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墨西哥左转,会成为委内瑞拉第二吗?

墨西哥左转,会成为委内瑞拉第二吗?

来源: 作者:洪丕柱 时间:2018-07-11 13:29:50 点击:

7月1日,墨西哥举行大选。选情毫无悬念就确定了:开票才两小时,所有其他候选人都已认输:初步结果显示,前墨西哥市长、64岁的左翼候选人安德烈斯‧曼纽埃尔‧洛佩兹‧奥佛拉道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人们亲切地叫他AMLO,即用他名字的所有首字母拼出)以压倒优势胜出,超出第二、三名候选人票数一倍以上!美国总统特伦普在第一时间就主动发推特向他发出祝贺并期望同他一起工作,做很多有益于美国和墨西哥的事情。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给他发去贺电说“加墨两国分享共同的目标,两国人民间有强劲的联系,我们互利的贸易关系是其他国家羡慕的。我切盼同你、你的政府和墨西哥国会密切合作,建立两国间充满生气的伙伴关系(vibrant partnership),使之有利于双方经济成长,推进人权和平等。”

次日选委会发表的获票统计数表明奥佛拉道尔获票53.8%。选委会并说有62.7%的选民参加了投票。现任总统聂拓(Enrique Peña Nieto)打电话向他表示祝贺,并承诺帮助他作有序的过度。按墨西哥法律,当选总统要五个月后,即12月1日才正式上任。今次大选的另三名主要候选人:执政党革命制度党(Institutional Revolution Party,PRI,中左,从1929到2000年、2013年到2018年执政)候选人胡塞‧安东尼奥‧梅亚德、独立候选人海梅‧罗德里格斯‧卡尔德隆、国家行动党(National Action Party,PAN,右翼保守,2001到2012年执政)所在联盟的候选人里卡多‧阿拿亚当的获票率分别为22.8%、16.3%、5.5%。

当晚首都墨西哥城举行盛大庆祝活动,奥佛拉道尔对支持者们说:“今天,他们承认我们获胜!像革命一样深刻的变革(profound change as revolution)将要到来,但这是非暴力的变革。”他还说要寻求同美国建立新的友好关系,“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支持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同胞。”可以预言墨西哥将要发生可能是相当根本性向左转的变化。

洛佩兹‧奥佛拉道尔于1953年11月13日出生在南方农业小区的一个店主家庭。2000年他当选为墨西哥市长。他当市长的口碑甚佳,在贫穷地区建立了一些学校。他曾于2006和2012年两次参选总统,均告失败。这次他以自己创建于2014年的左翼反建制派(anti-establishment)的国家更新运动党(National Regeneration Movement Party,Morena)领导的一个三党联盟参选,获得成功,改变了墨国的被他称为权力黑手党(mafia of power)的两大党垄断政治的局面,因为这两大党都没有能消除腐败、毒品和暴力,从而被选民抛弃。据信联盟党同时获得了两院的多数。

墨西哥是个幅员较宽广、人口较多、资源较丰富的国家。它面积近200万(197.3)平方公里,人口1亿2千多万(2017年);经济上它早已跨越人均过万美元的中等收入陷阱,是拉美20多国中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巴西,世界第15-16大经济体。但因为它贫富差距较大(基尼指数48.2),相当多人口的收入仍处于贫困线以下,所以犯罪率和偷渡(进入美国)率都较高。

落在当选总统身上的国内外问题如山。他首先需要对付国内“邪恶”(evil)的腐败、停滞的经济增长、贫富不均、严重的贩毒、暴力和社会安全等问题;同美国的关系也是人们都等着瞧的重要问题,因为美国正在造墙阻挡非法墨西哥移民和毒品流入美国,而特伦普不久前又提出将对墨、加进入美国的钢铝产品增加关税,还有关于加、美、墨三国的北美自贸协议(NAFTA)的重新谈判问题(他曾威胁要退出NAFTA)。人们要看左派的他想同美国建立怎样的“新的友好关系”。

AMLO告诉选民他能应对这些问题。他说他会尊重人民的自由,不会寻求建立无论公开的或隐蔽的独裁政治。他号召所有墨西哥人和解(reconcile)。他首要的承诺是消除腐败。他说“腐败是堕落的政治体制(decadent political regime)的产物,我们充分知道政治体制的邪恶是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的主要原因。而我国的暴力亦同腐败有关。”他坚持凡涉及腐败的人,一个也不会逃过处罚,哪怕是“战友”(brothers-in-arms)甚至包括总统自己。

