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巴基斯坦大选:板球明星获选总理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巴基斯坦大选:板球明星获选总理

巴基斯坦大选:板球明星获选总理

来源: 作者:洪丕柱 时间:2018-08-09 11:24:44 点击:

据《卡拉奇时报》7月30日报道,巴基斯坦前板球名将、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Pakistan Tehreek-e-Insaf or PTI)主席,65岁的易姆兰⦁汗(Imran Khan)领导他的党获得在7月25日(周三)举行的2018年大选的胜利。他将于8月11日宣誓就职,他将面对巴国的经济困境、债务和金融危机。这个结果跌破了很多人的眼镜,因为成立于1996年的PTI虽有较长历史,但一直不是个大党,在上届国会(National Assembly)中仅占35席(巴基斯坦国会共有342个议席,其中272个议席在大选中由各选区直接选出,70个议席留给大选中得票5%以上的小党经协商给予他们中的非主流宗教10席和妇女60席,以便在国会能发出他们的声音);这次大选它获115席,成为获席位数最多的党,但离达到能独立组成政府的137席的简单多数还缺22席,只能同其他小党商量组成联合政府的事宜。易姆兰⦁汗对巴基斯坦电台说,他已同若干党派和独立议员就组成联合政府进行接触,并很快会从人民利益考虑,就任命首席部长做出决定。本次大选的选民投票率是51.77%。

同时,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的纳瓦兹-穆斯林联盟党或简称穆联(Pakistan Muslim League- Nawaz, or PML-N)和比拉瓦尔⦁布托(Bilawal Bhutto,已故布托夫人的儿子)领导的巴基斯坦人民党(Pakistan People’s Party,or PPP,比拉瓦尔⦁布托从2007年12月起任该党领袖)同意组成协调的联合策略,企图在国会让PTI过不了好日子。这次大选中,这两个党在国会获得的议席数为第二、第三。纳瓦兹-穆联党PML-N已就大选结果延迟两天才公布要求调查其中是否有阴谋(probe over “pull rigging”);若干宗教党派也要求重新举行大选,并威胁要抵制国会。但选委会说,大选结果的延迟公布系出于计票软件的技术问题,并无阴谋。

经民主选举担任前总理的纳瓦兹⦁谢里夫去年7月28日因涉嫌腐败案(无法解释其家族在海外的财富)受指控而在任期终止前被迫辞职,接受审判。后被最高法院判处十年监禁。8月1日国会选出阿巴西(Shahid Kuaqan Abbasi)任总理,直到该届政府完成任期的2018年5月31日,其后是竞选期。纳瓦兹⦁谢里夫辞职后,其弟设巴兹⦁谢里夫(Shehbaz Sharif)在今年三月接手成为该党领袖带领PML-N参加竞选。显然,谢里夫的腐败案使他的党的选票大量流失,以致在大选中败落。

巴基斯坦从1947年独立以来虽已经过了71个年头,但最初十多年里,巴基斯坦政局不很稳定,大部分时间实权掌握在军方手中,包括1969年作为总统掌权并实施军管(martial law)的陆军总司令叶海亚⦁汗将军(Gen. Yahya Khan)。我至今还记得我年轻时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叶海亚总统访华要求援助,毛主席接见他,毛一口就慷慨地答应给他五亿美元,猜想边上的周总理会急得冒汗,因为他知道当时中国经济因文革而非常困难。后来巴国又爆发了内战,即东巴革命,1971年东巴独立,成为孟加拉国国。在此期间,即在东巴独立后叶海亚交权给外长布托(Zulfika Ali Butto),他在1973年制订了一直沿用至今的巴基斯坦的第五部宪法(其后又做过修订)。自1973年至今的45年里,这次大选还只是第二次一个民选政府完成其五年任期并进行民主选举,选出下一任政府,因为在这45年里,巴基斯坦一半时间仍处于军方独裁者的统治下,比如由于布托过激的左派社会主义经济改革引起反对派的不满,在1977年大选中抵制已获胜的布托的人民党PPP,招致陆军总参谋长齐亚⦁哈克将军(Gen. Muhammad Zia ul-Haq)发动军事政变并在其后实施军管,直到1985年底齐亚答应举行大选还政于民才结束。政变后齐亚监禁了布托并在1979年将其判处绞刑。1988年齐亚死于飞机失事,同年举行大选,布托的遗孀布托夫人领导PPP赢得大选,成为巴基斯坦第一位女总理;但1990年布托夫人因被指控腐败和滥用职权而下台,在新的大选中反对党PML-N取得胜利,谢里夫成为总理。1999年,军方强人穆色拉夫将军(Gen. Pervez Musharraf)再次发动政变推翻谢里夫政府自认总统,穆色拉夫的军政府一直维持到2007年底穆色拉夫辞职并宣布2008年初进行大选。在竞选过程中PPP领袖布托夫人在2007年底遇刺身亡,但最后仍是PPP获胜,吉拉尼(Yousaf Raza Gillani)组成左派少数政府;五年后2013年的大选,谢里夫领导PML-N党获胜成为总理,这是第一次一个民选政府完成任期后通过大选移交权力。

欧盟的大选观察使命团(Election Observation Mission)在初步报告中就整个竞选和选举过程发表评论说“在大选前的竞选过程中明显缺乏平等机会(notable lack of equal opportunities),但在大选当天总的来说没有发现阴谋;然而特别是由于前总理的腐败案件,PML-N党受到了选民的批评”。按欧盟的评估,投票日的行动是透明的(transparent)。

