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俯瞰中国道路

俯瞰中国道路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8-08-30 10:29:50 点击:

美国发动贸易战。有人解读为一场对华“新冷战”的开端。

这个解读恐怕太过了。像特朗普目前这样不分敌友,棒打一片,哪像是搞冷战?有人解释,人家特朗普是“大智若愚”,关税大棒乱抡是虚晃一枪,意在先“统一西方”,然后再一同向中国开战。真的么?可这特朗普怎么看都不像“若愚”,更像“真愚”。

当然,下一位美国总统恐怕就不会愚了,确实有可能认真构筑一个全面遏制中国的国际阵线。主要动机恐怕就来自亨廷顿说的“文明冲突”。

世界主要文明间的冲突是历史事实,也是现实存在。尽管西方可算最先进的文明,却远远无法“收服”其他文明。自九一一后,旷日持久的反恐战根本看不到尽头。前苏联崩溃后的俄国也没有融入西方体系,还是个“准敌人”。而中国在韬光养晦中壮大后露出了真相:坚决走自己的路,绝不会跟随西方,而且还跃跃欲试,要以日渐强大的国力伸张利益诉求,很有向外扩张势力的苗头。尤其中国的力量持续快速膨胀,已经开始让“世界老大”美国感到了威胁。于是,确实有人在认真筹划遏制中国的“西方战略”。

但这里并不打算讨论贸易战和新冷战,只想在世界文明发展竞争的层面上对“中国道路”小结几句。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系列的两个极端。一位亲华的西方人士小心地找到了中性词汇描写二者的根本区别:横向结构和纵向结构。

西方社会由“平行的个人”组成,他们至少在理论上有平等的政治权利和人格。而中国呢,人都在“阶梯”上,他们对上有尊从和供奉的责任,对下则有权索取和管束。不仅中国的传统社会如此,今天仍在相当程度上保持这样。

横向结构的根本基础是平等,社会崇尚个人权利和自由。当然,个人自由的前提是限度:不能牺牲别人的自由。所以,法治也就成了必须:法律首先是每个人都要遵守的“社会公约”,而每个人因为珍爱自己的自由才更会自觉遵守公约。

而纵向社会不讲平等,法律是阶梯高层的人给下层定的“规矩”。而且,因为缺少守规矩的自觉性,在法律之外还必须有其它更有效的机制来固化社会的阶梯结构。最重要的就是由“上尊下卑”思想观念构筑的“范型”,由它铸造出家庭、宗族、社会阶层、官僚体制等等的阶梯,或叫链条。

西方自工业革命大步前进之后,就很看不上中国,尤其是“纵向结构”:它浸透着奴性,对上服服帖帖,对下威势凌人。它扼杀人的自由精神,窒息创造力和革新进步。它也被认为是中国长期停步不前,被西方远远甩在后面的主要原因。西方为自己的横向结构自豪又自信,认为这是西方文明的根本优势。

但是,近几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奇迹让人不能不审视:难道中国的纵向结构也改变了吗?

答案是:也许改善了一些,或叫松动?

毛泽东时代是又一个全社会被链条彻底锁紧的“朝代”。农村有人民公社、生产队,城里是各种工作单位,还有街道居委会,保证每个人都被连接在某根链条上,从言行到思想都有人来“领导”。阶梯顶端的毛一声令下就能贯彻到每个人,让所有链条动起来。而个人的自由意志被压缩到了极小。

邓小平“放松”了不少链条。有人称之“解放”,从思想观念到人身自由的解放,随之带来经济活动和生产力的解放。短短几十年,中国竟然有了一百多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出现了一批世界一流的企业家,如马云。

但是,今日的中国仍然属于“纵向结构”:党组织依然强大有效,社会的权力结构依然没变。所谓的“解放”只是给个人和制度增加了一些“鸟笼中的自由”。正因如此,不仅中国的经济奇迹需要寻找其它原因来解释,而且让西方的远见人士深深地陷入了忧虑:本来非常令人自信的西方文明优势,即横向结构对纵向结构的优势,不再那么牢靠了,西方不再能高枕无忧地保持领先了。

西方深深忧虑着“中国野心”:中国决心“复兴中华”,再次成为世界的“中央大国”。然后呢,会不会再次居高临下,把自己的“纵向结构”伸展到世界?

