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空前危机!人类大进化

空前危机!人类大进化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9-08-07 15:12:05 点击:

人类不是总在进化吗?怎么是危机?

因为这将是前所未有的进化,速度之快,幅度之大,后果之严重,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这是以色列人尤瓦尔.赫拉力在他的书《未来简史》中发出的警报。

到底有多严重?一句话:现代智人,也就是现在世界上所有的人类,将被进化出的“新人种”取代。换句话:现在的人类即将灭绝。

这是故意夸张耸人听闻吧?恐怕还真不是。认真思考,我们都会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在步步逼近。

人类的科学技术正在爆炸式进步,但是作为生物的人类自身呢?虽然也在变化,可是慢得不成比例。但,这就要彻底改变了。

我们都是数万年前走出非洲的那群“现代智人”的后代,如今有了明显的表面分异,从热带雨林里身高不足一米五的黑人到北欧身高两米的白人。但是在基因层面的分异却仍然很小,小到还完全属于同一个生物种(species),小到和几万年前的那群人在身体构造和智力上也没有多大差别。就是说,哪怕表面差别最大的“小黑人”和“大白人”也可以繁衍后代。再假如,一万年前石器时代的婴儿诞生在今日,他(她)可以像现在的人一样成长、上学、工作,不会与现在的人有什么差距。

所以会如此,就因为人类的生物进化相当缓慢。但是,这种状况就要被人类自己打破了。

不久前,一位中国科学家贺建奎搞出了两个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引起轩然大波。随后是一片声讨,中国政府也不能不出面批评叫停。其实,这并非技术突破,世界上已经有其他科学家也达到了这个技术水平,只是都比不上贺博士那样“胆大妄为”。

为什么两个婴儿弄出那么大动静?有社会伦理方面的理由,但更有一个深刻原因:被编辑的胚胎期人类基因会代代遗传,就是说,可以永久改变人类基因,从而开启“人工的人类进化”。

相比人类的自然进化,这不仅能够按照设计改变人类的进化方向,还将使进化大大加速。对于这种决定人类命运的重大行动,不能不小心谨慎。

有人说:那又怎么了?这应该是好事呀,基因编辑技术可以治疗和防范很多疾病,还可以使人类更聪明更健康更长寿。这是人类的福祉呀!

慢!是福是祸待会儿说,但即便真是福,也不会是全人类的。如今世界上的先进技术,很多仅仅造福少数的富裕国家,甚至仅造福富裕国家中的富人。基因编辑技术更会这样,不仅因为其复杂性和高费用,更会因为它的巨大潜能而被人为地严格垄断,决不会“普及全人类”。看看今日世界多么相互竞争和排斥:美国能把他的尖端武器和高科技与全世界共享么?同样中国也不会。

目前一些基因科技的研究成果还在公开发表,是因为它还“很基础”,远未成熟到随心所欲进行基因编辑的水平。但随着逐渐接近这个水平,“高级基因技术”恐怕会比原子弹的秘密更加严密垄断。因为此技术可以造出远超常人的“超人”,将构成压倒性的竞争优势。

试想,超人的寿命,比方说150岁,而且体力脑力都很强健,那将是什么局面?

能够“制造出”大批超人的国家肯定将在竞争中胜出。他们的科学家、工程师、军人会更聪明、更富创造力和战斗力,整个国家都将运转得更高效更智能。就连在体育方面,超人凭借天生优势的身体能力将包揽金牌。

正因为基因编辑技术具有难以估量的潜力,贺建奎事件不仅不会阻滞这方面的进展,反而会刺激各国加倍努力抢到前面,就像明知道核武器威胁到包括自己在内的全人类,才更加渴望掌握它。这场关乎国家和民族胜负成败的竞争肯定在暗中更激烈了。

尽管伦理方面的顾虑目前暂时阻止了基因编辑技术“侵犯人类”,但这类技术一旦成熟肯定限制不住,因为它有“敲门砖”:帮助人类摆脱病患,这无法拒绝。但是,打开一个缺口,千里大堤就会随之崩溃。在“帮助弱者”和“制造强者”之间没有可以坚守的防线。一旦基因编辑技术“安全了”,有关国家就会竞相以此“改良”本国人,“超人”一定会出现。

然后呢?贫富差距将有“质的飞跃”。原来的富人只比穷人占有更多财富,此后却一生下来就注定更强健更聪明更长寿。这种与生俱来的差距将彻底打破“人人生而平等”这个现代普世价值观的生物学基础,将史无前例地拉大社会的“阶级差距”,造成空前的矛盾冲突和“阶级斗争”。

由于这种基因的改变将一代代遗传和积累,当穷国与富国,穷人与富人,干脆说超人与常人之间的基因差别越来越大,世界终将迎来“人类灭绝”。

当然,灭绝的只是目前的这个“现代智人”。因为出现了更高等的人种,超人,或者如尤瓦尔称之的“智神”,于是,就像现代智人曾经使更古老的人种(欧洲的尼安德特人,亚洲的直立人)灭绝那样,又一次灭绝不可避免。

有人会撇嘴,这也叫“人类灭绝”呀?和世界核大战造成灭绝是两回事,应该叫做“取代”或“淘汰”。当然,以这种方式“灭绝”不像核大战那样恐怖和残酷,但也决不会是喜剧,它将伴随多少凄惨和痛苦现在还难以预料。

也许,能让我们感到安慰的是:人类还有其它“更好的灭绝途径”。这听着像是讽刺。

尤瓦尔.赫拉利指出,人类正在通过三种途径向“智神”进化。其中最大的“热门”还不是通过改造人类自身,而是所谓的机器人,或者叫“高仿真的智能机器人”。

当然,机器人不会都仿真,没必要。比如,现在就有许多从事工业生产的机器人,将来多数的机器人也都没必要采取人的模样。但是最可能直接导致人类被“彻底取代”(或叫灭绝)的将是仿真机器人。

如何“彻底取代”?根本不需要好莱坞电影里的那些阴谋反叛,不必用任何暴力,最可能也最有效的是和平竞争。当机器人在各种能力上全面超越人类,最后必然会达到一个历史节点:人类,也就是全体现代智人,还有什么必要留存于世?

