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千亿矿权案舆论事件 没有正义的喧嚣

千亿矿权案舆论事件 没有正义的喧嚣

来源: 作者:赵河铭 时间:2019-03-05 16:13:46 点击:

中共政法委牵头联合多家国家法律和监督部门,对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案”的调查结果一出来,竟然是监守自盗、贼喊捉贼!与前期的與论形成了大反转!海外网民还有不小的质疑声音。其实,很多人的意外与惊诧,源于前期與论的导向、和先入为主的预设。

现在回过头来看,千亿矿权案引发的事件,没有纯粹的正义,也没有真正的冤情,只是一场没有正义的舆论喧嚣,闹剧!闹剧而已!

首先,赵发琦赢得是规则,而不是正义。

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舆论风波主角赵发琦,他在千亿矿权案是胜诉者,但是,他胜的是特定的游戏规则、程序,而不是正义,不是全部正义!

赵发琦如何用区区千万元撬动千亿矿产资源权。合同签订前后及合同内容,有太多的不寻常。

赵发琦的凯奇莱与西安地勘院的合同先签订,而后凯奇莱公司才成立。赵发琦为了成立凯奇莱,虚报注册资本,给付马某1.5万元,让马某帮其登记注册资本为1200万元的凯奇莱公司。千亿勘查成果源自是西安地勘院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份报告。这个报告显示:在1981-1985年,陕西省地矿局西安地勘院在榆林、横山、靖边一带即发现煤炭资源1255.35万吨,价值千亿。

而在凯奇莱和西安地勘院签署的合同中,约定的合作探矿价值仅为1500万元。这真是一份高价低让的勘查合作合同。

中共政法委联合调查组的报告,对千亿矿权案审理是否公正问题有这样的表述:“其三,应当根据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确定各方违约责任。凯奇莱公司逾期付款、不足额付款,西勘院对同一项目另与第三人签订合同并履行,双方均存在违约行为,应根据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分别承担违约责任。由于凯奇莱公司明确要求西勘院承担违约责任,而后者没有要求前者承担违约责任,故最高法院根据双方诉讼请求认定西勘院违约并判令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不当。”

这表明,双方均存在违约行为,凯奇莱没有承担违约责任是因为西勘院没有在诉讼中提出要求。可见,赵发琦赢了诉讼规则,并非赵发琦在签订合同履行合作中完全正确,也非被冤枉。

再者,在当年、当地,有钱有势的人,借各种名目,钻国家政策空子,掀起了争抢地下资源的圈地、圈煤风潮。赵发琦在抢这块肥地时,比传说中同样介入此地争夺的香港女富商,捷足先登。赵发琦不过是在这场赌局中赢了一把,也如支持他的崔老师所言,赵发琦的麻将牌到了,为什么不让人家糊!

其次,关于千亿矿权案的舆论炒作也是极为反常的。

笔者第一次读此案时,曾经发质疑:矿权案舆论一律,让人生奇。矿产资源历来国家所有、全民所有。谁探出了矿产就归谁所有了?这与跑马圈地有何不同,这与私自挖掘地下文物有何不同?为什么有些“精英”“名人”要为“赌赢了”老板说话,为什么这么大的舆论场为一个人的胜利狂欢?

“矿产资源的主人是谁,谁有权招标矿产资源的开采权。这到底是一个农民在自家后院发现矿产被公权力掠夺,还是有投机者想尽办法挖老百姓利益墙角?从价值千亿,缩水到仅值一千五百万,这显然是一个好肥的墙角。”这是我当时看到的少有的另一种声音。

这个千亿矿权案,在“精英”主导下,舆论焦点从千亿矿权案变为案卷丢失案,下一步又会转为王林清案了。媒体及吃瓜群众跟随“正义化身”预设的思路,形成一面倒之势。全然不顾炒作的事件超乎情理、有违逻辑,十分反常。我们看案卷丢失案。

大家知道,与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赵发琦站在一起的王林清、崔永元,在最高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中是赢了官司的,却又把矛头指向最高人民法院,连续在网上制造、曝光了 “案卷丢失”、举报“领导过问干预案件”呢?法院领导过问案件,只是履行职务之事,举报人没有这个常识吗?如非正常干预,怎么出了正确的结论呢?

最高人民法院领导为什么要偷卷宗?他要阅卷,完全可以公开调卷审阅;他要改卷,怎么瞒得过案件承办人?况且,多审案件材料又不是孤本。既然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判决并没有过错,结果也符合與论期待。那么,最高法院领导怎么会用这种再低级不过的方式,去做公正的事情呢?所以,网上炒作的最高法院卷宗丢失事件,本身就是奇葩、怪异、闹剧!

为什么这么高学历、高智商的“精英”,会做出这样的荒诞不经的事呢?世间熙熙,皆为利来,世间攘攘,皆为利往。谁能摆脱了名利呢?谁叫这是个千亿元大案呢?

少一点私欲,就会多一点清醒。脚站不对位置,就不会有公正。如果多去为老百姓利益着想,也许会更接近全部真相!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