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澳华文学漫谈】难民文学:澳华文坛成型前后的四部长篇作品

【澳华文学漫谈】难民文学:澳华文坛成型前后的四部长篇作品

来源: 作者:何与怀 时间:2018-09-20 10:50:59 点击:

(上)

华人来澳已有两百年历史,在此期间,当然零星出现过一些华文文学作品。久远的暂且不说,本文只谈谈澳洲1973年结束“白澳政策”特别是1977年开始大量接收东南亚“难民”之后的有关情况。最明显的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华文传媒有了发展的空间因而也增加了文学的园地。在悉尼,1982年《星岛日报》澳洲版创刊;1986年《华声报》面世(后来出售并易名为《澳洲日报》);1987年《澳洲新报》出版。在墨尔本,1988年《海潮报》创办。至于刊物,当时全国有二份,即墨尔本的《海外风》(1982年创办)与《汉声》(1985年创办)。这些报纸杂志不时刊登一些作者的文学作品。其中三位,还在澳洲发行了文学单行本,在澳华文化界溅起了涟漪。他们是:黄潮平(林雄)、黄惠元(黎树)、黄玉液(心水)。这三位均在墨尔本定居的作家原来都是来自东南亚的“难民”,他们当时出版的作品,无论从其内容、主旨还是从作者的身份看,皆可以称之为“难民文学”。

黄潮平笔名林雄、林革、澳华。出生于中国广东,童年随母移居柬埔寨与父亲团聚。在柬国完成高中课程,并进修中国厦门函授大学语文进修班。曾任教师、特约记者。1981年10月移民澳大利亚。抵澳后当过工人、商人,以及国会议员助理等。1992年4月,黄潮平与文友筹组的作家协会正式成立,定名为“澳洲华文作家协会”。他曾任该会财政兼墨尔本分会秘书,以及墨尔本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主要著作有长篇纪实文学《难忘的回忆》、中篇纪实文学《爱恨》,及约四百篇散文、诗歌、短篇小说、随笔、时事评论、政治评论等。

《难忘的回忆》是黄潮平以笔名林雄于1987年在台湾侨联出版社出版(2010年改编电子版)的作品。全书十三章,是他亲身经历的记载,完全是第一手数据,真实反映了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柬埔寨杀人魔王波尔布持统治该国的情形,并记载民众逃难途中的惊险和艰辛,以及自己争取出国的曲折过程。黄潮平确信,在波尔布持的暴政下,全柬三分之一以上(即二百万人以上)的人口已进了鬼域——被屠杀及被迫饿死、被迫病死、被迫害致死即骇人听闻的“非正常死亡”。他撰写此书,是受到历史使命感的驱使,要为二战以后人类历史上遭受最大灾难的华人同胞与当地人民向国际社会控诉,理由是他还幸运活着。他说,由于条件的限制(没笔、没纸、没墨、没有相机、没有录音机、无法走动等),故只能凭记忆“凑成”,实感遗憾。他也知道当年自己的文学修养低,不足以担负如此重任,所以只能尽力而为。在其《后记》中,黄潮平深深感谢澳大利亚政府的仁慈收容,使他脱离苦海,恢复人生由由,过着人应过的生活。

(中)

1985年5月,黄惠元以筆名黎树出版了《苦海情鸳——血泪浸湿的高棉农村》(香港新亚洲公司印刷),这是澳华文学最早问世的長篇小说。2013年,《苦海情鸳》出版中英对照本(英文书名为Red Shadow),由美国科发出版集团公司世界华人周刊出版公司出版。

黄惠元祖籍中国福建南安,童年时随母亲移居越南与父亲团聚,中学毕业后任堤岸(现名胡志明市)《大夏日报》記者、编辑。后移居柬埔寨,从事教育工作和华文报纸主编。正当他事业一帆风顺之时,柬埔寨局势风云突变,先是朗诺政变,后是红色高棉掌权,期间饱受苦难,四名儿女被害。1980年携妻儿逃至泰国难民营,1981年为澳大利亚接收。定居墨尔本后,曾在一家发电厂做工。1986年他再投身报业,任《澳洲日报》主笔兼驻墨尔本代表,2002年《澳洲日报》增刊《墨尔本日报》后不久,担任《墨尔本日报》的副社长。业余他仍然从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苦海情鸳》、散文集《异国家乡》和《人生欣旅》等。作品多次获奖。

