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梵高系列九】梵高作品被盗的故事

【梵高系列九】梵高作品被盗的故事

来源: 作者:顾睿 时间:2020-02-05 10:34:47 点击:

梵高是19世纪荷兰后印象派大师,被认为是继伦勃朗之后荷兰最杰出的画家。树大招风,犯罪团伙一直以来对梵高的传世名作垂涎三尺,青睐有加,用其谋取巨额经济收益是盗贼的心头之好,大师名画总是难以逃脱被盗贼觊觎的命运。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共收藏了梵高的200余幅油画和500多幅素描作品,是世界上收藏梵高作品最多的博物馆,没有之一。《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和《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是梵高成为画家的发展时期所创作的二幅重要的早期作品,这两幅油画作品有着极高的收藏价值。《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创作于1882年,描绘的是荷兰海牙的席凡宁根沙滩海景,《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是梵高1884至1885年间创作的作品,描绘的是梵高父亲担任牧师的教堂以及他们生活的纽南村庄。据评估,梵高这两幅作品的价值超过3000万美元。

据记载,2002年12月7日凌晨,两名盗贼利用梯子和绳索从博物馆的楼顶潜入梵高博物馆内,偷走了梵高的两幅画作《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和《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作案时间总共仅用了3分40秒,就窃画得手。盗贼事先在梵高博物馆踩过点,查看过展厅里的探头位置,进出门口的把守情况,执勤和安保人员的人数,是做过功课的,他们原来是冲着梵高的名画而来,但是由于画作尺寸太大,运出去不方便,所以他们不得不选择上述两幅小尺寸的画作,两名窃贼进入梵高博物馆时触动了报警系统,不过他们身手极快,在警察赶到之前就逃之夭夭。

事发后,警方在博物馆附近发现了盗贼遗弃的一把4.5米高的梯子和一条毯子,可能是作案的工具,但是他们作案匆匆逃离时留下的帽子和手印,却为荷兰警方提供了捉拿窃贼的线索和证据。老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经过荷兰警方的严密调查,特别是对嫌疑犯匆忙逃离时留下的帽子里粘着的头发进行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检查*,锁定了此人就是多次作案漏网的一个叫奥克塔夫•德拉姆Octave Durham的嫌疑犯,警察通过联网手段观察到德拉姆正在大肆挥霍金钱,购买名表,豪华旅游,说明他已经把盗窃的名画卖给了收藏者换取了一大笔钱,这就是证据。

艺术品犯罪团伙对梵高博物馆内的许多名画如《吃土豆的人》,《十五朵向日葵》,《盛开的杏花》,《鸢尾花》和《麦田群鸦》一直青睐有加,这些名画都是他们偷盗的首选目标。根据荷兰法律,如果博物馆被盗的艺术品在30年内尚未找到的话,盗窃者可以“合法地”拥有该被盗艺术品。为了促使二幅失窃的梵高作品能早日安全返回,梵高博物馆曾经悬赏65,850英镑,但是迟迟没人来领赏,被盗作品的下落犹如石沉大海,全无音讯。

国际刑警组织,包括美国FBI和欧洲国际刑警都在积极运作,他们有一份世界十大被盗艺术作品的清单,都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有的甚至是美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据艺术品防盗专家介绍,许多珍贵的艺术品之所以被盗,都是偷盗团伙应幕后犯罪艺术收藏者要求而发生的。据统计,世界偷盗艺术品的市场价值每年高达60亿英镑!在通常情况下,正规画商是不会出巨资收购偷窃来的名画,道理很简单,因为一到展览会展出就要露馅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

荷兰警察局通过监听嫌疑人的电话,发现盗窃犯奥克塔夫•德拉姆正逃逸在西班牙南部的旅游胜地马尔贝拉 Marbella,这也是艺术大师毕加索的出生地,德拉姆正在享受意大利的阳光和美酒。荷兰警方立即通知了西班牙警方抓捕了他,德拉姆被押回荷兰受审。同时另一个同伙嫌疑犯汉克•贝斯利津Henk Bieslijn也在荷兰被捕,荷兰警方是通过监听到他与德拉姆通话后抓捕他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04年7月27日两个偷盗犯被分别判刑4年半和4年,由于德拉姆还涉及另外一桩艺术品偷窃案,所以被法院多判了半年,同时两人分别被罚款23万英镑支付给梵高博物馆。