最近日本的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妻子”这样的仿真机器人,这还只是很初级的,但第一批刚投放市场就被抢购一空。

所以说,根本不必争斗,一切都会顺理成章。想想看,人类谁还愿意和一个真人生活?如果仿真机器人更美貌性感、更温柔体贴、更聪明幽默、更勤劳肯干、更忠实可靠,更更更,你可以把任何一种人们希望的特性加上去。

那么孩子呢?一样。你可以得到任何岁数、任何模样的孩子,天真可爱还不哭不闹,又听话又关爱父母。人们还有什么必要以痛苦的方式生产那些又哭又闹、又拉又尿、还又爱生病,而且长大后撇下父母不管,去过自己生活的“臭孩子”?

当大多数的人都想和机器人过日子,都想要机器人孩子,后果还能是什么?

如果你认为那么完美的仿真机器人不可能造出来,就想想当年,怀特兄弟一次次试验用木头做的飞机时,有谁能想到仅仅一百年不到,上百吨的“金属巨鸟”就每天成千上万地在全世界飞来飞去,甚至人类还飞上了月亮?而现在的科技进步又比怀特兄弟那时加速了许多。

有人说,在某些方面机器人永远都无法企及人类,它永远是“冰冷的机器”,而人类有情感,有创造性思维,有艺术鉴赏力,等等。但是,别忘了“深蓝”和“阿法狗”战胜人类的顶尖棋手已经在“脑力”方面重挫了人类的自信。

尤瓦尔特别指出,人与机器之间并没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那些被认为只有人类才有的东西实际上并不存在,比如情感,归根到底可以追溯到人脑某个区域的某种电信号,这完全可以在机器人身上模仿复制。所谓人类的创造性也一样。有这样的例子,把人做的曲子和用人工智能做出的曲子混在一起,连一些音乐家也辨别不清。

所以,越来越多预测未来的学者相信,在体能和智力上全面超越人类的高仿真机器人一定会出现,只是或早或晚。而且超越的距离会越拉越大,或者干脆说,它们就是“超人”“智神”,是现代智人进化的产物。然后呢,不可避免的就是取代人类。

其实这个过程早已经开始了,智能机械已经在不少场合取代了人工,更聪明的机器人也将一步步取代“高端人才”,比如各种设计师、工程师、医生、教师,甚至还会向“权力部门”进军,接过一些高级的决策性的工作,因为人工智能“知道”的更多,“考虑”的更全面,判断的更快更准确,更客观公正,更铁面无私。

越来越多的人将失去工作,因为机器人干得更完美高效。尤瓦尔预言,将出现越来越多“无用的人”,没有任何工作还需要他们。

问题是:“无用的人”会不会最终扩展到全人类?也许那一天还相当遥远,但这样一个趋势很明显,而且难以逆转。人工智能的潜力几乎是无限的,高智能机器人终将有能力代做一切人类的工作,问题只是人类愿不愿意把一切工作交给他们。

是啊,人类会不会到了某个阶段猛然警醒:不能“自掘坟墓”,然后就开始遏制高智能机器人呢?很难。很可能在觉悟到危险并真正打算行动时就已经晚了:已经有太多的“高端工作”和“决策权力”落在了人工智能手里,它们自己在设计、生产、研发更有能力的同类。在整个社会中从生产到生活各个环节上它们都已经变得无法替代,社会的运行已经掌握在它们手里,停下来或扭转方向已经变的不可能。

当然,前面说过,人类也会通过基因工程之类的技术提升自己,变得更聪明能干、更长寿。这倒可与高智能机器人做一番竞争。而且,人类还可以借助其它生物技术来“强化自己”,这就是尤瓦尔提出的人类进化的第三种途径,也可以说是前两种途径的结合。

如今世界上已经在发展人造器官和外骨骼之类的。但这只是起点,为了治疗和弥补人的伤残缺陷。但随后就自然而然会进一步用各种生物技术增强人类的身体能力。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大脑,比如帮助人找回遗失的记忆,从人脑“下载”一些思想内容,这样就可以把大学者的知识和思想下载保存,避免随着他们衰老死亡造成人类知识和智慧的损失。

有“下载”,自然也会发展出“上传”技术,把知识通过生物工程手段植入人脑,尤其是那些需要死记硬背的,比如各种语言的词汇和定义,这样可以节省大量的学习时间。把巨量的知识以“生物芯片”的方式植入人脑也将根本地改变人类。

越说越玄乎。

但不管怎样,今日高科技的发展确实揭开了人类进化新的一章。虽然尤瓦尔.赫拉利说的三条进化途径中哪一条将最后胜出还难说,但肯定的是,各国都会加倍努力在这三条途径上迈进,而“超人”或“智神”将不可避免地出现。

而最终的结果也不可避免:目前世界上所有人类(现代智人)将被取代,问题仅仅在于早一些或晚一些,又将以那种方式。

看看几百万年来人类的进化,从南方古猿开始,到能人(早期直立人),直立人,早期智人(比如尼安德特人),现代智人。虽然他们之间的进化关系还有不少疑团,但是总体“进化图式”明晰无误:从低智能到高智能,一个阶梯又一个阶梯,或者说,高智能取代低智能。

“取代”本来就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自然过程。超人或智神不过是当今现代智人前面又一个新的更高的进化阶梯。也许我们也只能这样来安慰自己。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