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澳华文学漫谈】风雨澳洲路:澳华留学生文学

【澳华文学漫谈】风雨澳洲路:澳华留学生文学

来源: 作者:何与怀 时间:2018-09-28 17:10:15 点击:

要了解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留学生旅澳生活,不能不看刘维群博士的报告文学集《风雨澳洲路》,这是他在担任《东华时报》总编辑期间完成的两部大著中的一部,2000年1月由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全书共有九篇实录,顺次如下:《此事古难全》、《强迫遣返令》、《寻访“失意者”》、《墨尔本之恋》、《“二八论”风波》、《洋情人之死》、《移民澳洲路》、《居留权之争》和《十年磨一剑》。

在书中,你会看到轰动一时的1992年“中国留学生团聚官司”。那年7月,一个叫王瑛的女人从她被关押的移民局羁留中心喊出“苍天,救救我”。文章登在中文报刊后,她本来要在悉尼与之团聚的丈夫江水东随即发表一篇题为《团聚官司?》的文章进行驳斥。悉尼华文传媒用醒目的标题点出这场官司的核心问题:合法签证、非法入境,财产女儿──谁属?正牌妻子、合法同居,法律道德──谁赢?苏轼词曰:“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这是一个令人惆怅困惑的悲剧。

1992年还发生一件大事:众多中国留澳学生在吴建忠(即“阿忠”)领头下,组织了一个称为“中国留学生特别委员会”,为一位叫贾一明的同学鸣不平。当时,一场强迫遣返行动在悉尼维拉伍德羁留中心展开,遭遣返的贾一明已经在澳洲居住了数年,他用剃刀割脉企图自杀,以此极端方式向澳洲政府表示满腔的悲愤。同学们在抗议示威过程中不幸还搭上两条人命。当时数万名中国留澳学生曾经有过多少可歌可泣的经历!作者深怀感佩地在这个实录的题记说:“湍湍激流中跃出一团急浪。我把这浪撷取下来,献给那些曾击水中流的弄潮儿。”

《风雨澳洲路》中有两篇实录涉及到中国留澳生武力和他任主编的悉尼留学生杂志《大世界》。1993年6月19日下午,应《大世界》之邀,作为澳洲英文九号电视台预选的“失意者”的管大伟、梁辉、石燕、王惠民和史宏等五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交谈并被大肆宣扬。那一段时间,澳洲的新闻传媒围绕在澳的中国留学生的话题,突然热闹了好一阵。而这一切,都由武力写了一本纪实性小说集《娶个外国女人做太太》引起。这本书反映了数万名中国人在澳洲艰难曲折而颇为离奇的人生道路。的确,如刘维群所说:“回忆或能淡忘,然而历史不会泯灭。”

1994年的“‘二八论’风波”,也因《大世界》在那年一月号发表了一位悉尼留学生女作家的文章而起。她说:“做爱精彩的西方男人到处都是,十个中起码有八个精彩,两个马马虎虎;中国男人是十个中两个马马虎虎,八个很糟糕。”这个“二八论”一出,引发一场熙熙攘攘的关于中西男人性能力比较的辩论,澳洲九号电视台也来凑热闹。这篇实录的引语是《红楼梦》薛蟠曾经行过的酒令:“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粗俗不堪的薛蟠大少的酒令另外还有三句,作者似乎以此暗示他对“二八论”的看法。

中国留澳学生中的性爱情仇自然少不了也是本书的内容。有在1994年传诵一时的“墨尔本之恋”。那年元月底,蜚声大陆艺坛的刘晓庆、朱明瑛、周洁、马季等分别应澳华侨领黄庆辉父子邀请,从中国和美国飞来参加澳洲华人春节联欢会。悉尼一时名人荟萃、盛事频生。独居十四年之久的朱明瑛,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或者更准确一点说,在数个小时当中,便坠入爱河,而男主角是悉尼一名来自上海郊县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后来引出了一个震动澳洲乃至全球华人的颇富浪漫、传奇色彩的故事。(本文未经许可,请勿引用)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