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澳华文学漫谈】 “两刊三报”:澳华留学生文学的摇篮

【澳华文学漫谈】 “两刊三报”:澳华留学生文学的摇篮

来源: 作者:何与怀 时间:2018-10-11 11:46:36 点击:

在那段“居留岁月”,澳洲各地特别在两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出现了一些和中国留澳学生密切相关甚至直接由他们创办的报纸刊物,对澳华文坛的成型都做出大大小小的贡献。其中有“两刊三报”——《大世界》《满江红》《华联时报》《东方时报》和《大洋时报》,可称之为“澳华留学生文学的摇篮”。

对澳华文坛特别是悉尼众多文友来说,当年的传奇人物武力和他与几位留学生朋友编辑出版的《大世界》月刊,一直是一个可以挑动许多回忆许多感慨的话题。这是澳洲第一份由中国大陆留学生创办的刊物,早在1989年年底出版并有售价。它是综合性的,以刊登有关在澳中国留学生及华人社区重大社会活动的报导为主,同时包括生活知识、娱乐消遣和文艺方面的内容。它紧密联系当年华人与留学生关心的本地时事新闻,给以深度追踪发掘,颇受读者的欢迎。

武力及其《大世界》甚至曾经引起澳洲英文媒体的注意。他就有这个能耐,热情而又沉稳,机敏而又诚恳,应对自如。《大世界》1993年6月号的头条上发了武力他们写的一篇文章,引人注目的标题为:《西方大众传媒在注意我们什么?九号台招募“失意者”向政府挑战》。后来追寻“失意者”的一连串传媒上的及其背后的操作弄得澳洲社会特别是华人圈子热闹了好一阵。那场熙熙攘攘以悉尼华人女作家施国英为主角的关于中西男人性能力比较的讨论,也因《大世界》在1994年1月号发表了施的文章而起。武力的《忏悔录》纪实文学系列以及叙述自己美妙经历的《娶个外国女人做太太》,也在这本刊物上连载过,并引起轰动。

许多澳华作家,很感激武力在《大世界》发表了他们的作品,激励他们后来继续的文学创作活动。例如,《大世界》发表了墨尔本诗人欧阳昱在澳所写的第一首诗;现为悉尼大学孔子学院经理金杏也在这里发表了她在澳的第一篇小说《悉尼的故事》;李玮早期一部表现“人的本性的暴露”的长篇小说《遗失的人性》首先在这里发表,后来在1994年再由北京出版社出版;刘海鸥(笔名凌之)第一篇作品《手术》也是先登在《大世界》上,中国《当代》杂志编辑看了十分激赏,再度发表……

1991年元月,当年也是中国留澳学生的庄伟杰创办了《满江红》并任总编辑。这份月刊比较偏重于文学性。庄伟杰曾经一个人编辑、采访、设计、拉广告,他通过这个阵地展开广泛的征稿,团结和发现了很多志趣相投的华文作者。在最初的经营中,杂志影响力不断扩展,一度由月刊改成双周刊,发行全澳各大主要城市乃至新西兰,在五年时间里出版了七十多期。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满江红》不仅在文化推广上取得一些成功,更重要的是庄伟杰因为杂志而广结善缘,为以后的文学活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组建满江红出版公司,1994年两次与中国出版贸易总公司联袂举办中国图书文化展览会,开中国大陆版图书在澳洲展销之先河。1996年春,他创办并主编了澳洲华人历史上的第一份商业性文化周报《唐人商报》。1998年他又策划主编澳洲华文文学历史上第一套大型图书《澳洲华文文学丛书》(五卷本),之后又策划主编了多卷本的《澳洲华文文学方阵》系列书籍等等,并同时担任澳洲国际华文出版社社长兼总编。

多才多艺、自号为“怪圣”的庄伟杰,不但奇怪而且杰出,他后来在中国读了博士又读了博士后,并常年在中国工作,在文学领域很有名气。对于澳华文坛,他主编出版《澳洲华文文学丛书》,可谓功不可没。我对这套丛书给予高度的评价,称之为“澳华文学史上的一块丰碑”。关于此套丛书,我将在后文再作介绍。(待续)(本文未经许可,请勿引用。)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