它的面世将会冲击华文旅游文学的创作方向。沈志敏如此试验,当然需要勇气与胆量,及不计得失的精神配合,也基于他经过多年的写作磨练。

(草于于悉尼封城防疫期间,2020年4月16日定稿。)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