偷盗犯虽然被绳之以法,但是两幅油画作品被盗后却一直下落不明,查无音讯。2016年9月,经线人密报,意大利警方在位于意大利那不勒斯东南部的斯塔比亚海堡市搜查在逃大毒枭拉斐尔•英佩里亚雷的一间住宅内发现了两幅失窃的梵高油画作品,当时,这两幅没有画框的画作被棉布包卷着,藏在一个保险箱内。这间住宅被认为是意大利黑手党成员英佩里亚雷的资产。但是梵高的画作究竟是如何流落到意大利至今无人知晓。据说这两幅画被贩毒犯英佩里亚雷以290 万英镑购得,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意大利警方马上通知了荷兰警方,并知会了梵高博物馆派专家去意大利认领。从《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和《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两幅油画作品于2002年12月在荷兰被盗,至2016年9月在意大利找到,时隔14年的漫长岁月。为了感谢意大利警方在寻获两幅画作过程中的鼎力相助,梵高博物馆于2017年2月7日至2月26日在意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的国立卡波迪蒙特博物馆Museo nazionale

di Capodimonte友情展出了梵高这两幅失而复得的作品,国立卡波迪蒙特博物馆收藏了大量珍贵画作,装饰艺术及古代雕塑,是意大利收藏艺术品最多的博物馆之一,梵高博物馆馆长阿克塞尔•吕格尔 (Axel Rueger) 在国立卡波迪蒙特博物馆揭幕两幅被盗画作时激动地说:“他们终于回来了, 我从未想过我可以说出这些话。”

两幅失而复得的梵高作品在偷盗及销赃过程中,画作上的部分颜料发生了脱落,其原配的画框也失踪了。梵高博物馆经过仔细的真伪鉴定,在确认是原作后,对两幅油画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和精心的修缮,同时为两幅画作重新镶上了新的画框。梵高的《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和《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作品在失窃14年后,已经于2017年3月份重返“娘家”-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并将重新作为博物馆的常设展品永久陈列。

就在两幅失窃了14年的画作“回娘家”之际,荷兰一家电视台配合播出了关于侦破这起盗窃梵高作品的纪录片《荷兰大盗》。在纪录片中,讲述了偷盗者德拉姆和贝斯利津盗窃梵高的油画《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海景》和《纽南的教堂和信徒》的作案全过程。时间倒回2002年12月7日的凌晨,德拉姆与同伙贝斯利津借助梯子爬上梵高博物馆的屋顶,在防盗玻璃上凿开一个洞潜入博物馆内,盗窃者德拉姆说,他们原来是想偷窃梵高的名画《十五朵向日葵》,但是《十五朵向日葵》作品具有先进的防盗系统,其安保措施十分严密,完全可以用“戒备森严”来形容,然后他们把注意力转移到《吃土豆的人》作品,因为这是梵高的第一幅成名作,但是该画作尺寸较大,无法从他们在博物馆屋顶凿开的小洞中运递出来,所以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尺寸较小且距离窗户最近的两幅油画。偷盗者还说,他们之所以选择梵高的《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是因为他们认为梵高用厚涂的颜料描绘在暴风雨中翻滚的海浪,此画一定具有价值,事实也确实如此,梵高一生中画海景的作品还真的不多,仅二幅而已。盗贼们把两幅画装入袋子后用绳索从屋顶窗户吊出。德拉姆还说,行窃过程“相当轻松”。从犯罪者的角度来讲述这桩艺术盗窃案,的确是一个很特别的视角切入点。不过拍摄这部片子的初因是因为德拉姆无力支付罚款,所以他找到纪录片导演,希望通过讲述作案经过,帮助警方尽快破案找回两幅被盗油画作品,从而使梵高博物馆免除对他的罚款。荷兰也有立功赎罪的奖励,如果归还被盗的名画可以作为减刑的交换筹码,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好在《荷兰大盗》片子播完了,梵高的画作也找回来了,皆大欢喜!

梵高这两幅本来还不太出名的画作,就像1911年8月20日在卢浮宫被盗的《蒙娜丽莎》一样,因为被盗而被世人知晓,“盗”而成名,知名度直线上升,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两幅观众可能还不太熟悉的梵高早期作品吧!

