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美国最血腥的战争〗4、北军全面进攻

〖美国最血腥的战争〗4、北军全面进攻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8-07-11 13:31:22 点击:

第一场交战的大败使整个北方震惊,但决没有服软。招兵的鼓点敲的更急更响。南方确实给了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这并不是一场容易取胜的战争。

林肯和他的内阁开始认真采纳老将斯科特(Scott)的战略:从海上封锁南方的各港口,然后三路进攻:东线由华盛顿指向瑞士满,中西线由肯特基指向田纳西和南方的中部,再往西由海军控制密西西比河,割断南方邦联与远西部的联系,并伺机攻占南方最大的城市-新奥尔良,从空虚的下腹部给南方狠狠的一击。

但当务之急是稳定华盛顿,训练波托马克军团(新组建的军队以附近的一条河命名)。

林肯痛感缺少帅材,吃了败仗的麦克多瓦显然不称职。换谁呢?林肯换上了刚在西弗吉尼亚打了两场小胜仗的麦克莱伦(McClellan)。

麦克莱伦出手不凡,很快就使乱军重整旗鼓。仅仅几个月功夫,一支十多万人的大军出现了。是纪律严整士气高昂的军队,而不再是乱哄哄的新兵。麦克莱伦当时仅34岁,西点军校毕业,相貌俊雅,身材却不高,所以极爱骑马,在马上才更显威严。他深得士兵爱戴,所到之处一片欢呼。他骑在马上挥手的英姿为他赢得了‘年轻拿破伦’的美称。不久,他就公开检阅训练好的部队,于是市民们为整齐的部队和他们的‘小麦克’齐声喝彩。

林肯看到这支几乎是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部队极为高兴,但更希望他们能早日出战。但无论他如何建议和催促,麦克莱伦总有理由拒绝,说要作好一切准备,不战则已,一战就要拿下瑞士满,摧毁整个南方邦联。他总说对面的敌人多于他,至少有15万人。林肯就不断为他增加兵员,以致达到17万。实际上对面的敌军只有他的三分之一。他一抱怨缺少什么武器装备,林肯就马上设法满足他。他暗示自己的指挥受到总司令斯科特的干扰,林肯就批准斯科特辞职,提升麦克莱伦为联邦军总司令并兼任波托马克军团司令。全权在握,他该出战了吧?但冬季的来临又是最好的避战理由。

林肯的耐心是因为他相信一表人才的麦克莱伦能在战场上表现非凡。一个夜晚,林肯和国务卿西沃德来找麦克莱伦,但碰巧他去参加一个婚礼了。等了一个多钟头后,仆人传话说总司令回来了,但是太累了,已经上床就寝。西沃德气得发抖,而林肯却平静地离开了,还说:‘只要麦克莱伦能打胜仗,我情愿为他牵马’。

麦克莱伦是民主党人,又同情奴隶制。这使共和党政府对他按兵不动的理由产生了怀疑。而林肯则拼命看军事书籍,以便以内行的眼光来审视将军们的军事计划。

正当东部无战事,西部却打了几仗,但联邦军败多胜少。西线总司令弗里芒特更像个政治家而不像个将军。林肯撤掉他换上了哈勒克(Halleck)将军。

与陆军的连续受挫相比,海军却表现不凡。他们利用压倒的海上优势连续出击,攻占了南方的几个岛屿和港口要塞,还抓住了南方邦联派驻英法的代表。这两位代表准备乘英国轮船赴英,却被联邦海军截获。北方一片欢腾,英国却发出了战争威胁。虽然从民众到政府都不愿向英国屈服,但林肯为了不同时进行两场战争,放掉了那两位代表。

到1862年初,林肯再也无法忍受麦克莱伦的按兵不动。1月27日他签署了第一号总作战令,要求海陆军在2月22日(华盛顿诞辰)发动全面进攻。也许这又过于急躁了,但林肯担心如果不把南方邦联尽快打垮,欧洲各国就会承认它。

西线的格兰特准将第一个积极执行林肯的作战令。他带着军队从肯特基向田纳西进攻,几场激战之后把敌人紧紧包围。当失去信心的敌人来商讨投降条件,格兰特的回答是:‘没有条件,只接受立即无条件投降’。结果,1万5千多南方邦联军投降了。这是到此为止联邦军取得的最大胜利。北方再次欢腾。林肯把格兰特提升为少将。

林肯的一再催促,包括免去联邦军总司令职位的威胁,终于使麦克莱伦明白不行动不行了。但他决不想从华盛顿径直向瑞士满进攻,他坚信敌人已经在正面布下了天罗地网。所以他要迂回作战。3月17日,已经训练了7个多月的波托马克军团行动了。400条船运了整整3个星期,才把这支装备精良的大军运到了瑞士满东面130公里外的海边,麦克莱伦要从这里沿着一个半岛向西进攻瑞士满。登陆的大军包括12万1千多人,1万4千多匹马和骡子,1150辆大车,44个炮兵连的大炮和弹药,74辆救护车,轻便浮桥,大批的给养,帐篷,电话线。

