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郑亦同为民族英雄曹顶立碑

郑亦同为民族英雄曹顶立碑

来源: 作者:郭存孝 时间:2019-01-23 15:14:21 点击:

2018年11月13日,笔者有幸在40年后,再次来到名扬华夏、中国人自己创办的第一座博物馆一一南通博物苑,喜见展览室内陈列着一块郑亦同(1904一一1984)为“曹公祠”所立之奠基纪念碑,论碑的材质并不出奇,然而说起这块碑的前世今生,那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乡土历史文物;再者,碑文的作者郑亦同也是一位学者型的外交官;郑亦同向世人道出的是明朝一位来自民间又魂归本土的抗倭英雄。弥足珍贵!

同时还展出一块同时代同岁月,一位葛覃所书所立之同样性质的奠基碑。此外,还衬于两件在当年古战场中挖掘出土的已锈蚀的砍刀。两套文物产生了魅力,它不由把人们引进了南通历史上那段百姓大众抗倭的悲壮岁月 。

关于这段抗倭历史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民族英雄,据考彼姓曹名顶,江苏通州(今南通市)余西乡人。他原本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民间街头制面小商人。通州自古本无战事,但到明朝嘉靖三十六年(公元1557年),发生日本的侵略,以致通州才出现了一次古代最大最惨烈的战争。但是通州人是不可战胜的,通州民众为了国家的安宁、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家乡的太平、为了百姓的生命,曹顶自觉地毅然地站了出来,发动群众、组织民军,拿起武器,奋不顾身地向倭寇发起反击,终给敌人以重创!这一伟大的爱国保家的壮举,不仅令敌人闻风丧胆,也使昏庸的朝廷感到震撼,朝廷赞赏其功,立封曹顶为“头顶官”。可是大出朝廷的预料,曹顶根本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因而坚辞不就。后于追敌时,因天雨泥泞坠马,不幸被害,为国为家乡捐躯。战后,地方官民为曹顶营造坟墓并建”曹公祠” ,进行公祭,缅怀先烈!

由于年久失修,”曹公祠”已破损。抗日战争期间,1937年7月,国民政府要员郑亦同驾临南通,为重建“曹公祠”题字立碑。郑亦同用楷书写下:“曹公祠奠基纪念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七月   雁荡郑亦同题”。按郑亦同,原名异、又名衍通、字亦同。浙江乐清人,因其家乡位浙江名山一一雁荡山之南,故彼在姓名之上冠于“雁荡”二字,以示荣耀!1922年,彼入国立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加入中国国民党。1926年,赴广州,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干事。后任国民党江西省特派员。次年,任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常务委员。1928年,去英国爱丁堡大学求学。1933年,主办《政治评论》杂志。1934年,任江苏省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兼南通学院院长。1935年,任江苏省政府委员、当选国民党第五届候补中央执行委员。抗日战争爆发后,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驻上海代表。1937年7月,亲临南通,为“曹公祠”重建题字立碑。1945年5月,郑亦同当选为国民党第六届候补中央执行委员;是月,被派遣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公使;1946年6月,改任驻伊朗大使。新中国成立后,去台湾,未任职。旋去新加坡,在南洋大学先任国学教授、后任图书馆馆长兼训导长。1984年6月,病逝于台北,终年80岁。着有《周易探原>>等。

我为什么对南通博物苑展出的林林总总的文物,却只对郑亦同的这一块石碑情有独钟?那是因为自已是一位居澳二十余年、乐此不疲地关注研究中澳关系史的侨人,因此不论何地何时,一旦遇到中国驻澳大利亚使节的人、物、事,特别是新人新事物,更是急忙将它发掘出来,不让它流失掉。再则,我不在意郑亦同公使的经历,却因掌握住郑公使在位时的40余件侨务档案,那倒是值得谈一谈的。

郑公使就职于1945年止于1946年,在位年余,这时正处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联合国为协助各国战后的复兴,大力推行世界性的善后救济工作。其中有一项重要而又艰巨的任务,便是立即将在战时被日本侵略军强迫劫掠到他国的官兵和侨民遣返回国的大问题。郑公使首挡其冲,他的两大任务是遣送留澳官兵返国;遣送旅澳侨民(包括大溪地、新几内亚等地) 回国。战后,中国军民由澳军接管,其中中国官兵748人、平氏民750人,台湾壮丁6465人。澳军接管后,除提供粮食外,并解决分营住宿。此时,由于澳方数万远征军将要换防,故急于希望在这之前将中国军民遣返完毕。谈何容易!结果事与愿违,因为澳方缺乏船只,郑公使除将澳方要求呈报中国外交部外,则疲于柰奔命游说于澳大利亚各个方面,均被推诿。我国外交部先求于英国,未果。转而向美军总部求援,请其派船运送。澳方亦向麦克阿瑟将军求助,亦未获麦克阿瑟的同意,一推了事。

折腾数月,澳方无奈,还是自己两次派船将中国军民运送至上海、香港。不过澳方坚持收取运费,但可由澳军总部先行垫付,事后,由我方偿付。

郑亦同公使的此次外事经历,并非遣返事件的全部,虽是揭开事件的序幕,但却是留下了珍贵的一页;郑亦同去职后,余下任务在郑康祺公使手中周旋良久,余波荡扬,不胜枚举!郑亦同公使离开我们已35年了,见物思人,让我们对这些杰出的已逝的外交官们在艰难困苦时期为海外侨胞的生与死所付出的辛劳表示敬意和谢忱!

中国公使们留存的遣返事件的历史档案,现藏于台湾国史馆。该馆的专家学者们认真审阅这批珍贵的历史档案,现已用<<战后遣送旅外华侨回国史料汇编>>之名出版,供大众阅读利用矣。笔者有幸拥有其中的一册,并已运用在我的研究之中了。我深刻认知并称赞这类书籍,是研究中国澳大利亚关系史的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共享资源。

2018年12月22日于墨尔本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