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成都之恋——戏说“杜甫草堂”

成都之恋——戏说“杜甫草堂”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9-12-12 15:56:54 点击:

去成都的时候,墨村一位有文化的人告诉我说:咱文化圈的人不到杜甫草堂,就不算到过成都。为了证明我真的到过成都,于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造访杜少陵先生的老宅,也暂且冒充一回文化人。

既然已经冒充了文化人,那么也伪小资一下:那晚大地沉睡,月光如洗。明月光下倚窗的小女子顿时就迷离了,开始附庸风雅,不禁想起子曾经曰过:命运不分美丑,只看时运。误入草堂,走入杜老夫子的地盘时,我就明白了。

杜少陵先生的才华与抱负自是不必累述,自古文人志士表扬他的诗词文章数不胜数。但这位杜先森啊,骨子里其实还是挺小资的,就是太矫情。在这点上小女子和杜先森有点相似,估计小女子潜意识里是希望壮着胆子和唐朝大名人大诗圣套套近乎。言归正传,虽说他有很多年一直靠人接济生活,还是喜欢装模作样。想当初,抱着“世界辣么大,我要去看看”的醒世格言流浪了大半个吴越的风流才子杜帅哥,曾选择定居在一线大城市长安,后来据说是为避“安史之乱”,我暗自估计是因生活成本太高混不下去了,又觉得去十八线城市拉不下面子。最终,杜少陵先生选择了经济适用城市成都,在朋友的帮助下,在西郊风景如画的浣花溪畔得了一块安置地基,打算修建一处茅屋,暂且作为安置房居住。

房子建好,虽说简陋了点,但就在浣花溪畔,景色绝佳。就这样,在杜甫47岁的年龄,终于有了一套经济别墅,为了显逼格,他还取了一个案名:“浣花草堂。”写写文章写写诗,喝喝小酒喝喝茶,看看美女赏赏花,尽显小资本色。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这一住,就是小四年时间。自然,期间也推送了无数遍传世佳作。

“背郭堂成荫白茅,缘江路熟俯青郊。桤林碍日吟风叶,笼竹和烟滴露梢。……”草堂落成,题诗一首自作贺词。不说此诗后半部分的无奈,单看前半便知草堂选址极佳,高处视野好,景致佳,喜悦宁静。虽是茅屋,但毕竟新居落成,还是要矫情地在朋友圈晒一晒,点赞果然不少。“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

浣花溪清澈的江水啊,弯弯曲曲地绕这我的草堂所在的小村流淌;在长长的夏日中,事事都显得恬静幽然。“自去自来梁上燕, 相亲相近水中鸥。”就是要告诉你们,虽住草屋,但诗人我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美不美?喜人不喜人?最后一句,是小女子最喜欢的诗句,没有之一。哪里想到,第二年就“茅屋为秋风所破了”!草堂在小资的时候美其名曰“浣花草堂”,被秋风破了就只能叫“茅屋”了……

就是这样,即便胸中再多小资情结,终抵不过囊中羞涩。没过多久,杜甫的工作遇到了瓶颈,加上每月还贷,只得三天两头找朋友借钱,借了钱又还不上。这种滋味让他很郁闷。有时候,命运给你关上一道门,也会顺手关个窗。当初帮他整安置房的朋友(无从考证)因为他借钱太多又久借不还拉黑了他,房子被秋风破了以后也开始漏雨,连翻修的钱也没有

……

“难道我命中注定就是个屌丝?难道才华真不能当饭吃??难道我的3000首诗都是村东头厕所的手纸???”诗圣大人叩问苍天。

问完,他奋笔疾书一气呵成,在自己的公众平台上又推送一篇:“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茅屋破了,就想问问能不能多造点房子,让老夫这样有才又努力的人不用苟且?没想到这首诗打中了很多草根文化人的内心那根脆弱的弦,短时间内转发阅读量无数,可惜无人打赏,毕竟能引起共鸣的大都是荷包扁扁的草根!

哎,写诗看来不靠谱啊……命运的确不分美丑,只看时运啊。不信拿到今天来试试?不说别的,光是那些有“富人之仁”的“富人”打赏一点也不至于挨饿吧。

所幸,当时的墓地不限购,最终,杜少陵在老家有了个永居的安身之所。

我只是看客,胡说八道而已……

成都杜甫草堂游记,恐怕已经数不胜数了,不缺我一篇,因此调侃一下,权当茶余饭后。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