麦克莱伦的方向选对了,挡在他的12万大军和瑞士满之间仅有1万1千南军,他们决不是对手,瑞士满已是囊中之物。但这支南军的指挥官麦古德(Magruder)的业余爱好是演戏,他此时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到了极点。他把军队四处调动,大建营地大挖战壕,好像防线极长。他的军乐队拼命演奏直到深夜,几个营的士兵反复的检阅,到处绕着圈子。

麦克莱伦经过仔细侦察认定敌人已经把全部兵力调过来了,‘估计在10万人,也许更多’。于是决定挖更多更好的战壕与之对峙,同时向林肯要求援兵。林肯催促他发起攻击,他不加理睬,还私下说:要进攻请林肯自己来试试。终于,援兵到了,但却是对方,南军的援兵。南军司令约翰斯顿将军简直不相信竟有这么好的运气,还能看到本来会被北军一口吞掉的麦古德。

正当东线对峙着,在西线的Shiloh展开了一场大血战。刚取得胜利的格兰特和4万2千军队正在等待援兵,然后再图进军。谁知刚吃了败仗的南军却决定在北军得到增援之前就把它打垮。他们4月6日清晨开始进攻,反复的冲锋反冲锋,一片片的倒下,又一队队的补上去。双方都有不少第一次上战场的新兵,都发生了胆怯的逃窜,也又都有顽强的抵抗。南军人数略占优势,攻势也占了上风,他们几次都认为胜利已经到手,认为北军已经被狠狠的痛揍,按一切常规它应当撤退或崩溃了,但它没有。6日夜晚,在一场大雨之前北方的2万5千援军赶到,格兰特又凑起了5万人马于7日清晨向南军只剩3万多的疲惫之军反攻。南军节节后退,但直到下午3点经过一次次恶战才终于全线撤退。

北军追了一会便停下来,然后就再也起不来了,东倒西歪睡在泥泞里。南军则东摇西晃踏着泥泞逃去。北军胜了,但却是一场惨淡的胜利,因为代价太大了。双方各自的死伤都在1万人以上,北军的伤亡甚至比南军还多。6日夜晚伤兵的呼号曾彻夜不停,让活着的士兵难以入睡。在死尸最多的地段‘可以踩着尸体到处走而不碰地面’。这是到此时为止伤亡最惨重的一战。有人称格兰特为‘屠夫’。西线总司令哈勒克解除了他的军职,说格兰特酗酒误事。

与此同时,西线的另一支北军在波普(POPE)的率领下攻占了密西西比河上的一个重要据点-10号岛。这使北军的24艘船组成的舰队可以沿河而下。4月24日夜间,舰队闯过了南方设有重炮的要塞和拦河木障,然后逼向新奥尔良。在击沉了6艘南方战船之后,南方最大的城市最繁忙的海港-新奥尔良投降了。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南方军队防守。打击是沉重的。北方的舰队司令法拉格特被提升为北方的第一名海军少将。

当西线大战时,东线的波托马克大军却一直在战壕里蹲到5月3日,麦克莱伦才总算把成百的大炮巨炮布置停当,准备5月5日轰击敌人。可就在前一夜,敌人却先开炮了,一通猛轰之后撤的光光的。麦克莱伦声称取得了胜利,并鼓起勇气跟了上去。经过几场战斗波托马克大军稳步接近了瑞士满-南方邦联的首都,最近距离不到10公里,城里的教堂清晰可见。瑞士满一片恐慌,邦联国会撤走了,总统夫人带着孩子走了,大批市民逃了。

面对强大的波托马克军团,瑞士满似乎保不住了。然而,麦克莱伦又停了下来,认为敌人以三比二多于他,而实际的比例恰恰相反。他要求再派4万援兵来,不然无法进攻。陆军部长斯坦顿大为光火,说麦克莱伦:‘如果他有100万人,就会发誓敌人有200万,然后坐下来要求300万’。

附近确实有三支联邦军队,但都无法增援,因为自顾不暇。在第一次南北大战中获得‘石墙’称号的南军杰克逊将军率着1万7千人大打运动战,声东击西,一个月里走了700多公里路,造成联邦军7千人的伤亡,缴获了大批军用物资,还吸引住4万多人。

5月31日,波托马克大军与瑞士满附近的南军大战(称‘七棵松之战’),南军伤亡6千多,北军5千多,应该说是北军的小胜。但麦克莱伦却说:‘我真不愿看那可恶的战场,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可怜的伤员。这样伤亡惨重的胜利对我毫无诱人之处’。

由于约翰斯顿受了伤,南军司令换上了罗伯特•李。他先派出1200名骑兵大肆骚扰北军。但麦克莱伦还是按部就班布置好军队准备向瑞士满进攻。可又是南军先动手了,6月26日南军发起进攻,并攻占了预定目标,但伤亡惨重。波托马克军团确实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且人数占据完全优势。但罗伯特•李不为所动,连续7天猛攻,以伤亡2万人的代价把波托马克军团赶回了海边。

北军的伤亡仅1万1千人,远少于南军。但麦克莱伦却不想反攻,他抱怨华盛顿没有支援他,认为敌人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他。其实南军数量仅是他的一半。麦克莱伦要求再增兵5万,后来又说10万,不然就不能进攻。林肯无法满足他,于是只好撤兵。波托马克军团撤回了华盛顿。

整个战役失败了,瑞士满仍是南方邦联的首都。(待续)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