第二个重要的问题是暴力。墨国当前的暴力是创纪录的:去年有29000人遭谋杀;今年光在这次竞选过程中就有130名竞争全国、34个州以及地方政府的3400多个职位的候选人和各党工作人员遭谋杀。墨西哥国会两院有128名参议员和500名议员(deputies in Congress)。同暴力有关的是贩毒和毒枭。奥佛拉道尔承诺每天一大早第一件事会是同治安内阁的成员开会,会将安全问题处于统一指挥之下。他并说会同联合国代表、人权组织和宗教组织(墨西哥主要宗教是罗马天主教)一起努力,降低国内恶性案件和谋杀率。不过对于黑帮和暴力,他不拟采用革命行动党候选人梅亚德所宣称的军事打击的手段,而想采用绥靖政策如大赦来开化引导他们。问题是在去年12月的一次民调中,2/3的选民不赞同他对黑帮人士采用大赦的办法。所以他虽取得大选胜利却并不意味着选民认可他处理黑社会的方法。

对墨西哥的8900万的选民来说,今次大选是对政治精英治国及其制定的经济方向的一次重要的“全民公决”,它看来会对墨国的政治和经济走向做出重大变更,而这特别会得到渴望变革的年轻人的支持,他们对本国的腐败、猖獗的毒品、毒品走私和暴力行为十分厌恶。他们的投票在今次大选中起了重大作用。按选委会数据,光首次参加投票的18至23岁的青年选民数就达1300万人。年轻选民穆努兹(Maria del Carmen Munoz)对CNN说她在前两次大选中都投了ALMO,“我长期以来就支持他因为我信任他,因为政府已烂透了,我们年轻人必须有一位信得过的领袖、一位信得过的总统,他们很多人是在蔓延的腐败和毒品暴力的包围中成长起来的。我希望年轻人能在选择国家的方向中起重要作用。”

然后是经济和民生问题,特别是贫富悬殊问题。ALMO的主要政策包括:上任后即将老人抚恤金提高一倍,承诺提高最低工资,以减少贫富差距;他又承诺不会提高税收,这是对商界的安抚,说他会尊重私营企业,不会搞国有化。那么钱从何来?他说政府会对财务负责(fiscally disciplined),会将反贪所没收的钱用于民生,并会在NAFTA谈判中采取强硬态度。不过到底他会对大部分公民会带来什么好处,大家都在等着瞧,因为私人投资者在过去五年中享受了墨国丰富的石油资源和该国廉价劳动力的好处,美国制造业大鳄福特、IBM等在墨西哥设厂生产,这当然对就业有好处,他大概不会将他们赶走。据悉墨国工人比世界上其他国家工人工作时间都长,但相比于他们的北方邻国,工资甚低。近年来墨国的经济发展较慢,加上最近比绍对美元的汇率下滑,对经济更是雪上添霜,这会是对ALMO的重大挑战。竞选中他承诺节省政府开支,包括自己不会住进豪华的总统府(将它改成一个公园)、将自己工资减半、降低高官工资、减少工作人员、取消总统退休金、出售价值三亿美元的总统专机、减少出国访问等。这当然很好,但对经济发展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问题是人们尚不知道他的经济政策以及他的革命式的变更的风险如何。不过他的政治资本是他目前高涨的民意支持率。

墨美关系是墨西哥最重大的对外关系。大选中他猛烈批评特伦普,说特在边境将(非法墨西哥)移民的家庭分隔开来的做法是傲慢、种族主义、不负责任和非人性的(arrogant, irresponsible, racist and inhuman)。多年来,墨西哥合法、非法进入美国共有两千多万人,每年给墨国寄去八百多亿美元,是该国一笔可观的外汇收入。墨西哥政治分析家冒拉莱斯博士(Dr Fernando Nieto Morales)说,奥佛拉道尔会对美国采取更积极的态度,要美国尊重墨西哥,但也不会同特伦普直接对抗(confronting Trump directly),已有人在猜测这两位个性都很强的人如何能友好相处;人们还不了解他确切的策略是什么,对如何防止墨西哥人非法进入美国,他尚无具体办法,特别是特伦普因此曾说过造墙费用要墨西哥付,特伦普在大选时就访问过墨西哥,也是对聂拓总统这样说的,聂拓无言以对,使他威望大降,因为88%的墨西哥人说他对特伦普软弱。但如果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品仍在继续进入美国,迫使美国不得不造墙阻挡,奥佛拉道尔能不付造墙费用吗?目前他承诺要加强国内市场,生产国人需要的产品,让国人愿意在国内文化中同家人一起生活,以此降低偷渡率。新闻记者们将ALMO称为墨西哥的山德斯(Mexico's Bernie Sanders,山德斯是2016年希拉莉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对手)或考比(英国工党领袖),他们都是左翼政治家;但有些批评家认为他可能更像搞全民福利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尔,这就是为何有人担心他的左翼民粹主义会使墨西哥变成委内瑞拉第二(another Venezuela)。在我看来,ALMO没有本钱可以学查韦尔,因为当时的石油生产大国委内瑞拉是非常富有的,使查韦尔能够搞“社会主义”,然而到了第二代领导人马杜罗,委内瑞拉变成了一个极其贫穷的国家。而目前墨西哥并不具备搞查韦尔式的社会主义的财力,所以不用担心墨西哥会成为委内瑞拉第二。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