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输不起与输得起的境界之别

输不起与输得起的境界之别

来源: 作者:吕嘉健 时间:2019-10-23 10:42:41 点击:

一代骄傲战神项羽在最后一战垓下被围,夜闻四面楚歌,惊呼“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乃悲歌慷慨,发无可奈何之哀鸣。遂率800余壮士溃围而出,汉军5000将士穷追,至淮,从项羽者剩百余人。至阴岭迷失道,被一田父故意指错路,乃陷大泽中。再突围,从者唯28骑兵。至此,项羽彻底被失败的情绪笼罩了,自度不能脱,于是对部众发表了最后的结论:

“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令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

大意是:我八年来战无不胜,成就一代霸王业绩,现在被困在这里,这不是我战斗无能的罪过,而是老天要灭我,既然这是命运,我就以最后的辉煌为你们表演一番战神的威风,再次证明这是老天妒忌我要使我灭亡的证据!

如其所言,项羽轻易斩汉军两将,杀数十百人,叱汉将赤泉侯杨喜倒退数里,汉军皆披靡,望风而退,但依然重重包围之。项羽对部众发问:“何如?”——怎么样,我说得不错吧!

骑皆伏曰:“如大王言。”

这时候项羽想东渡乌江,重整势力,恰遇一乌江亭长停泊了一只小船在岸边,遂建议项羽急渡。但项羽的内心很纠结:

“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

于是项羽自刎了。

社会心理学家告诫我们:任何一件事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察而得出不同的片面真相和主观真相的结论,千万不要将一种观点确认为唯一的真相。

我们不妨分别有三个判断及其诠释:

其一,项羽自刎可以看作是一个男子汉勇于自我担当的精神性格之表现。因为跟从我过江的8000子弟都战死了,理应我需为之殉责,我与众子弟是兄弟共同体,男子汉要为自己的失败有所担当。这是贵族的精神。

其二,可以看作是悲剧英雄对天要亡我命运的服从心理。项羽在最后的抗衡中同时表现了他既不认输又认输的矛盾心理:对于战斗他永远不会认输,“力拔山兮气盖世”,吾为诸君快战之;对于天意,他就老老实实地认输了。

其三,可以看作是一个狭隘而纯粹的战斗神而非一个政治家至死也没有能够认知自我错误的性格表现。

项羽对天意不满,他纠结在战胜能力与命运结局的不对称,但这是他自己想不清楚的难题而已,因为他始终不明白战斗能力是一回事,战略谋划和政治经营的能力又是另一回事,如果他能够认知今日之败的真正原因,那他也就不是项羽了。夺取天下不仅仅靠战斗,打仗首先靠的是后勤,所以汉定功臣,萧何第一,而非韩信。

“项羽之死”的情节是司马迁文史神笔叙事创造的经典剧本,遂给后人留下了一个究竟如何面对输赢的富于争议的话题。

项羽自刎,历史上有人不无惋惜,认为项羽为了面子而认输,不值得,如果重新来过,历史或者会重写。

但这是似是而非的议论。

正是百战百胜与最后一败的强烈反差对比使项羽潜意识里隐隐约约地意会到:既然不是我不善战斗的缘故,我或许真的在哪些地方做错了?…他感到非常的不安,内心折磨得无以复加,无法解释的状况使他感到极端的痛苦。

他当然无法在这样激烈的时间场合里能够迅速得出冷静的反思结论,他的性格修养也确实没有能力对自己的整个人生历程作出恰当的批判性反思。他唯一的选择是为了责任而殉职,这符合他的贵族心性。

如果是流氓刘邦,那就不会这样做的。

我们应该赞扬项羽自刎的壮举,既然输了,就要主动为之问责,如果你不肯问责,你耿耿于怀于你曾经的功绩和荣誉,那么你犯下的过错所导致的严重灾难,如何向所有人交待?

老实说,就算项羽重来,假如还是老一套模式,最后还必须免不了垓下之围和乌江自刎。

心性、制度不变,行为、手段也不会变,结局也不会改变。这就是天意。“性格即命运”就是这个意思。

从项羽自刎想到政治上是否输得起的表现,事关承担责任的道义和公共前途的命运问题。

现代政治给出的理性选择是:

民选制度选出来的行政长官,应该为自己的政治失误问责,无论如何,在重大的政治事件当中,如果缘于你的不当,你必须辞职,以谢天下众生,因为你过往的作为失去了公共信任。

你不下台,天理不容,百姓不容,你后续的事业也必渐次陷入困境。如果你不但不下台,还要借助权力镇压,那么必使公共社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所以该认输的时候就必须认输。输不起并非是一个好的意志,气概之争也并非是一个好的心性。

每一个政务官注定都有输得起的那一天,因为你和民众有一个契约。认输就是交待,这是契约的题中之义。如项羽自刎一样。

所以“输得起心性”是现代民主政治社会里一个必要的豁达而明智的品格。

从民众公共心理情绪之考虑而言,他们永远不会满意任何一个行政首长,无论你曾经有多大的功劳,一旦公众厌烦你了,一旦整个社会出现问题了,你就是被问责的出气筒,你就必须乖乖地走人。例如丘吉尔。你命定了就是公共情绪的发作对象,所以你一定要在胜利的时候做好输得起的心理准备。

民主制度政府的公务员系统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行政运作机制,无论政务官如何前赴后继,国家的制度和规则风雨不动安如山,这是法治的本质在维持着基本的架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

有些固执的行政首长就是不肯下台,以为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其实其潜意识却是:下台了就意味着我失败了,而我绝不能够承认我是一个失败者,我要用新的努力挽回我的面子!

可见“输不起心性”是传统专制政治制度里权力占据者典型的习性,他们认为这个江山是我的,无论好坏都是我的资本,无所谓输赢,不容他人置喙。

由此也可以看到固守某种制度情结者都有固执的输不起心性。

假如你是一个传统的秉持大家庭情结的家长先生,你看到邻居一个偌大的家族四散五裂了,叔伯独立,兄弟分家,祠堂香消,你慨然长叹:

竟无一人是男儿!

对这样的事情确实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如果大家勉强扭结在一起,为了家族统一而强迫每个人、每个小家服从大家长意志,牺牲各自独立自由的权利,那就是纯粹为了家长、家族的意志之气概之争罢了。

“输得起”的精神就是尊重自然而然的选择之精神,大势如此,承认失败是对世事变化的认同。自由的价值胜于家长的意志。

如果你输不起,一定要全力以赴、不择手段地维持权力的尊严和旧有的秩序,你将以极端的作为僵硬地束缚着众人的天性,于是你加强自家壁垒,严防死守,不惜以横蛮专制治家,不惜以权术和愚昧的方式对付家人。为了输不起你变本加厉地不讲道理。

你很有可能赢了,众人因此而输了,那又如何?

你很争气,但你的家将变得越来越猥琐。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