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美国的“恶症”和“恶治”

美国的“恶症”和“恶治”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9-07-03 11:10:39 点击:

恶症即绝症,真能要命,又真难治。

说到治病,北京话有句歇后语:蒙古大夫—恶治。不知此话的根据,但“恶治”的意思是不管病人受得了受不了,会不会引起更大的问题,只要能把眼前的症状去了就下狠手“治”。打个比方:病人发烧?给他个凉水浇头。不管用?把他扔凉水里。还不管用?加冰,一直加到烧退了。病人受得了吗?不管,反正烧退了就齐活。

美国的经济就有恶症:失控膨胀的债务。企业债已近十万亿美元,家庭债务十几万亿,而美国国债(政府的债务)高达22万亿。这些数字大到让人没了概念。反正22万亿超过了美国2018年的GDP(20万亿左右)。每年光是利息,美国政府要付出数千亿美元,美国近年的巨额军费也不过每年七千亿美元上下,二者快相当了。美国联邦政府2019年的预计总收入也不过三万多亿美元,却要拿出百分之十几来支付国债利息!

更要命的是:美国政府的债务还在快速膨胀,截至2019年2月的一年中又增加了1.26亿美元,增速没有减缓的迹象。

正常债务不是问题。大陆有位金融学家陈志武曾频频宣传:通过举债得到高速发展是西方国家的成功术。但是,连付利息都成为沉重负担并仍在快速膨胀的债务肯定是大问题,可称绝症,如果找不到办法抑制。

美国长期债务膨胀的原因离不开远超收入的天量开支。有经济学家责怪美国民众过度消费,没有储蓄习惯。前总统卡特则摇头,说美国这些年在中东打仗就耗费了3万亿美元(还有学者说决不止3万亿)。

其实奥巴马和特朗普都看出,中东消耗战太伤美国的金钱和人命,根本得不偿失,所以都在上台伊始宣称要撤兵停战,但随后都停不了。对手不给台阶,美国又丢不起那人。比如塔利班,越消灭越多,美国想体面撤兵,人家却不依不饶,此时撤兵就等于认输,美国的脸面往哪搁?但不想丢脸就只好继续丢人命丢金钱。

特朗普看到了而且也想解决美国的债务问题。但他没打算“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他根本不想停止政府的赤字财政,还是和前任总统一样,钱不够就举债。特朗普只是盯住了美国外债膨胀最直接的表面原因:长期的外贸逆差。

这确实是个严重问题,必须解决。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在2018年已高达8787亿美元。但是,原因何在?众说纷纭:中国说美国限制高科技的出口,所以出的少进的多。而美国说,虽然高科技是美国的“优势产品”,但很多没能出口赚钱,却被中国人“偷走了”,而且贸易规则对美国“不公平”,阻碍了美国的出口。其他说法还不少,而且各说各话。这里打住,只说说特朗普的“贸易逆差纠正术”,恶治。

前些天,澳洲电视上有个节目,一位搞精神分析的学者说,特朗普的一些思维方式类似于小孩(Toddler)。一些英国民众显然也有同感,所以才做了个大气球“婴孩特朗普”。

孩子的思维简单直接,想得不深,不会绕弯。特朗普就是盯住问题的表面:贸易逆差。至于贸易逆差的原因,经济学家说得再头头是道,有没有好办法?拿不出好办法来就别废话!特朗普看问题简单,办法也简单:加关税!进口的太多就提高门槛呗。加10%不管用就加到25%,再不管用还有50%,100%呢,不信它降不下来!反正是向外国人收税,白来一大笔钱多好!“大婴孩”美滋滋的。有人警告,说大部分加征的关税转嫁到了美国消费者身上,可大婴孩不爱听,不爱听的就必定是假新闻!

说实话,出口生活消费品的中国厂商本来就是薄利多销,利润只有百分之几,根本不可能自己扛起加征的关税,只能让美国的进口商和消费者扛,如果他们也扛不住,就必然导致消费减少,进口减少。而进口下降真可能减少贸易逆差。

当然,逆差会不会下降还有一个变量:出口。美国的出口怎么长期赶不上进口呢?这一定是外国政府从中作梗!大婴孩绝不相信伟大的美国能有什么问题。所以他要把过去与世界各国“不公平”的交易规则通通改过来。只要改公平了,美国的贸易逆差一定会消失,如果不消失就一定是还不公平,还得改!大婴孩的思维逻辑就这么简单清楚。

对美国的长期贸易逆差,经济学家的解释跟特朗普的可不一样,只是他们的解释太绕弯,又没有个简单直接的好办法,却非要说加征关税不是办法,这怎么能让大婴孩听的进呢?