《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

《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1882年 收藏在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这幅画是梵高的早期作品,梵高是坐在海牙附近的席凡宁根沙滩上,用粗犷的线条和明亮的黄色,表现了暴风雨来临前咆哮和激荡的海浪,梵高是直接把颜料挤到画布上来表现海浪的动感和力度。他一边作画,一边抵抗带着鱼腥的海风肆虐,海水的颜色就像污潻的肥皂水一般,许多吹袭而来的沙子和着潮气飘散在这幅画的画面上,虽然大部分已被清理干净,但仔细看,画的表面依然可以看到遗留下来的一些小沙粒,不管是有意保留还是无意之举,都让这幅画更具真实感,代表了梵高陶醉于物我两忘的心境,这幅画是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完成的,这幅画是所有馆藏中唯一的一幅能够追溯梵高早期在海牙期间 (1881-1883年) 的作品,是他在荷兰多年创作的两幅海景画中的一幅,因而显得十分珍贵。这幅画是他早期风格的重要代表作。虽然在梵高身后留下的大量作品中,这幅画的知名度不算高,但从艺术的角度来说,却是很有研究价值的。这幅海景画作,不仅是梵高罕有的在荷兰家乡创作的作品,而且也是他最具个人特色笔触的一幅杰作。从这幅作品中可以看出梵高早期的绘画技法,比如明暗对比的应用,厚涂的颜料,褐色为画面的基调,这些都是受到了荷兰海牙画派的影响,还有一点要指出,梵高喜欢在风景画中植入人物,三三两两的妇女分布在画面中,多以白色和褐色来表现,既丰富了画面;又增添了生活气息,值得一提的是,梵高在这幅画的色彩运用上的精准,表现出了梵高对色彩的敏感性和优于常人的分析能力,这是他艺术特点中的核心,为他以后在巴黎时期和阿尔勒时期通过色彩实验来表现个人情感,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席凡宁根海滩是荷兰海牙最著名的海滨度假胜地,从海牙市中心乘电车到这里只需10分钟;人们所见的蔚蓝海水和金色沙滩应该和百年前的景色并无二致,但是沙滩边的赌场,大型购物中心,以及数字电影院都是在这些年新建的。人们在沙滩奔跑,挖沙和游泳。到了夏季,这片海滩上会举办许多露天音乐会和沙滩排球比赛,晚上的烟火更是把人们的激情推向了高潮。

《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

《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绘于1884年,改于1885年

收藏在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这幅画是1884年初梵高为他母亲画的一幅油画作品,当时取名为《离开纽南的教堂》。那一年因为他母亲腿部骨折躺在床上,梵高为他的母亲画了这幅油画作品,目的是想让母亲振作起来。这幅油画描绘的是一座纽嫩教堂,当时梵高的父亲西奥多卢•梵高就是该教堂的牧师,梵高便以此画取悦于母亲,这是他送给父母的第一幅画作。1885年3月,他父亲去世后,梵高对这幅小教堂作品进行了修改,在教堂前面增加了一些去做礼拜的人,这一场景与梵高早期的书信和画中的教堂不同。梵高博物馆的科技人员通过对该画进行X光检测显示,在以前的版本中,画里的教堂前原本是一个手持铁铲的农民,而现在画面前的一群人显然是后来加上去的,这表明梵高后来改变了部分画作的内容。他用一群去教堂做礼拜的信徒取代了一个手持铁铲的农民,其中有几个妇女身穿缟素在哀悼,还在光秃秃的枯树和篱笆上加了橘黄色的秋叶,点亮了画面。梵高为何作出此改动?有说法认为梵高的父亲在1885年3月病逝,于是梵高在画面上添加服丧场面以示纪念逝去的父亲。因此,这幅画对他而言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寄托。这幅画后来改名为《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这是梵高博物馆中唯一的一幅依然裱在最初的原始镜框中的作品。

