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读《淘金泪》, 赞作者戴维•马丁

读《淘金泪》, 赞作者戴维•马丁

来源: 作者:周文洁 时间:2019-05-22 16:29:40 点击:

整理书屋,顿被一本《淘金泪》小说吸引,记得这是几年前老伴从淘宝网购得。蓝色封面上,一幅木炭素描,画着一位衣衫褴褛、头顶盘有小辫子、瘦骨伶仃弯着腰的华工, 在黄色月亮的山脚下,似在观察右手失落的金沙,左手握着一只小铲的凄凉景象, 吻合了《淘金泪 》主题,也吸引着众多读者的眼球。该书由李志良翻译、佟富校对。中国文艺联合出版公司1984年出版。

该书“前言”有一首醒目的五言诗:“异国觅黄金,白骨归荒冢。辛酸淘金泪,凄苦告何人。风雨沐山河,悠悠慰亡魂。 碑毁山犹在,巍峨忆龙孙。”

《淘金泪》运用小说体裁,内容分为两部分。落笔主人翁小郝,一个未成年的少年在19世纪后半叶随父亲和大批苦难农民,从中国广东四邑背井离乡漂洋过海,一同赴澳大利亚淘金的经历。由于其父亲是木工,经过三年苦干,让他读了两年书,因此,他自然地就成了淘金大队的翻译,通过他的所见所闻和直接参与,把淘金工所经历的苦难一一展现在读者面前,如他们在澳大利亚巴勒拉特、阿德隆、被限制在有水沟围护的狭小区域内淘金;经受盗马诈骗;翻山越岭运送沉重的机器以及被盗窃、甚至惨遭屠杀等一系列悲惨遭遇,包括大批华工为避十英磅人头税,从澳大利亚的南澳州沿海的罗布港口上岸,然后向巴勒拉特进发,整整走了28天等艰辛旅程。

作者满怀激情地讴歌了中国淘金工勤劳、勇敢、善良的优良质量,他用细腻的笔触把中国淘金工向洛布斯霍尔去的长途跋涉中。一位郎中(中国医生)拯救了一位发高烧病危的白人女子;中国淘金工聪明地在被白人废弃的沙粒中再淘出金子;中国淘金工运送沉重的机器被称为骆驼队等等。小说是根据历史资料把当年发生的如盗马诈钱、废井救人、金行觅金、白澳政策等通过一个个故事呈现给读者。情节曲折动人,史实清晰,引人入胜,文字清新、流畅。较全面地勾勒出中国淘金工开采金矿的悲惨境遇,尤其白澳政策对华工的歧视所造成的不公。让读者透过时光隧道,领略当年华人先贤的淘金的艰辛。同时让读者领略到百多年前中国淘金工在开发澳大利亚做出的不可泯灭的贡献。

读完这部小说,从技术上,笔者久久难以置信的是非出中国作家之手,更是让笔者肃然起敬的是作者竟然是一位澳大利亚现实主义作家——戴维•马丁(D,Martin),我由衷地要向他致谢,点赞他对那段历史的尊重;感谢他对华人赤诚之心,给予公正而翔实地的描绘,这给澳大利亚,给华人留下了多么宝贵的精神财富啊!

戴维•马丁原名路德维格`戴兹尼(Lud-Wig Detsinyi),1915年出生于匈牙利,之后,赴德国柏林读书,1935年离开德国, 曾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他便在英国研究文学并开始创作。后任英国广播公司新闻记者,奉派往印度任文学编辑,两年后的1948年到达澳大利亚,之后定居澳大利亚继续从事创作, 他的《孟卖的故事》、《虎海》、《年轻的妻子》、《休吉》等,均享有盛誉, 终成为澳大利亚著名作家之一。他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他荣获澳大利亚联邦文学基金会顾问、董事会授予他研究员的殊荣。尤其是他与倡导民主的作家们结成联盟. 因此他的作品在社会影响和思想深度上都和土生土长的澳大利亚作家相媲美。

