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中国向美国学什么?

中国向美国学什么?

来源: 作者:君勤暄 时间:2019-11-14 15:43:08 点击:

本世纪初,胡温时代的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于访问日本期间,在日本国会的演讲中郑重地表示,中华民族要学习日本民族善于向世界強国学习的精神和态度,称中国的唐朝是当时世界上的强国,日本民族向唐朝学习,实行“汉化”;明治维新时代,日本民族向西方強国学习,实行“西化”;“二战”结束之后,日本民族学习世界头号强国美国,实行“美化”,终于使日本位于世界强国的前列。

重温当年温家宝的讲话精神,至今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原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院士率团对美国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考察后,曾得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结论,即在整个二十一世纪,美国仍将是领先世界的最强大的国家。二〇一六年,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新一届的美国政府对往届美国政府政治正确的对外政策作了重大调整,突出强调重新回到“美国第一”的轨道上来。近年来,美国社会的失业率始终保持在百分之三点七左右,创造了近四十年来之新低;较大幅度地稳定地提升了股市指数;美国商务部十月三十日的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GDP年化增长率为百分之一点九,略低于第二季度的百分之二,但仍远高于预期。美国整体经济的发展呈现出比较良好的态势,且国会两党对川普一届政府所实行的这一重要政策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认同。

现在看来,“美国第一”方针政策的制定,以及实施这一方针政策所取得的初步成绩,非常值得中国政府当局借鉴和学习。中国的经济情况彷佛恰恰与美国相反,特别是二〇一八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逐步加大,二〇一九年第三季度GDP同比仅增长百分之六(官方公布),创下二十七年以来之新低;二〇一九年开始以来,具有一百五十八万亿资本的国企利润下滑,全国的私企利润亦有明显下降;上海和深圳证交所的股市自二〇一五年夏天暴跌百分之四十之后,一直在低位徘徊;目前中国粮食价格已经普遍高出国际价格的百分之五十;九月份中国大陆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百分之三,为六年来最高水平,肉价更是高得离谱,难怪中国大陆有最新的民谣传云:“二十年前,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现在是拿起筷子吃不上肉,放下筷子不敢骂娘。”

中国要做“负责的大国”,这是中国政府很硬朗的一句官话,但关键在于怎样地负责任,是先内后外,还是先外后内?中国作为大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是大而不强,这与美国的大而强,不仅有体量上的巨大差别,更有质量上的巨大差别。

中国作为大而不强的国家,时刻不能忘记而又需面对和正视的现实国情是:

人均GDP在世界各国的排名中七十开外,如果剔除GDP水分,实际排名还要往后不少。

比之人均GDP,人均收入更为重要。中国人均收入国际排名一百开外,只有美国的十分之一;而按照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中国则低于国际人均收入。

中国贫困人口还很多,看不起病,上不上学,买不起房,就不上业的也不少,还有大批脱贫而又返贫的人……

在自然资源方面,只要一论人均,中国马上就要掉链子。人均占有淡水量只有世界人均的四分之一;人均耕地面积是世界人均耕地面积的百分之四十,排名靠后;石油需要大量进口,约占所需用量的四分之三以上……

中国养活这么多人口,自然资源又是如此脆弱和经不起人均,只有节制欲望,不瞎折腾,才有可能维持社会基础的绵延。

有了上述这些还没有展开详述的客观因素,中国不仅在很多方面没有理由于国际上做“负责任的大国”,更没有必要由中国主动出头去承担超越基本国情的国际义务。只要坦诚中国的真实国情並经常去哭穷(邓小平当年就是这么做的,当时有的非洲国家元首访华,会见邓小平时请求中国援助,邓小平如实说明按人均GDP,中国的世界排名还在贵国之后呢),还会有几个国家好意思接受中国的援助呀!

然而,近年来来,中国却让世界上的一些国家产生了一个误会,即中国太有钱了,有困难找中国。特别是在主导“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宣示下,中国政府对外无偿援助、无息贷款、优惠代款等多种形式对外援助投入钱财的数量巨大;而现实的经验则是哪个国家和中国关系密切,那么这个国家就可以得到中国的大把援助。

中国大量地援助亚非拉国家青年学生来中国留学,很多留学生的学费和个人生活费用都由中国政府完全承担,致使这些留学生还有剩余的钱款去孝敬父母和泡中国女人,山东大学竟然还发生过一名非洲留学生由经过选拔的三名女生伴读的事情,实在是十分荒唐。中国还承担了太多的国际会议和国际活动,其中不少是中国政府出钱补贴,大操大办,大讲排场,铺张浪费,其规模往往是超一流,一条龙服务。要开会到中国,似乎成为了一种国际新朝流。可是,中国依然是一个还比较贫穷的大国呀!

川普总统一届的美国政府,在“美国第一”政策的宣示下,在国际上频繁釆取重新建群的策略,实施各个突破的战略战术,其它一些国家跟进(包括世界上的主要国家),致使一些已有的国际组织极有可能被边缘化,世界秩序和格局正面临大的重新界定和洗牌。在国际上,中国政府是否可以该退的群也要退,该断的对外援助也要断,实施“国内第一”的重要政䇿,是向美国学习的重要内容,亦是具有可操作性的实际步骤。良好的中美关系是中国向美国学习的重要条件,习近平多次宣称“中美两国有一千个理由友好下去”,在当前国际局势新变化的情况下,中美关系无疑仍是中国最重要的外交关系,亦是中国坚持和扩大对外开放的基础。为此,中国政府更要顺应世界文明的潮流,积极地修复中美关系,实现中美两国互利互惠,合作共赢,共同发展。

毛泽东在生前曾正確地指出:“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当下,中国政府应该尽快调整对外援助的政策,重新回到邓小平务实的外交路线上来,回到“国内第一”的轨道上来,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之后,邓小平访美期间,曾对随团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之讲过,凡是和美国好的国家都富起来了。中国政府不是要继续“负责任”地援助其它国家,不是要主动地承担过多的不必要的,只要面子不要里子的国际义务,而是要先照顾好中国自身。其实,把占世界近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国事情办好,走上文明富裕的正道,不给世界找麻烦,这才是中国作为大国的真正定位,也是对人类世界所尽的最大的国际义务。中国还不够强大,先照顾好中国自己实乃天经地义,难不成还“责任”地先去援助其它国家?反之,世界上有一些国家不仅难于理解中国,还会来中国无厘头揩油(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就是这样一位善于到中国揩油的国家元首)。

中国回到“国内第一”的轨道上来,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要善待本国国民,着力提升国民的整体素质,让诚实守信的中华传统美德在社会生态和政治生态中真正生根发芽,继而衍生出思想文化和科技创新的国际竞争优势,这才是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所应追求的远大目标。曾创造了五千年灿烂文明历史的炎黄子孙,不乏实现这个远大目标的特有潜质和能力。内强是外强的根基,否则外强不可持续。只有做好一个对内“负责任”的中国,中国才有希望成为一个融合于国际文明潮流的世界强国。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初于悉尼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