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行走在月光下的诗

行走在月光下的诗

来源: 作者:楚雷 时间:2020-06-26 12:03:46 点击:

诗言志,诗言情,实则这些都归抵于诗的本质。从古至今,有些诗人偏重于言志,如岳飞,杜甫等,有的诗人专注于抒情,如李商隐,纳兰性德诸诗者。也有的诗人两者结合得好的,如苏轼,陆放翁等诸先贤。到了新诗盛行的民国时期,抒情诗成大家者,当属徐志摩,戴望舒等前辈。至于以诗言志的比比皆是,其中又以郭沫若,艾青等为其中佼佼者。其实很多诗人也难以单一归类,像郭沫若的诗作就常有激情的爆发,但他的诗作总体大多是以现实为底蕴的。所以也就只能从主要倾向来大致划分。’

燕紫的诗也一直尝试将两者相融揉和,,所以在观赏她的诗作时,常常会感受到在她哪唯美,抒情的文字中,不经意间便奔涌出关注现实,关注人生的情怀。她的情绪往往在炽热的喷薄中又切入现实的感叹,从而交集出一幅奇幻的复合画面,使观者在美的观赏中会骤然沉思,在飞扬的美感中会不经意掺入几抹沉重,完成了言志和抒情的复合而多维的过程。如:

《 听风》

“凛冽是一把尖刀

趁着倒抽的冷气,侵入肺腑

蚀骨,剥魂,只剩一具失去思考力的肉体

要么,从冷冻中苏醒

要么,永远蜷缩门内

这一天,或者这一生

------

哗啦啦的铜钱,凭空而来

也终将,随风而去”

燕紫的创作手法,很明显地看得出受到西方象征主义,意象派的影响。

不论是象征主义,还是延伸发展的意象派,实则都是“诗贵比兴”,明喻,暗喻的变异发展。由于语言表达的多样式,同样又要突破现实空间的某种限制,我们可以看到,燕紫的诗作,大量运用了明喻,暗喻,隐喻这类手法,将对现实的感受曲笔地展现了出来,形成了一个源于心灵和思考,忠实于生活,巧思表达的一个独特诗意美的格局。

燕紫的诗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她具有一种唯灵至上的宗教情怀,而且这种宗教情怀并不需要人间各种形式的偶像作中介,而是自我与天庭的心灵对话,自我救赎和精神皈依。这使她放弃了对现实各种主体的膜拜,而将心灵置放于于超脱俗世的神明之中,同时她还试图将先知神明与现世众生展开诗翅的振动,互易主宾,表达着某些宗教思辨和探寻,如她的诗作:

《我的躯体住着一位神明》

“听百鸟在树上交谈

-------等待着狩猎的子弹击中出头的那只

等待先祖的魂灵发话,

等待超等智慧的降临,宣判或者赦免

等待一场相似或则和无法预知的遭遇“

而燕紫对宗教的领悟,尤其是对佛教“空”的领悟,又真切地注释在她的诗作:

“然后,我一无所有地归来

看我一生动荡而和缓

看月光摇曳

在摇摆的时钟“

有出世的观照:“一无所有的归来”;也有入世的态度:“看我一生动荡而和缓”最后又巧妙而准确地对应在月光和时钟的关系上。“月光摇曳”,是人类之外的目光和参照;“摇摆的时钟”是人类现实生活中的物件,也是抽象的时间,所对应的具体意象。

燕紫的诗从不作无病呻吟,同样,诗作中飞扬的理想和浪漫并不妨碍她立足于现实生活,立足于知足平实的爱情人生:

“有个人曾为你心动

穿梭在另一个厨房

端出的菜肴热气腾腾

英俊的背影

遮不住温厚的笑容”

燕紫还年轻,就诗而论,相信在她未来的诗歌创作的艺术构思和文字锤炼方面,都会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还是用燕紫的诗作结束此文吧:

“我属于这山峰

不想趟过任何一道浑浊河流

不管是逆流

还是顺流。”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