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飞鸟过河思老窝——《澳洲诗情》序

飞鸟过河思老窝——《澳洲诗情》序

来源: 作者:陈洪法 时间:2019-04-02 17:57:55 点击:

我很早就听说书法家朱毅文先生的大名,但第一次见面还是通过潘颂德先生的介绍。不久蒙他惠赠他先前精心创作的诗集,由此与他由相识而相知、相交。人生就像不断飞翔的海燕,每闯一个山坡,每过一个港湾,都会留下他的声音。而我们每一个人,每过一个驿站,每走一段路,都会留下自己的足迹。朱毅文先生就是这样的,他那些精彩绝伦的书法,那些赏心悦目的诗歌,就是他前进道路上留下的足印。

毛笔字和诗歌是朱先生人生中的两大特长,这是朱先生长期刻苦钻研和辛勤努力的结果。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确实不易,这是千百万人都无法达到的高度、广度和深度,就像爬山一样,他已经爬到了山顶,又攀上一棵青松的顶,这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从小和汉字结缘,进而几十年如一日地在书法艺苑里辛勤探索和磨炼。他那像飞鸟一样的文字,曲曲弯弯地越过母亲河,冲上了光明顶,该需要何等的勇气和能量!他定居澳洲后,未忘老祖宗的遗训,既写毛笔字,又写格律诗词,还写现代新诗,他的人生过得精彩。我认为,他本人就是一本书,就是一个传奇,值得学习,值得研究。《澳洲诗情》是他出的第二本书,我仔细看了一下,在这本书里面,包含着浓厚的怀乡情结,说明他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热爱家乡的山水虫草,就像一根遥控的红丝线,一头拴在祖国的家乡,一头系在诗人的身上不断地扯动,从中可以清楚地体会到,朱先生的感情从来没有离开过祖国这个根,也不可能离开这个根。

今年,朱毅文先生把他移民澳洲五年多的所见所闻,一千八百多天所走过的异国山山水水,淋漓尽致地用现代新诗的形式表达出来。这本名为《澳洲诗情》的诗集,是朱毅文先生用辛勤的汗水凝炼成的,是用大量的时间熬出来的,是用毕生的心血提炼出来的。我深深地被他的大作感动,我也非常乐意为他这本《澳洲诗情》写序。

《澳洲诗情》是朱先生走出国门移居澳洲后创作的,书中第一首诗,诗人写道:"浦东机场的时尚,时时引起我背井离乡的苦衷”,然后诗人笔锋一转,又写道:“在国内老外是上等人,/国人恭敬地伺候着他们。/今天在国外老外却客气地伺候我”。诗人随着地域的变换,人际关系也随之互转,他从伤感转化成受人尊重,这是诗人朱先生特有的一种体验和感觉,我极为佩服朱先生这种爱憎分明、即兴发挥的灵活思路。

《澳洲诗情》给人一股奋发向上的力量,使你不知不觉地融入了他诗意的浪潮,感悟到诗人的每一诗句都系上你的脉搏在共同跳动。每一首诗都是一个故事,一个音符,一个传奇,就像录在你心坎上的意境。通过他的诗,使我们对澳洲的山水,澳洲的风土人情,澳洲的人与事有了深层次的了解和熟悉,更对朱毅文的内心世界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和认识。那些充满诗情画意的句子,把广大读者的心紧紧地带到澳洲,比如《圣可德的海湾》写道,“海湾停放无数艘游艇,/一片光秃秃,密密麻麻的桅杆,/就像落光了的树叶,/只剩下枯干了的树林”。说明他定居墨尔本后,觉得自己在异国他乡的生活淡而无味,犹如脱叶的枯干,在朱先生的字里行间,暗暗感觉到,他流露出的思想感情起伏不息,有些淡淡的失落情感,他仿佛像被遗弃在荒野里的孩子,到处寻找母亲的身影,寻找属于自己的心灵慰藉。又如《秋天的傍晚》写道:“飞云暗淡,令人凄然!/临水登山之悲戚,/犹如当年宋玉,/倦听这潺潺流水,/衰草败叶中秋虫的惨鸣,/怎能不使我满怀思乡的凄楚”。诗人这种爱国主义感情,把思恋故乡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他的诗句,他的流淌的感情,如扬子江,汹涌澎湃,一泻千里而不可收拾,使人回味无穷。正所谓“身在澳洲心在华”,充分说明诗人和其他华人移民同胞一样,虽然移居海外,但他们仍然深爱自己的国家,深爱自己家乡的山山水水。

我觉得朱毅文先生的诗是他根基于传统古诗文化而哺育成的,虽然有些散文化的感觉,但却语言流畅,感情真实,别有一番滋味溢出心胸。他对文化和文学艺术的运用理解,也大大地超越了普通移民的深度与广度,他的特长,他的刻苦,他的思想,不但实现了对祖国文化的深层次挖掘和传承,更是跨国度的宣扬。当然朱先生在写诗的语言技巧上,仍需进一步提高,也许比国内的著名诗人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相信,在写诗和毛笔的双冠艺术上,国内外大多数著名诗人在他面前也许望尘莫及。

此刻是深夜,外面一片静悄悄,连针落大地的声音也听得见,但我的脑海里却雷鸣电闪。我应命为朱毅文先生的《澳洲诗情》写序,我毫无倦意和疲态,我很感动,思路始终围绕着朱先生的《澳洲诗情》起伏不息,我己经理解,并完全知道朱先生那些漂亮的毛笔字、那些读来顺口的古今新旧诗词是怎么来的,因为我读过俄国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在已过去的岁月里,在已逝去五千多年的历史长河里,对中国人来说,诗歌是美丽佳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朱先生那些诗,全是针对时弊、回忆往事、揭露黑暗、发扬光明、向往未来,是山水的论述,是感情的升华,是意境的拓展。从诗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乐天派,他是一个光明了磊落的汉子,同时也是个有思想的书法教育家。读了他的诗,给你有浑身使不完的劲,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推动、在萌生、在爆发。他不断地给人以启示,事业过程中的激励,遇事挫折后的安抚。为此,人们往往在茶前饭后,工作之余尽情地享受,甚至在疲惫之中不惜抽出宝贵的时间,不遗余力地当座右铭来拜读。可喜可贺,他的作品实属更加珍贵。珍贵的理由是什么呢?朱先生已经移居海外,他完全可以不必弘扬中国文化,可是他还是用《澳洲诗情》兼济天下,这使我想起了自己最近写的一句诗:“飞鸟过河思旧窝”。读了《澳洲诗情》,朱先生让人相信,游子无论走得多远,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乡容貌,永远不会不听母亲的召唤,只要祖国一声呼唤,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回来,这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因为朱毅文先生在《澳洲诗情》的诗篇里,已经充分体现了他的思乡情绪和爱国主义精神。

2018年11月20日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