大多文明都强烈地自我肯定,力图在文明竞争中取胜,并随着胜利而增长“野心”。但有野心是一回事,是否有能力实现野心,从而值得让人担忧,完全是另一回事。目前提出新冷战的人就是承认:中国将要具有这种能力。

这个对中国潜力的判断有道理,因为中国已经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改变,早不再是那个两千年“一治一乱循环往复”的衰老中国,也摆脱了愚昧荒唐“瞎折腾”的毛泽东时代。

从邓小平开始的中国道路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发展可能性:

1、中国历史上头一回,发展经济被确定为举国第一的努力方向,完全改变了历代皇权的宗旨:只允许自家江山社稷所需要的经济规模,更扭转了毛泽东时代的“政治第一”、“以阶级斗争为纲”。

2、科学技术不再是不足道的“奇技淫巧”,而被提升到富国强国的核心关键,也不再用工农兵群众运动的儿戏般搞法,而是全面建设专业队伍,大投入地提升整条“科技发展链”:从人才培养到技术研发再到基础研究。

3、开放国门,如饥似渴地引进从资本到技术,从人才到企业,从理论到体制,一切被认为对经济发展有用的东西。也许“吃相不好看”,所以被扣上了盗取西方技术的帽子,这也反映出中国对外学习吸收的强烈意愿和能力。

如果真是上面这几条,再加上聪明能干、勤劳节俭的巨大人口就足以让中国成就了经济奇迹,那对西方不是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中国还会继续快速发展,真有可能变成世界老大。

不过,有些西方人还保持着自信和乐观,认为中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钻空子、抄近路、违规手段”,还利用了西方的疏忽和宽容。只消西方“严厉”起来,不再给中国“留空子”,中国奇迹就该结束了。

是不是这样呢?这个疑问可能只要十年八年就会初见分晓。

当前的贸易战即便缓解下来也会开启一个新局面,中国再也不会有贸易战之前那样有利的外部环境了。这将是对中国发展方式的严格检验,看看在美国或整个西方认为公平合理的国际经贸条件下,中国还能不能保持现在的发展势头,还能不能继续缩小与西方的科技差距?

如果中国确实能(这种概率不小),那么“中国道路”在人类文明发展层面上将投射出一个更大的疑问。

早期的“单一文明发展道路论”说,世界各种文明都在沿着同一条道路发展,而西方远远地走在前面。这被否定了。

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世界各种文明各有自己的发展道路。

但又有人说,进入“地球村”阶段,各种文明相互碰撞,行将融合为一体,结果将是先进的西方文明胜出。全球化将是西方化、美国化。这种说法又被否定了。

比如亨廷顿就认为,物质文明的全球化确实会发生,已经在发生,但文明的其它本质属性,比如信仰、价值观、社会体制,却很难改变。尤其世界上的几大主要文明还将长久地保持自己的本质属性,更将继续碰撞冲突。

即使真如亨廷顿所言,西方很多人仍然乐观,自信在文明的碰撞和冲突中西方文明稳占优势,能够长久地掌控世界大局和方向。

如今,中国道路冒了出来,会不会再次挑战西方的自信和乐观?中国会不会成为更具经济竞争力的“又一种新文明”,成为“世界老大”并掌控世界的方向?

也许认真对待这个疑问还太早。但是,提出“新冷战”和“全面遏制中国”的人分明早就在深深地为此忧虑。

这里不再做更多的猜测。一切有关未来的疑问都只能等待时间来揭晓答案。

本来到此该结束了,但笔者还想啰嗦几句。

中国的崛起为什么会引起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的强烈负面反应?原因当然很多。其中有没有中国人自己的问题?当然有。这里只举一例,看似不大,但“根子很深”。

这就是“粗野的中国游客”。各国游客都有粗野行为,但只要发生频率不大,就“瑕不掩瑜”。可一旦超过一定的比率和频率,尤其现在中国游客大军遍布全球,即便只是少数人大声喧哗、无序争抢、没有礼貌,不尊重人家的习俗法规,也会制造出一个整体名声:“粗野的中国人”。

而且,这个印象还会很自然地被用来推断中国整个社会整个国家的行为。人家自然要想:如果真出现一个强大到无法阻挡的中国,就这样不尊重他人权益,以自己的粗野方式来对待世界,那该多么吓人。

而且,这也不是少数国人“不讲文明”,加强教育就能解决的小问题。究其根源,就会追到根本的“纵向结构”。

很多“粗野的中国人”也讲礼貌,也会谦让,只是要回到他(她)自己所在的“链条”之中,比如工作单位、家族、朋友圈里。咱们国人行为举止的很多约束,尤其是自我约束,只存在于“链条”之中。出了链条呢,自我约束就不复存在,此时的行为准则就变成:只要行得通,就尽力地“个人利益最大化”,比如说,只要没人来管我,我就大呼大叫,我就抽烟,我就排队夹塞儿,我就连挤带抢,反正怎么方便怎么来,才不去考虑身旁那些陌生人的权益是否受到我的侵犯,甚至就是要在陌生人群中处处抢占先机,争得更多权益。纵向结构的社会本来就不讲平等。

而在横向结构的社会里,保证每个人的权益不受侵犯的唯一途径就是人人尊重他人的平等权益。

当然,也有不少中国游客讲礼貌,会照顾他人的权益,而且这样做的年轻人要明显多于“中国大妈、中国大爷”。这令人欣慰,但愿在一代人两代人的替换后,情况将根本地改变。

笔者衷心期盼中国人能变得礼貌和善谦让,这决不仅是“懂礼貌,讲文明”的表面小事,还意味着远为深刻的思想理念甚至社会结构的大变革。(系列完)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