在全国范围,大选在272个选区进行,每个选区选出一名国会议员(Member of the National Assembly or MNA。同时大选也在个四个省进行,每省选出他们的省议会议员(Members of the Provincial Assemblies or MPA)。选举结果,PTI无论所获选票数和议席数都成为国会最大的单个党。各省的选举结果是,PML-N 保住了在旁遮普省(Punjab)第一大党的地位,PTI 夺取了基波⦁帕通克瓦省(Khyber Pakhtunkhwa or KP),PPP赢得了信德省(Sindh),新成立的俾路支斯坦党(Balochistan Awami Party or BAP)成为俾路支斯坦省第一大党。

大选前的民调显示PML-N起先一路领先PTI,但慢慢地领先从11%逐渐减少,在竞选的最后几周被PTI反超,结果PTI凈获31.87%的选票,增14.95%;PML-N获24.40%的选票,获68席,掉了8.37%;PPP仅获13.05%的选票,掉了2.27%,获43席。

易姆兰⦁汗在获胜后,周一即去印度会见莫迪总理,并邀请莫迪参加他的就职典礼,希望在南亚同印度建立和平和共同发展的睦邻关系。印度内政部在一个声明中说:莫迪总理祝贺易姆兰⦁汗的当选以及他的党成为巴基斯坦国会第一大党,并表达他希望民主在巴基斯坦更深地扎根(take deeper roots in Pakistan)。易姆兰⦁汗并重申他对同全部南亚邻居和平相处、共同发展的愿景。在谢里夫执政期间,巴基斯坦靠拢中国,加上2016年发生的以巴基斯坦为基地的恐怖组织分子对印度的袭击,以及印度对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部分进行袭击,2017年巴基斯坦军事法庭又判处印度间谍亚特哈夫(Kulbhushan Jadhav)死刑,双方经常指责对方在实际控制线违反停战协议,造成平民伤亡,故巴印关系急剧下降(nose-dived),双方近年来没有进行过任何会谈。易姆兰⦁汗在当选后即主动访印,给人们以巴印关系即将改善的希望。易姆兰⦁汗甚至说,如果印度领袖已经准备好改善关系,我们也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你前进一步,我们会前进两步(we will take two steps forward)。PTI领导委员会说易姆兰也在考虑邀请南亚区域合作协会(South Asian Association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 or SAARC)的首脑参加他的就职宣誓典礼。

巴基斯坦的最重要的外交关系就是同印度的关系,历史上两国恩恩怨怨,打过仗,也为克什米尔争吵,2008年巴基斯坦国内的恐怖组织袭击孟买,造成150人死亡。易姆兰在获胜演说中谈到他获胜的结果一出来莫迪就打电话给他,说这是个值得欢迎的迹象,即两国关系会翻开新的一页。他说“印巴会共同努力翻开双边关系的新篇章”。易姆兰感谢莫迪的祝贺并强调争议应通过对话来解决,他说“战争和流血只会引起悲剧而不会解决争议”。他又说“改善巴印关系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good for all of us)”。两国关系从2014年以来就处于紧张状态,虽然2014年莫迪当选后前总理谢里夫也曾去德里参加他的宣誓就职仪式,2015年莫迪在外访时还顺道在拉哈尔停留,祝贺谢里夫生日。

巴基斯坦因其战略地位重要,常被各国争夺,包括美、前苏联、印、中、伊朗等。从历史来看,美国是巴基斯坦最大的援助国,是最早承认它的国家之一,又给巴提供了了最多的经援和军援,共达近千亿美元,光近15年就达333亿,也是仅次于中国的巴国第二大武器供应者,历史上巴国又曾协助过1972年尼克松访华。巴基斯坦同阿富汗、伊朗的关系也很微妙,它曾帮阿富汗抵抗前苏联入侵。美国同巴关系搞坏的一个原因是它曾反对巴国的核武计划,1998年巴基斯坦继1964年中国、1974年印度成了世界上第七个核武国。911后穆色拉夫当政时美巴关系改善,因巴国助美打击塔利班、基地组织和反恐,包括夹击从阿富汗撤退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美国也给它较多援助。但后来美国没有通知巴政府,就在巴突然袭击并击毙了本拉登,使巴不悦,觉得美国不信任它,没有同它联合行动,很丢面子。2018年特伦普要给巴国3.36亿经援和军援,以后还会给20亿,但近来特伦普又威胁要暂缓拨款,因为巴反恐不力、敷衍失职,要观其行动才给钱。美国要巴有效阻挡塔利班进入巴国,实际上塔利班控制着巴国西北同阿富汗南部相邻的俾路支省的很大地区,经常从这里向阿富汗发动恐袭。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几年前就因争取女童教育平等,被塔利班枪击几乎丧命。中国视巴为盟国,谢里夫上台后在巴建设一带一路项目中巴经济走廊,从铁路、地铁、港口到水库等,但亦造成巴国的财政困难。巴国欲想向国际货币组织IMF借款120亿美元,但美国务卿蓬佩欧反对IMF借钱给巴国。现在大家都在静观易姆兰如何处理同美中印三大国的关系、严重的经济困难和金融危机。

巴基斯坦政治分析家安月波(Mohammed Ayoob)在《卡拉奇时报》就大选结果发表一篇惊人的文章,说这一结果对军方再次干政简直是量身定做(tailor made),很容易让其再次介入政治,因为要靠小党和独立议员合作维持的易姆兰政府不会很稳定,国内经济形势又糟。他说,经济学家认为,一个少数政府不会很强大(will not be too powerful),一旦出乱子军方就会有借口干涉。巴国军方力量很强,对于控制局势也很有经验。他甚至怀疑军方有否操控了选举,成为“造王者(kingmaker)”,而历史上曾多次出现类似情况,比如齐亚哈克和穆色拉夫的军变。

巴基斯坦新总理易姆兰⦁汗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