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印象柬埔寨

印象柬埔寨

来源: 作者:迪文 时间:2018-09-28 17:11:13 点击:

敲键时不免伤感,历历在目的情景难以形容。旅行是综合感性体验之后获得的认知享受,无论是历史的、文化的、艺术的还是来自于大自然的天工造就。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通过见识,所知道的国风与民情。

还是选要择重,在真实中抑情直表:

世界著名的自然遗产吴哥圣地,是旅行者倾慕向往的地方,它的神秘,它的风采,人类造物的经典在此汇聚,它无疑是亚洲土地上不朽的文明遗迹。亲历其中,才知道传说或书本与真实体验之间的距离。喜欢历史的朋友,也从中知晓了这片土地上两千年来三个王朝的兴衰、沉默与再现。吴哥王朝盛世鼎隆之后的迅即沦没,暹罗人(泰国人)不仅令吴哥王朝闻风向东南迁逃,更使吴哥窟在森林里沉睡了四百年,真是唏嘘感叹!

大小吴哥、巴肯山、巴方寺、空中宫殿、巴戎寺、圣皮度寺、茶胶寺、托玛依神庙,南北大门与西大门还有胜利之门及亡者之门等等等等,这些曾经辉煌过的吴哥王朝的旷世奇迹,展现的是高棉民族曾经的辉煌。翻开历史的长卷,高棉民族的吴哥王朝,其强盛时期超过了中南半岛上任何一个民族,它的版图含盖了整个老挝、大部分的越南与泰国以及一部分的缅甸,中南半岛一半的疆土均在其控制之下。

有关这长长的历史与信仰神力之后的惊世奇观,不可想象的智慧光芒限于篇幅无法尽述与深刻的剖析。总之,吴哥窟既是历史也是朝代风尘,既是建筑奇迹也是信仰与神力的天人之合,既是艺术也是圣殿祭坛。

历史遗迹带来的是赞叹与神奇,是人类长河中的一颗珍宝,它闪闪发光在中南半岛的柬埔寨,耀眼璀璨!

然而,在发现历史遗迹的同时,更无法忽略的是现实的目极,满目的贫穷和疮痍真有点不忍视睹!同一片土地上,不同的场景展现了不可想象的片段,那种触目惊心可以说是内心深深的刺痛!

在脚步随移的两天时间里,更为蹉伤的是这个国度的坎坷与磨难。这是近年来去过的最为贫穷的地方,它落魄与困苦的程度超出了想象。生活在澳洲这种优渥的环境里,感受那种状况,真觉得此行的意义。

作为全国第三大城市的吴哥窟所在城市暹粒,基本的月收入是一百二十美元,能有一百五十美元的月收入已属不错,甚至攀上了中上的阶层;在全年都处在三十多度气温的状况下,这里有超过75%的家庭连最普通的电风扇都买不起;景区乞讨的孩童基本上没有穿鞋的,一双双满是污垢的手,一副副祈求的眼神;相当部分的商业还保持在原始的棚蓬槁苇之下,风沙侵袭尘土飞扬,极其差劣的卫生条件;随处可见的“都都车”(电动的三轮车),无人陪护而满街遍地的孩子;泛滥的疾病(疟疾、伤寒、肝炎等)、不到六十岁的平均寿、频发的交通事故…….

不要忘记:这还是一个人口十五万、著名的吴哥窟所在地的全国第三大城市!这还是一个每年有三百多万游客参访的旅游胜地!这是被评价为世界七大文化遗产的古文明建筑群!

这个城市给人的印象是不尽的心酸!如果说,历史已经久远,兴衰的只是各种文明都曾有过的起伏。那么,今天的一幕又一幕,与二十一世纪有着天大的隔阂。

导游黄小姐是第三代华人,她的热情与朴素,她的坦白与诚恳总是那样的打动人。问她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她的回答是: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诉求,我们只希望不会再有战争。

是啊!这个国家有太多的灾难,从1940年日本入侵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已经使这个国家消耗殆尽。1975年,红色高棉赤风所向,实行坚壁清野的城乡改造运动与严酷的斗争迫害,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超过百万人被屠杀,这是人类近代史上非战争时期最骇人听闻的人性灭绝!内战,无休无止的内战,使这个国家满目疮痍饿殍遍野,生灵涂炭民蚁黄尘。直到1993年,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柬埔寨才举行了全国大选,更名国号为“柬埔寨王国”,西哈努克回国第二次成为国王。

凭感觉:这是一个严重贪腐的国度!黄小姐说:我们都知道,但我们无能为力,没有战争就是我们最大的奢求!

