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当女性现代化之后…

当女性现代化之后…

来源: 作者:吕嘉健 时间:2019-10-18 10:19:04 点击:

现代和后现代社会既然过度解放了人性,必然造成异化的后果,异化了之后,会失去千万年来积淀的原型模式,我们肯定不知所措的。

女性对男性特征的过度吸收,打着女权的旗号争取平等,女子不女,这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女子越穿越少,她表现的不再是女性的优美,而是女性的自恋及张扬的表现欲,上海女子在地铁过度暴露的口号是:“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这种性感虽然依然是女性的,但是张牙舞爪的姿态却是雄性化的。

除了部分女性仍然保留着传统女性的温婉静好,甘愿做一个既有安身立命的社会角色、又愿意为家庭和子女付出更多心血的贤妻良母之外,一部分掌握和利用了男性优势力量在现代性环境里成功的女性,她的成功意味着双重的负担和双重的失落:她同时是男人和女人,却又同时不能被男人和女人接受,得到了自由却失去了幸福。

事业上男人可以和你成为伙伴关系,但是在生活上你就不得不一直独立到底了。就像现代性可以改变全球各个文化体的外在模式,但是无法使一个即使在美国生长的中国人变成一个彻底的美国人,本性比一切都强大,你是女人,无论怎样的雄性化,你还是一个女人。

女性走向现代性,是人类失去伊甸园的标志和开端。吉登斯指出,现代性是有风险的,现代没有幸福可言。(《亲密关系的变革》,1997)那些野心勃勃的女性灵魂里的阿尼玛斯(男性原型)自觉向现代性社会的召唤做出积极的回应,以自我认同紧密契合了社会认同,她们或超越了部分男性,或与男性并肩作战在残酷竞争的事业前线,于是这个世界便开始从本质上失去了“女人”,温柔品质从此式微。“战士”不愿结婚,不敢结婚,不能结婚,更不能养育儿童,她们或者只能找到事业的伙伴,或者看不起不够成功的男子,于是她们的情欲成为了边缘的多余物,悉数转化为补充作战的荷尔蒙。

今日女性和闺蜜的亲密感情胜过了异性恋的关系,这是后现代一道心理生活慰藉的风景线。另一种雄性化的英雌,或者喜欢做姐弟恋里面母性化的妻子,或者喜欢韩式雌化的帅哥儿。总之,成功的英雌们和传统男权主义者成了自然性别不同的同类项。

每一个人天性中的两性基因如果不能和谐结合发出统一动力,会导致人格的偏执病态。

有趣的是,男人心性中的阴性基因最常见的是使男子产生性爱幻想,而且变得没有男子汉气概,因此不能应付生活的艰难,变得多愁善感,脆弱敏感。

但是,女人精神中的阳性基因却很少以性爱的幻想或情结的形式出现,它更多的是以隐蔽而神圣的坚信形式出现。于是吸收了阿尼玛斯(男性特征)优势的女性常常显得比男子还要坚毅、勇敢和执着。

不过女性的特点是,如果她们从精神导师身上获得动力与智力促进的话,她们很容易爱上具体的导师,愿意做中年导师的情妇。如果她们不愿意做情妇,她们便会发出哀叹:“举目一望,好男人都结了婚了,剩下的都是歪瓜裂枣。我悲催啊!”

吉登斯指出:“两性之间达到的平等程度越大,男性性征和女性性征的先存形式就越是聚敛于某种两性同体模式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两性同体模式,既有消极特征的同体,也有积极特征的同体。当然还有部分积极特征与部分消极特征的同体。—— 自我认同和自我发展需要清醒的自我意识和反思能力。

当女人出色了之后,这是值得深入思考的难题。女人在社会生活中的角色表现是一个缺乏历史经验积淀的开端,它不是自然而然逐渐形成的社会化过程,尤其是在中国,换句话说,她们是从被封闭和压抑到解放和开放的角色。

在自我获得进步动力的同时,回过头来眷恋一下旧我,承认性别差异和大自然的天意安排,首先是对自我本性的接受,对自然的妥协是发扬天性优势的智慧,弗洛伊德说的“哪里有本我,哪里就有自我”非常深刻。对旧我的自我认同,也是对人类在千万年里自然而然形成的文明积淀的知性认同。正如与传统断然决裂的文化不会有福一样,个人革命性的脱胎换骨也肯定是痛苦的。

人的自我认同之平衡性是一个异常艰难的问题。社会认同需要自我认同作为中介和调节,自我认同需要对自我精神心性的深刻反思,对个人潜意识中的阿尼玛(男性精神中的女性特征)和阿尼玛斯(女性精神中的男性特征)两性原型有清晰的自知之明,看到自我认同的偏颇和缺失,应当在适当时候对过度认同的潜意识加以抑制,对被冷藏的潜意识给予积极的认同。平衡的精神结构是一个人健全心性和幸福生活的前提,也是社会认同的出发点。