此处不想讨论美国贸易逆差的深层原因,只想强调几点:

第一, 美国能够长期支撑巨额外贸逆差,还有美国政府能够长期搞赤字财政(政府花钱超过收入),依靠的是美国强大的“借债能力”,它建立在上百年积累的经济、科技、金融、军事等等国家实力之上,集中体现在美元独占世界鳌头的信用。哪国都乐于接受美元,还多多益善。这让美国可以随时印刷票子来购买他国的货物和服务,甚至都不用印刷,只需向记账系统里输入一些数字。如此天大的便利(真正的大便宜)也是“鸦片”,让美国欲罢不能,把借债当作了正常收入,靠它“过日子”了。

第二, 美国的借债能力再强大也有个限度,并且已经距离不远了。加速膨胀的国债让美国政府越来越难以支付债务利息(还不是本金)就是大限逼近的明显标志。

第三, 除了美国在挥霍美元的信用,其他国家也在一点点蚕食美元的基础。比如绕过美元统治的国际金融支付系统,直接以各国本币进行交易,这会缩减美元的“国际需求”。还有中国等国家的快速发展使美国实力在全球的比重逐年下降,而国家实力更是美元信用的根本基础。

第四, 早就有学者一次次警告:美国的债务导致美元的信用滑向危机。但是,空有警告,却没有好办法,更没有推动美国政府采取认真的行动。特朗普却不一样,他是第一个大刀阔斧向贸易逆差开战的美国总统。别管他的“恶治”手段是多么不对头,会引起多大的恶果,他显然铁了心要扭转美国的贸易逆差,而且也是真心解决贸易逆差,“打压中国”排在第二位。他对所有“占美国便宜”(即对美有贸易顺差)的国家都不客气,包括美国的盟友,像欧洲、日本、韩国,甚至还有美国一直很想拉拢的抗中力量:印度。

第五,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开启了美国对外政策的大转折:从过去几十年里过度自信地动用(或者说挥霍)国力来“维持世界秩序”,改变为首先维护美国国力,确保自己绝对的世界第一地位,在美国利益和现有的世界秩序之间毫不犹豫地以前者为上,对后者可以不管不顾。

第六, 在其他国家看来,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大转折是从“大方慷慨”变为“小气自私”甚至到了为博取利益而蛮不讲理的地步。美国曾经相当大方。二战之后,通过马歇尔计划援助欧洲恢复经济,也通过科伦坡计划帮助东南亚国家发展经济。而日本和四小龙都是通过向美国大量出口产品启动了本国的经济腾飞。可以说,帮助他们的主要还不是美国的经济援助,而是向他们开放的美国市场。

邓小平也看出了这点,他把和美国搞好关系定为基本的发展策略。中国对美国的多年贸易顺差也确实在相当程度上帮助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当然,这里并非美国的“单向施惠”,而是互利贸易,自愿的买卖。只是这种单向的贸易顺差无法长久持续,美国不可能一直靠“出口美元”来平衡巨大的贸易逆差。过度的美元输出迟早会摧毁美元信用,那不仅对美国,对全世界都是灾难,中国手里的天量美元金融资产也要大幅缩水。

所以,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必须解决。从长远看这也符合世界(包括中国)的利益。

面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特朗普,世界(尤其中国)不要再幻想着恢复从前的对美贸易状况,那本来就是不可持续的。美国将不可逆转地改变,不会再像曾经的那样“慷慨大方”了,换个总统恐怕也再难恢复,因为没那个能力了。无论是美国的债务恶性膨胀,还是与其纠缠在一起的巨额贸易逆差,都在接近美国经济可以承受的极限,非要改变不可了。特朗普就是在做此改变。

当然这里的重要问题是:特朗普的“恶治”能解决贸易逆差吗?经济学家们不看好。但是,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问题在于“美国社会消费无度,不事储蓄”,那么对进口的消费品加征关税很大程度上就相当于“消费税”,岂不正好可以压制消费?至于“副作用”有多糟有多大,那是另一回事。反正美国的贸易逆差必须减少到“可承受的水平”,找不到“好办法”就只能用“坏办法”,无论用啥办法都需要赶紧行动,可惜,特朗普正在用普遍认为的“坏办法”。

目前美国的贸易逆差还没有缩减,肯定是关税还加得不够,特朗普一定会这样想。只要中国不作出让他满意的让步,关税就要继续增加,特朗普才听不进经济学家的警告:中美全面贸易战将导致全球经济衰退。

而澳洲的“中国通”陆克文也发出了警告:中国决不会像特朗普希望的那样彻底让步,所以,系好安全带,迎接世界经济大动荡吧。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