戴维•马丁移民澳大利亚后,对十九世纪后叶淘金时代尤为关注,在后记中他写道:“当我初次访问这座淘金镇的时候,本打算写一本书。在这里,我看到千百座中国人的坟墓,然而街道上已经没有中国人行走。他们离去了。身后只留下一些什物,这就是他们的纹章和旗帜。但是,他们毕竟为开发澳大利亚立下过汗马功劳。”他又说:“我为他们奇特的遭遇所感动,决定有朝一日把它写下来,献给年轻人,也献给想了解中国的外国人。” 多么崇高的思想境界啊!在后记中他又说:“这是一部小说,而不是文献记载,但我还是充分依据史实。由于这些史实都与黄金时代有关,例如:盗马诈钱、废井救人、金行觅金等。堪培拉的骆驼也确有其事。有中国人从桂陈湾登陆后被领进一片不毛之地,有的被迫到波特兰做苦役。在恶棍峡谷,中国矿工被限制在水沟围护的狭小区域内淘金”。“1857年的巴克兰暴乱中,有些中国人在金矿惨遭杀害”。“1861年6月30日,悲惨的星期日大扫荡中。斯卡利特侦探也确大为逞凶”。“中国人也像其他人一样,曾被丛林土匪抢劫” “当人们不再认为中国人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威胁时,他们对中国人的态度有所好转,甚至后来觉得以中国人为自豪”。

这段淘金史距今已160多年了,重温先贤的一段血泪史. 令人敬仰而追念。记得上世纪90年代笔者刚踏上澳大利亚国土,赴巴拉瑞特金矿参观,数据显示1856年至1858年有16500中国人在此淘金. 虽经百年沧桑,尚保留“中国淘金村” 痕迹, 白色的帐棚再现当年淘金工的苦难岁月,  离金矿不远处有座关帝庙, 叙述着华工求平安, 讲义气的精神寄托。如今的金矿博物馆, 是对历史最好的纪念。而华人坟场由后人建立的墓碑中。清晰地告诉后人墓中年龄长者为43岁,年龄最轻者仅16岁,令人落泪。

而如今值得向先贤告慰的是2017年为纪念淘金160周年,5月6日由澳华小区议会组织的一次华人重走淘金路活动, 历时20天。5月25`日到达墨尔本议会大厦参加欢迎大会,维多利亚州长安德鲁亲临迎接。安德鲁州长在这盛大的招待会上正式向华人作了历史性的道歉,他说:“澳洲是一个具有多元文化的国家,这是我们的优势,这让我们变得与众不同,变得更加强大。今天的澳大利亚欢迎并尊重移民,这与19世纪40年代维州政府制定了不公的限制华工登陆澳洲的法律形成鲜明对比. 这种不公平对待我们不会忘记,我们不会只记住历史长河中的好事,对于令人悲伤的事情,我们绝不会忘记。我们对于在座的各位感到非常骄傲,我们衷心感谢华入对维州所做出的贡献。华人具有非常令人肯定的‘公民精神’,华人对社会的回报令人钦佩。衷心感谢各位在今天能给我们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今天,我们要诚实面对过去的错误。在这里,我要代表维州政府、代表维州议会,要对所有经历了可怕血泪史的华工,对所有被不公平法律受伤害的华工。表达最深切的歉意,衷心地说一声‘对不起’”。台下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同时期,巴拉瑞特市尤瑞卡澳洲民主博物馆和班迪戈市金龙博物馆,为庆祝华人淘金工160周年,联合推出双语“华人—财富”展览,笔者夫妇应邀参加开幕酒会,发言者全为澳人,共同点都是赞美华人对澳洲的贡献。正如“华人—财富”展策划人卡西布朗所说:“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对澳洲华人历史的认识得到了翻新,越来越多研究员和历史学家让我们能够重新认识华人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层面的经历。作为一家民主博物馆,我们的角色是照亮这些故事,让人们了解这些故事如何塑造了当代的澳洲。”

从维多利亚州政府有史以来的对华工的第一声道歉,到举办“华人­——财富” 的展览,以及今朝维多利亚州政府对“ 一带一路”的积极支持。等等。不都是献给淘金先贤在天之灵的莫大慰藉!又何尝不也是献给已在天国的《淘金泪》作者戴维•马丁的赞美和安慰吗。

2019年5月9日于墨尔本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