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一杯酹江月,功过任人说

一杯酹江月,功过任人说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9-01-23 15:13:16 点击:

2018年12月15日,作家二月河先生辞世。这位写了《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三代帝王的作家,生前荣耀赞誉无数,鲜花掌声无数,被赞为“大器晚成”,被誉为“文坛怪杰”。“落霞三部曲”或称“帝王三部曲”作品被拍成几十集的脍炙人口的电视连续剧,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一时间,掀起历史题材电视剧热潮,《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得民心者得天下》等激昂澎湃的主题曲风靡全国好几个年头。

近年,随着垄断了不同年龄大姑娘小媳妇的斗智和眼泪的宫斗剧蓬勃发展,直接碾压了帝王剧的风头,喜新厌旧的我等一众也便淡忘了二月河先生和他的“帝王三部曲”。然而,在先生与世长辞后,各界却再一次热闹起来。除了部分文化界人士缅怀以外,还有极少媒体在总结二月河先生的毕生成就,而有更多的所谓文人志士煽动一帮吃瓜群众开始扔臭鸡蛋烂西红柿了,甚至上纲上线整理出二月河十几宗罪……准备好高帽子、大标语,大有把先生的骨灰拼凑出一个真人拿来批斗的架势了。

我称为的先生,不是史学家二月河先生,不是反腐官员二月河先生,而是写小说的二月河先生。我无意评价二月河先生的作品优劣,也不会评说他的格局大小、人品高低,更加不会去挖掘“帝王三部曲”与真实历史有多少异同之处。

如果有心查过关于历史题材小说相关资料的人,一定会看到这样的评述:纵观新中国成立后的历史题材小说创作,既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又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佳作,可以说是寥若晨星。姚雪垠的《李自成》虽然在社会产生过强烈的轰动,但因文坛的不良创作思潮最终使其受人冷落,更使众多作家不再有涉足于此的胆量。长篇历史题材小说出现了一种疲软的状况,这不能不令热爱这一题材的读者失望。二月河《康熙大帝》、《雍正皇帝》等帝王小说的问世,无疑唤醒了沉睡多年的历史题材小说这位巨人。(摘自《试论二月河帝王小说的艺术特色》,作者:尹光兵,《文艺生活•文海艺苑》2015年第02期)

如果读过原著,我们首先应该承认二月河先生作品中的人性的剖析、人物心理描写极为生动形象,对政治斗争的险恶、人际关系的淡薄、权谋机变的微妙、君臣兄弟的倾轧等方面的描写也可谓是玲珑剔透、惟妙惟肖。也说他是编故事的高手。把小说的娱乐消遣功能充分发挥,以生动曲折的情节来推进故事、塑造人物,整部小说靠生动惊险的故事情节取胜,一个故事套一个故事,或惊心动魄,或优美动人,不得不说是波澜起伏,妙趣横生。似乎是在急管繁弦中插入轻柔舒缓的肖邦小夜曲,有张有弛,令人陡增审美快感。从写作手法上来讲,我极端佩服二月河先生。

再迎合大众的炒作说说二月河先生的价值取向,在此仅代表个人观点,不褒不贬。受儒家、道家、佛家思想的三重影响,传统的文人素来具有“待吾尽节保明主,然后相携卧白云”的愿望。作品中的君臣之间也正是如此,穿越到今天来看就是卑躬屈膝的奴才嘴脸,鼓吹皇权为上的黑暗文学。“历史的真实”也只是小说家在一定的历史史实基础上的文学操作,它永远也摆脱不了作家主观意识的规范和制约。二月河先生同样受个人出生、生长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其心中的“乌托邦”就是笔下勤政爱民的被视为明君的帝王所建立的所谓盛世:领袖应有康熙的英明神武、雍正的勤政刚直、乾隆的倜傥儒雅;管理者应像张廷玉一样兢慎、邬思道一样睿智、刘统勋一样清廉;组成的大众应过着文明、稳定、公平、公正、富裕、康宁的社会生活。说信仰迷失和价值观紊乱,不去揭露清帝实际的残暴独裁和对百姓的压迫奴役,我想这些评价应该是严肃的文学评论家的事儿,我等大众还是看看热闹借机学习为上上之策。

先生辞世了,的确有好事者翻出了文学评论家曾经对“帝王三部曲”发表过的一些评论,于是一些观点就招蜂引蝶了。君可见,各种批判见诸众微媒体来搏眼球,各大以媒体先驱标榜自己的自媒体再剽窃过来,添油加醋,唯恐挖得不够深、批得不够狠、编得不够真就与自己那高尚的情操背道而驰似的。批着批着,就变味儿了,不是针对文学作品,而是人身攻击了。文学批评这种附庸风雅的事情做好了是文学批评,做不好就是胡说八道,没有三板斧的伪文学评论“家”们只会人云亦云。

前几日和朋友一起带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上街,看到街头有各种艺人表演,吹拉弹唱,各显神通,好不热闹。经过一处门庭冷清的歌唱者身前,这位歌者实力明显低于其他,没有其他辅助设备扯着嗓子喊歌。朋友正打算来一番评价教育孩子,谁知孩子说:“他唱的很好啊,我觉得唱得比我好的人都是棒棒哒!”果然,三人行,必有我师。这孩子的觉悟可以做我的老师。

再说爱国者们耿耿于怀于作品中的满汉之争,我也只能呵呵了。口口声声的满汉之争,口水堆砌起来恐怕比历史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了。中国是一个融合文化,5000年历史,多少个民族融入其中?多少种文化融入汉文化当中?不知道这些义愤填膺的“爱国者”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现在叫中华民族这一个统称,而非汉满蒙回藏等等之分。走出中国,外国人叫你永远叫中国人,不是叫你汉人,也不是叫你满人,为什么?

中华民族在上下五千年的进化史中,造化使然,任何朝代都是必经之路,即便不是必经也不能倒退回去绕过了。帝王昏庸残暴也罢,民不聊生也罢,每一个朝代都在推动着历史的进程,大方向上说每一个朝代都是前朝的进步。历史就是历史,尘归尘,土归土了。我们只能向前看,借鉴历史是为了拨正前进的方向,而不是挖出历史的祖坟,再鞭尸三千。鞭八千、鞭一万又如何?历史总是不能变的罢。

而二月河先生写的是小说,不是历史。应该理智客观点看问题,一个朝代有一个朝代的功绩和屈辱,警醒后人罢了。

二月河先生,悠悠二十载,皇皇三大部,浩浩十三卷,洋洋五百三十余万字,赫然摆于眼前,高可盈尺,对面不见你我。且让我们尊重文字,尊重作家。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做,吃瓜者继续吃瓜,其他的交给文学评论家,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人间再无二月河,“落霞三部曲”难再续。先生一路走好!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