无奈与叹息!真想问一问现在的领导人洪森:自1980年就担任国家领导人直至今天,究竟为人民,为这个国家做了些什么?这位普遍被指称的独裁者,近年更在独裁的道路上狂奔,国际社会对此表示强烈的不满…

一个世界级的旅游胜地,一个数百万游客的城市,竟然是这等状况!想想也是,任何落后的地方必然是强权与独裁,也必然与贪污腐败结成连理!

不仅如此,还有更为悲催的:

距暹粒二十多公里的“洞里萨”湖可能少有人知晓,那里有六千五百多人的一个群落,他们长期漂居在“洞里萨”湖区,他们是越南南北战争以及越柬战争之后的一群孤儿,柬埔寨政府不接受他们,越南政府也将他们拒之门外,联合国也无从顾及。

洞里萨湖距暹粒近三十公里,距金边一百多公里由于洞里萨河、洞里萨湖、湄公河相交的这一大片水域的特殊水文特质,雨季的湖面面积是旱季的三倍,洞里萨湖又被称作中南半岛最大的淡水湖,这批自生自灭的人群,他们的生活就象游牧民族,所不同的只是他们随水漂居。

洞里萨河的水岸泊满了他们的船屋,水边的浮莲成了他们“绿色”的风景,这也是蚊虫与苍蝇的滋生地,黄色污浊的水面时常漂来被打散的莲叶,隆隆的机声在蓝天下显得刺耳。简陋不堪的船居外晾晒着破衣烂衫,孩童却在污水里嬉戏,那种笑声让人无法释怀。站在水里的妇人一次次的收起晚间撒下的鱼网,失望的眼神无力的期待着下一次的惊喜。风过偶尔,听到的是铁皮棚顶的铿锵凄厉之声,还有那遮挡的布帘拂耳而来“哗哗”之声。看到了国际救援机构筹建的教堂,看到了同样协办的“学校”,孩童们个个光着脚在地上爬来爬去,玩着弹子的游戏,还走到船外舀一瓢浑浊的水送进口里…

他们,他们的孩童死亡率极高;

他们,他们面对疾病时只能天天拜佛求神;

他们,他们的排泄与吃住都在这黄色的污水里;

他们,他们不被允许上岸;

他们,他们早被两国政府遗忘,只有杯水车薪的少数机构还偶有顾及……

什么叫惨象?什么叫绝望?什么叫真正意义上的自生自灭?这一切竟发生在二十一世纪,这一切绝对会促生悲悯,对于感性的人来讲更是同情泛滥与视觉底线的崩溃……

说实在的,在一个大米的产区,五十公斤一袋的大米要五十美元,一盒方便面要二十美元,应该有点离谱。但是,当所有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相信每个人都不会袖手旁观拂袖而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拼上全身的力气去扛那一袋袋五十公斤的大米,搬过一箱箱的方便面,这是还能做到的,无须想得太多只为一刻的所见!

友人在微信的交流中表达了关切,对此只能默默的写道:因为不想辜负自己留下的泪水,决定留下一刻,解囊相助,不为什么,只希望那些孩子可以吃上米饭,可以吃上我们偶尔会吃的方便面……

或许:这大米,这价格,这个设置.....

已经无此必要去深究,如果想钻牛角尖,大可以花上大堆的时间而什么都没有做!宁可因同情而万一的适反,因为这是可以自问的欣慰!

记得很久以前,去过美斯乐,那里有一群当年国民党军队残部的后代,他们流淌着中华的血液,他们的上辈与我们的上辈有着同样的时遇,所异的只是命运的不同安排。他们的遭遇曾经惨不忍目睹,他们也是国际孤儿。还记得费玉清有一首关于美斯乐的歌:在遥远的中南半岛有几个小小的村落,有一群中国人在那里生活,流落的中华儿女在别人的土地上日子难过饱受战争的折磨,关心她美斯乐!看我们该作些什么?帮助她,美斯乐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所幸的是,这群人最后得到了善后,成为了泰国公民,与他们的后代交谈,终于感受到欣慰。然而,洞里萨湖区的难民,这一群人,他们的惨况,他们的煎熬……

带着伤感离开这里,没有想到柬越之行会有这样的文字与心楚。思考,再思考。凡受赤潮侵袭的地方,凡有赤祸的地方,必有惨绝人寰的景象和耸人听闻。无法平抑,只能以想象中的一丝期望去平复:希望东方升起的太阳尽早的普照到这里,让一个潮湿阴气与灰暗污浊的地方有阳光的照暖,让光明照亮依然混沌的道路,把未来送到这里…

为他们祈祷,愿这里的人们早日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