明亮与婉娜是《苦海情鸳》的男女主角,贯穿全篇、结构全书情节的一条主线就是他们二人的坚贞爱情。如书名“苦海情鸳”所示,所谓患难见真情,在苦海中的爱情才显出它的伟力。爱情给予彼此以力量,让他们能够以苦为乐,并支撑他们顽强地活下去。围绕着主要人物,小说还塑造了一个群雕像——一大批纯朴善良的柬埔寨人民。这些普通百姓,有的出场就那么一瞬间,然而他们身上所闪耀的人性光辉,与红色高棉的黑暗形成鲜明、强烈的对照。普通民众在严酷的重压下仍然维持压不垮的亲情、友情、爱情。红色高棉执行极左路线所犯下的种种惨绝人寰的罪行令人发指,而民众之间的温暖令人感动。作品饱含着对柬埔寨土地和人民的热爱。

《苦海情鸳》以其对红色高棉的滔天罪行的揭露震撼读者心灵。评论家认为,该书在艺术上还具有如下的特色:世态人情描摹逼真传神。小说中各种悲欢离合的场景俯拾皆是,借助于细腻的心理刻画与细节描绘,清晰生动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而且绝不重复,令读者的情绪也随着书中人物命运的沉浮而跌宕起伏。乡村景物描写也相当精彩,人物语言准确,传神,生动活泼。

《苦海情鸳》是以黄惠元的亲身经历为素材写成的。他在自序中这样写道:“这本书是把耳闻目睹的无数事实,用小说的形式描叙出来。……倘若有朝一日历史学家在写这人类社会史上最悲惨、最黑暗的一页史实时,能从本书找到一些资料,作为写作前的参考,我就如愿以偿了。”黄惠元的本意是希望读者把这部书当作史实来读,而不是当作小说来读。既然如此,或者我们可以来个马后炮:如果这部书不是以具有虚构性的小说体裁写成而是以视真实性为第一要义的报告文学体裁写成,其社会效果可能会更大得多。

(下)

心水原名黄玉液,祖籍福建同安,出生于湄公河畔,是越南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风笛诗社的首批成员之一。1978年,全家逃难抵印度尼西亚,翌年作为难民移居澳大利亚墨尔本。

1986年中,心水忍受右手肌肉工伤疼痛之苦,化一年工余之暇,把个人在南越沦陷后度过三年多的点点滴滴见闻,用长篇小说文体写下十五万字书稿,请妻子带去香港售卖版权。结果,1988年9月,这部书名为《沉城惊梦》的作品成功在香港天地图书公司旗下的大地出版社出版(2014年7月在台湾再版)。按撰序人廖蕰山先生所说,此书以1975年南越山河变色为经,以作者本身虎口余生为纬,这是过来人现身说法,情真事确,泪血淋漓,其感染人之处,已经不在乎平常词清藻绘之间。心水自己说,其著书之目的,希望藉书中人物之惨痛教训,激发自由世界人民警惕,免致重蹈越南人民之覆辙。1989年,《沉城惊梦》获台湾侨联救国总会“华文著述奖”小说类首奖,心水成了澳华作家荣获此奖项的第一人。

作为《沉城惊梦》的续集,心水于1994年出版他抵澳后创作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怒海惊魂》(美国新大陆丛书出版;2011年5月在台湾再版,改名为《怒海惊魂30日》)。这部自传体小说讲述了一个惊险的传奇经历。1978年9月8日,心水一家再一次和许多越南华人一样,登上了投奔怒海的航船。就在这艘“南极星号”货船上,作为一介书生的心水,上演了“造反夺船”的惊人一幕,而后又演绎了现实版的《鲁宾逊漂流记》,在荒岛上苦苦支撑了十七天。评论家认为,《怒海惊魂》比起他第一部长篇《沉城惊梦》,无论在艺术技巧和视野上都更为开阔,更有力度,也更凝重。如果说“惊梦”主要是向读者提供一场充满灾难性的人生浩劫的纪实性历史备忘录,那么,“惊魂”展示了二十世纪特定的背景下那些遭遇不幸、离乡背井的难民在海上历险的一波三折的故事,不仅真实地反映了人在大自然力量中颠簸漂泊的求生愿望和对自由安宁的强烈向往,而且巧妙地浓缩了个人与社会关系所构成的矛盾。

心水这两部长篇小说为初具形态的澳华文学带来一片惊喜,也奠定了他在澳华文坛的地位,而且时间是这么早。总的看来,心水小说作品,其描写不以细腻见长,故事呈示线性发展脉络,文字平实,着重反映社会生活中的人性问题,有不少对人生的感悟和对事物的洞察力。写实性、批判性和强烈的人道精神,使他的小说具有较强的感染力。特别是,在《怒海惊魂》中,读者能感受到历史真实性、现实悲剧性和文学艺术性的有机结合。1995年,这部长篇小说让心水又一次荣获台湾侨联救国总会颁发的“华文著述奖”小说类首奖。

这些年来,心水笔耕不辍,创作各类文体作品,甚为丰厚,并多次获奖。2018年,澳大利亚华人文化团体联合会还向他敬颁“澳华文化界杰出贡献奖”。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