纽南是一个安静美丽的小镇,位于荷兰埃因霍温Eindhoven的东部,有着美丽的田野和淳朴的乡邻。这里人烟稀少,至今依然有着田园牧歌式的美景,梵高曾经于1883年至1885年与父母在这里居住过,他父母把后院的一个洗衣房改造为他的画室,画室虽然简陋,但却没有阻挡梵高的绘画和创作热情,梵高毕生约四分之一的作品是在纽南完成的,包括他最经典的描绘纽南村民日常生活的成名之作《吃土豆的人》。小镇上有一个梵高博物馆,规模不大,但藏品很丰富,观众通过参观可以更好地了解梵高曾经生活和创作过的地方,另外,在纽南和埃因霍温之间还铺设了一条星光小路,据说是世界上第一条夜光自行车道,这是根据梵高名作《星夜》的灵感设计的,纽南小镇的人们为了纪念梵高,在小镇上竖起了一座梵高的雕像,在这里处处能感受到梵高的气息。如今的纽南,已经是荷兰最有代表性的梵高朝圣地了,外界把它称之为“梵高村”。

梵高博物馆上演的被盗剧,并非为孤单的剧本,世界上其它博物馆也有类似的“精彩”剧本在轮番上演,2003年8月27日,两名盗贼进入苏格兰的德拉姆兰里戈堡,德拉姆兰里戈堡是巴克卢公爵的住宅,巴克卢公爵是苏格兰当地最富有的人之一,他平生喜欢收藏艺术作品,拥有全英国最精美的私人艺术藏品,盗贼在现场偷走了达•芬奇的名画《圣母玛丽亚与亚恩温德》,价值6500万美元;2004年8月22日,两名蒙面盗贼持枪闯入位于挪威首都奥斯陆的著名画家爱德华•蒙克博物馆,在众目睽睽下抢走这位20世纪表现主义艺术大师的两幅代表作《呐喊》和《麦当娜》后大摇大摆乘车离去;2007年3月5日,一名窃贼从毕加索孙女戴安娜•毕加索位于巴黎的家中偷走了毕加索的名画《玛雅与娃娃》和《杰奎琳的肖像》,价值5000万欧元;2010年5月19日夜间至20日凌晨,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失窃了马蒂斯的《田园曲》,莫迪利亚尼的《持扇的女人》和毕加索的《鸽子与豌豆》等名画,价值5亿欧元,博物馆工作人员在现场看到有一扇窗户被打碎,还有一把挂锁被剪断;2010年8月23日 埃及开罗一座博物馆的梵高名画《罂粟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切割出来,第2度被窃,估价超过5500万美元,据说博物馆内43部闭路电视竟然只有7部在运作,《罂粟花》是梵高在巴黎时期的作品,绘于1887年,标志梵高来到法国后受前卫艺术思潮影响的画风转变,是他的重要画作。该画曾于1978年被盗,2年后在科威特被寻回,但埃及的博物馆并未透露破案详情,亦不知窃贼是否被控和受审。总之,保护艺术品如何不被盗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也是各国美术博物馆必须面对的严峻问题,防不胜防,需要不断引入先进防盗设备,加强保安人员的职业培训和增强敬业精神,真正做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2017年3月30日,梵高博物馆的这两幅作品《暴风雨中的席凡宁根沙滩》和《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重新向公众展出。作为画作 “娘家人” 的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特地为此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迎接这两幅漂泊在外多年的“游子”回家。“它们回来了,” 梵高博物馆馆长阿克塞尔•吕格尔在画作揭幕仪式上深情地说:“画作能被找回已是奇迹,更大的奇迹是,它们几乎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这两幅画虽不如梵高后期作品那么知名,但具有重要的收藏价值,其中《纽南的教堂和众信徒》是一幅带有画家本人炙热情感的藏品”。荷兰教育文化和科学大臣耶特•比塞马克在当日的揭幕仪式上说:“被置于黑暗之中多年后,现在这两幅作品得以重见光明,再度闪光。”而这一天恰巧是梵高的生日(梵高生卒1853.3.30-1890.7.29),对梵高而言,这两幅失而复得的作品就是给他最好的生日献礼,梵高博物馆的策展人真是用心良苦啊!

从梵高博物馆两幅作品被盗事件,使笔者忽然悟出一个道理,梵高的侄子文森特为什么请求荷兰政府建立梵高博物馆,梵高伯父生前留下的遗产-这么多艺术作品,存放在家里如何防盗保安全?无论是对作品的环境保护,还是对作品的安全性,博物馆乃是最理想和最合适的收藏之地,梵高的侄子很睿智,从此他能睡上安稳觉!

*来源:致谢Amanda Howard《Million Dollar Art Theft》Ticktock Entertainment Ltd 2007

图片:致谢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