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华人参政议政,如何更成熟??

华人参政议政,如何更成熟??

来源: 作者:海民 时间:2019-09-04 16:09:39 点击:

2019年的澳洲联邦大选引起了华人社区的强烈关注。在维州,由于Chisholm选区两位华裔候选人的白热化竞争(最终其中一方以1090张选票的微弱优势险胜),更是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从2019年年初开始,直到选举日(5月18日),以及三个多月之后的今天,在各大微信群依然有部分群友们为此次大选的选举过程和Chisholm选区的选举结果而争得面红耳赤。

纵观整个选举过程以及选举日之后这几个月华人社区的表现,的确有一些令人深思、值得改进的地方。作者作为观察者,特从以下几点与大家探讨,期盼带动华人社区更深入的思考,在澳洲议政参政的路上越走越理性成熟,为华人在澳洲的长远福祉一起努力。

首先,由于语言和其他因素,不少华人选民以微信为主要信息源,对主流媒体上的报道和观点缺乏关注。由于微信上真假信息混杂,客观上导致这些以微信为主要信息源的华人选民形成先入之见,并固化,不再继续了解和深入思考。例如,一提到某党,就将其与开放国门大量接受难民、推动同婚和性别多样化划等号,而不是仔细了解其具体的相关政策;一提到某党,就将其与善于管理经济划等号,而不是了解两大党在历史上都曾经为澳洲经济的发展作出过巨大贡献。

这是一种两极化思维的体现。华人社区中两极化、标签化思维和斗争意识比较盛行,尤其是在微信群里。有人动不动就给别人安上标签,比如左派、右派;反中、亲中;等等。更有甚者,还有类似“白左”、“黄左”这样的帽子。

两极化思维的表征就是认定人、事、物非白即黑,而不是多维地、丰富地、动态地去看待世界。两极化思维导致把人划分为非左即右,要么保守(conservative)要么进步(progressive)。岂知这个世界大多数人是处于中间地带,不是简单的左右可以概括的。比如,一个人可以在环保上支持加大力度减排环保,但在价值观上偏保守。再比如,在亲中或反中的问题上,一个人可能会批评中国政府和其执政党,同时又深爱着自己的母亲国和她的文化。

有些人的斗争意识特强,把别人划分为非友即敌,把与自己观点不一致的其他人或其他党派的支持者看成势不两立的“敌人”,加以言语上的攻击、咒骂,甚至人身攻击。不少人都经历或目睹过微信群里的语言暴力和欺凌。岂知在澳洲两个主要大党都有其各自的优势,都曾经在历史上为澳洲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作出过重要的贡献。在澳洲党派之争常见,但绝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两大党互相竞争、互相监督、取长补短,对整个国家是有利的。政见不一是正常的,理性地围绕政策展开讨论是有益的,但动不动给人安标签、扣帽子、或出言不逊攻击别人就不利于讨论的健康进行,反而显示了其狭隘、偏执或“low”。

第二点,部分华人对澳洲的基本价值观缺乏了解和认同。比如,澳洲的基本价值观包含平等和尊重,但部分华人却存在关于“歧视”的认识误区,希望自己不受到歧视,但却在歧视别人。

第一种歧视是“显歧视”(比如街上被人喊“Go back to China”),毕竟是个别例子。华人在澳确实面对更多的是隐歧视造成的“竹天花板”。一些人依旧对华人(或其他亚裔)抱着根深蒂固的隐歧视。华人在公司招聘时遇到的瓶颈、上升期的困难,几乎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大陆背景的华人从政难以过的一些障隘包括:冷战思维指导下对中国的敌视、对来自中国的华人的不信任。然而隐歧视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即使法律也无法触及。但我们必须认识到,并为消除隐歧视作持续的努力。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因为自己面对隐歧视而对其他人歧视。部分华人对其他人歧视包括对某些移民族裔的歧视、对难民的歧视、对其他宗教的歧视、对LGBTI的歧视、对非澳洲公民的华人同胞的歧视。很多人不自觉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或一等公民、二等公民等等。当你向这些种族歧视者指出他们的观点带有歧视性时,他们会倒打一耙,说他们有言论自由,你批评他们就是歧视他们。部分华人对其他群体的歧视不仅造成华人社区的分裂,同时也会得罪其他族裔。

第三种歧视是自我歧视:华人自己歧视自己。有部分华裔(注意,不是所有),谈到自己的原生文化时满脸的厌恶,甚至还通过讥讽中国来试图证明自己融入了西方社会。可是这种自我否定、自我歧视真的能赢得他人的尊重吗?

作为第一代移民,我们试图“融入”澳洲的主流社会,包括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可是拿同胞的英语水平和口音说事,就凸显了自身不足,即:对澳洲多元文化认知的不足,尤其是对“平等、尊重”概念的理解缺陷。

还有一种态度是无视。比起歧视,“无视”更让人叹息,即无视自身的边缘的地位,无视其他弱势群体的权益,只顾自己关起门来歌舞升平(当然,华人之间的联谊也是正常的社区活动,自然而然),而不是积极参与本地的活动、事务。这种无视导致的是无声。主流社会对华人群体不了解,对中国现状不了解(甚至误解),尽管海外华人数量不少,但圈子却是极度边缘化的。除了我们自己,没人会为我们的平等和尊严发声。

有些华人可能以为自己勤劳、聪明、敢拚、会钻空子、打擦边球,并且总是不自觉地与其他少数族裔划清界限,同时对和自己意见不同的同胞扣帽子(反华、黄左等)。一些根深蒂固的传统思维(如等级观念、自扫门前雪)在潜意识里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限制了我们为提升华人的整体地位、维护华人的整体利益的合力。

这次大选再次展现了一些窝里斗现象,或者以出卖华人的利益和声誉来为党派利益服务(比如在微信上散布虚假新闻),或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针对华人的小手段、小伎俩),所有这些负面的言行都被主流媒体报道出来,极大损害了华人的声誉。

议政参政需要先“做人”,遵守规则,尊重他人。华人的社区需要争取的是整体利益,华人的整体利益应该高于党派之争。我们需要整体团结起来,拒绝窝里斗。大家不论是各级议员或候选人,还是普通老百姓,都需要进行自我检讨,不能把矛头只指向别人,包括自己的母国。对来自中国的第一代移民来说,中国是娘家,是我们的出生地;澳洲是我们和我们的后代生活和扎根的地方,我们当然希望澳洲也繁荣富强。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要进步,要自己瞧得起自己,才能让别人瞧得起我们。

希望我们永志不忘在淘金时代和白澳时代所受到的歧视,做好自己,保护好华人的声誉,全体华人(无论来自何方)团结合作,积极参与澳洲社会,在各行各业施展自己的才华,为提升华人的整体地位、维护华人的整体利益而努力。

2019年8月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