爱玛·荣格曾经分析过女人成长的心理过程,这是一个理想的模型,其逻辑简化演绎如下:

女人发现了自我精神导师之崇拜对象→接着发生阿尼玛斯原型意象的投射和移情→接着出现全面的强迫性依赖的心性→这个优秀女子的个性使她逐渐发现原型意象与投射对象之不协调,发生心性冲突→内心感到极大的混乱和失望→可以超越自我的优秀者,将阿尼玛斯中男性智力成分之心理能量吸收过来,使自己变成一个具有压倒性能量和能够自治的独立自我→使女性智慧、女性逻各斯与男性因素协调一致携手向前,再没有那一部分被贬低成阴影的存在。(《论阿尼玛斯的本质》)

有多少优秀女子能够超越自我呢?有谁做到了这样呢?爱玛·荣格、阿伦特做到了吗?不可否认的是,这似乎总是成为了一个模式:很多优秀的女性都会被自己具体的精神导师所迷醉,当她们崇拜和完全吸收性地学习导师的智慧精华时,她们作为女人,不能免俗地发生爱情的投射移情,几乎很难没有这样的故事。爱玛·荣格就是这样的例子。

不过,这的确是一个双性化趋势的时代。今日代表专业精英的现代女性,是将雌雄两性的气质和优势融合成为一种更强的优质心性而成功的。两性同体的外表风格之流行,正是后现代混搭格调的范儿,白骨精女人显得异常俊爽利落,而男人的服装也向女性化的窄小紧裹方向发展,头发彩色姿整,还有韩国俊朗奶油小哥子范儿。从外形时尚可以看到阿尼玛和阿尼玛斯的同流合污。

聪明的女人在寻找自我人格双性化与婚姻平衡的优质中点。有一种知性女子的平衡方式,是在关系的中点寻求地位的平衡,她们的思想不是传统依附和仰仗的方式,也不是做一个女汉子贬斥男人丑陋的傲慢,也不是李银河所说的“甲女配丁男”属于委屈性的屈就。她们找一个在精神智力和外在条件大致“门当户对”的老公,这是现代平衡性婚姻的明智策略。

即使是一个外部条件次优的老公,也无需斤斤计较略微的差别。完全相等地位的关系有时是过于严苛的要求,甲女乙男或甲男乙女的模式是可行的匹配,精神的平等、尊严的互相给予和智力的匹配是最重要的。

门当户对的平等关系才可以产生“协商性承诺的亲属关系”。在协商性承诺关系中获得独立与自由,而不是在对抗性斗争中标志反抗性的独立。吉登斯说:“放弃相互依赖性所特有的控制他人的企图。”“亲密并不是被另一方所吸纳,而是知道他(她)的特点并使之与自己的特点相适合。”“这种平衡也预示了一种权力平衡,这就是纯粹关系连同它所承诺的亲密关系。”(《亲密关系的变革》)

不过最根本的还是在双性化自我认同方面的智慧:斯坦福大学的桑德拉·贝姆提出:一个更协调的人,可以有效融合男性化和女性化两种行为,融合者比那些性别类型极度男性化或极度女性化的人更快乐,心理调试能力更强。她说:“当性别角色的硬性划分已经不再适用于这个社会时,也许双性化人这一概念将为心理健康建立一条更为人性化的标准。”(《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在贝姆的研究几十年后,西方文化已经逐步接受了“一些人是双性化的”观点,并认为这是一种优势。

在贝姆之后的后续研究证明,真正具有优势的是这样的双性化:双性化概念包括四个维度:受赞许的女性化,不受赞许的女性化;受赞许的男性化,不受赞许的男性化。只有将受赞许的男性化和受赞许的女性化融合成受赞许的双性化,这才是具有优势的双性化。

在生活中,我们对于不受赞许的双性化一定深受其害,视若非常难以对待的麻烦人物呢!像那种在家里领导派头十足、嫉妒心强、喜怒无常、爱慕虚荣、捉摸不透、神经质、专横而吵闹、尖酸刻薄、小题大做、肮脏和乱七八糟、懒惰而软弱、完全依赖性等等的人物,就是将不受赞许的双性化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坏角色!

从今日具有优势发展性的女性身上,完全可以看到在她们身上正在生长着一种优质心性:积极双性化趋向与自我认同的平衡,她们更有自制力,更有延迟满足的耐心和远大抱负,坚强,自信,有责任感,不失圆通和温婉,灵活多变和活泼可爱,独立和自由,聪敏而深具专业训练的资质,值得信赖而善解人意。

今日越来越多的优质女性表现出主动进化的态势,似乎比男人更自觉走向积极双性化的趋势。相较之下,似乎男人们的表现有所不及,这不能不使男人们深感畏惧的。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