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一封张大千的长信和墨荷

一封张大千的长信和墨荷

来源: 作者:王亚法 时间:2018-03-08 14:26:19 点击:

在采访张大千家属的时候,我有缘拜阅了大千先生寄给家人和友朋的信札,有上百封之多,这些信札洋溢着大千先生对家山的思念之情,对兄长的孝悌之义,对子侄孙辈的怜爱之意,对友朋的关切之谊,读来无不叫人动容不语,哽咽欲泣……

在这些信件中,有一封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结束后,大陆政治略有松动时,大千先生写给三侄女张心素的家信,最为感人,全信六百五十八字,现全文抄录如下(注录为张心素次子晏良为先生所加):

心素三侄(1):

得香港友好转来九月二十五日函,戴最高度眼镜,字太小全看不见。由汝十二弟萝萝(2)重复读与叔听,一字一泪。叔岂不爱国者,舍手足子侄不归?至如来函所称杨李等辈(3),叔亦所不(耻)齿,有何可羡?叔归但为三叔四叔及汝辈耳,亦不要人接待,更谈不到尊重。只是目疾开刀,尚须作较长时间之休养。三叔四叔(4)大寿,不能赶回请准,至为痛心耳。 汝为叔最大侄女,从小最为疼爱,今乃不得相见,三叔四叔年老不能走,侄等亦不复能来看望汝叔耶?所要白癫药,数月前已由李七叔(5)挂号寄去三叔处,三叔回信云,并未收到。今 汝来信亦未提及。我想应无遗失之理。竟尔遗失,岂非怪事?年前侄为外孙(6)要理化书籍,叔遍托友,想尽办法,终不得寄到,相同一情形耳,叔最爱汝,每一想念,与雯姨及尕妹沛妹萝萝澄澄(7)言及,辙老泪纵横。国内既已放宽,侄可否请准出探亲,其旅用一切,叔当全部为汝备之,如何如何?八妹之子聪聪(8)极乖,明年高中毕业,学食及零用,约合二百余金,现已自开汽车,上学离家二三华里,买车一部第一期交五百美金,全由叔付出,以后月付数十元,由聪聪自付。彼晚间作事数小时,月可收入二三百元,在暑假中已赚得乙千余元,存入定期存款,将来可兑与汝八妹。其学食衣物等等,自有叔担负。其父母可勿挂虑也。侄有何需,随时函告,叔当尽力。汝满妹三四日即由巴西带其三岁之女莹莹前来省问叔与雯姨。尕妹亦有二子矣。本月亦拟归寕,惜不能见汝与嘉侄,庆裕两女为憾。叔老病又极忙,极不愿写信,今拉拉杂杂,不覚遂有三纸。叔他无所乐,惟萝萝之第四女绵绵(9)在叔身边,甚可喜也。

伟聪(11)同阅  八叔爰 十一月一日

嘉侄(12)阅后转与三姐

注:

1. “心素三侄”系指张善子先生之长女张心素,在子侄辈中排行第三,故而张大千先生称其为“三侄”。

2. “汝十二弟萝萝”指张葆萝,长期侍奉在大千身旁,在子侄辈中排行十二。

3. 张心素女士写给张大千先生写信,告知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博士回国访问,受到大陆政府热烈欢迎,传逹“国家热烈欢迎大千先生回国探亲之意。大千闻之,颇为不屑,故有“至如来函所称杨李等辈,叔亦所不(耻)齿,有何可羡?叔归但为三叔四叔及汝辈耳,亦不要人接待,更谈不到尊重。”之语。

4. 依照张家习俗,子侄辈按长辈排行,尊称张善子先生为阿爸,张丽诚先生为“三叔”,张文修先生为“四叔”,呼张大千为爸爸。

5. 张心素女士曾向大千先生乞购白癫药,先生委托李秋君之在香港的七弟李祖莱先生在购得,并寄回重庆,但张心素女士未曾收到,于是大千先生又请祖先生莱再购,并嘱寄给居住在简阳县洛带鎭的三哥张丽诚先生,由他收到后再转寄给张心素女士。但不知何故,最终张丽诚先生也未曾收到此药。

6. “侄为外孙”,指晏良为,张心素女士的次子,乳名渝安,系张大千先生所取,从小酷爱无线电技术。 1962年夏考入四川大学无线电系。 张心素女士在1963年初,函乞大千先生购买无线电技术书刊。大千先生托香港友人购得若许,装了几大木箱。但因中国海关拒絶入境,无法寄达,致使这些书刊存放在香港友人家多年。

7.   “雯姨”指大千先生四夫人徐雯波女士;“尕妹”和“沛妹” 是大千先生的女儿张心娴和张心沛,张心沛,又名“满妹”;“萝萝”指张葆萝(萝萝),“澄澄” 指张心澄(澄澄)。

8. 张心嘉(嘉德)女士系张善子先生的次女,在子侄辈中排行中排行第八,其子段聪(聪聪)1960年代初移居巴西,由张大千先生抚养,张葆萝李雪珂伉俪监护教养。

9. 张心庆女士为大千先生正夫人曾正蓉女士所出,张心裕女士为大千先生二夫人黄凝素所出。

10. 张德先(绵绵)系张葆萝先生之四女。

11. 晏伟聪先生系张心素女士夫君,张善子先生长婿。

12. “嘉侄”指张嘉德,张善子先生次女,张心素同父异母姐妹。

请容我翻译白话文如下:

心素三侄:

收到香港朋友转来你九月二十五日的来信,因字太小,叔戴了最高度数的眼镜,依然看不清,只好叫你十二弟葆罗念给我听,反复听了几遍,一字一泪,我当叔叔的,岂会不爱国,放着兄弟子侄在国内而不回来团聚?你信中所提到的杨振宁、李政道之流,是为我所不齿者,有什么可羡慕的,我如回来,只想见你三叔和四叔,以及你们子侄辈,不要他们接待,更不要他们尊重。我因眼病开刀,需要作长时间的休养。你三叔四叔做寿,我不能赶回同庆,心中非常难受。你是我的长侄女,小时候我就最疼爱你,至今不能相见。你三叔四叔年迈,行动方便,你们晚辈为何不来探望我呢?你要的治白癜风药,数月前我托李祖莱七叔买妥后,用挂号寄往你三叔除,你三叔来信说没有收到,你来信也未提及此事,这原不应该丢失的,竟然丢失了,真是怪事。年前侄外孙要的理化书籍,我托了好几个朋友买妥后,想尽办法都无法寄达。我最爱你,每当与雯波姨、尕妹、沛妹、萝萝、澄澄等一起提及你,我都老泪横流,国内政策既已放宽,你可否申请出来,所有费用由叔负责,如何?八妹(嘉德)的二字聪聪很乖,明年高中毕业,,学费及领用,约二百多美金,他现已学会开汽车,学校离家大约二三华里,他买车首期交五百美金,全由我支付,以后月付数十元,由他自己负责,他晚上出去打工,每月也有二三百元收入,在暑假中已经赚得一千多元,存银行作定期,将来可供你八妹(嘉德)零用。聪聪的生活费全由我负担,这样你八妹也可以省心了。你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写信告诉我,我回尽力满足你。满妹将于三、四日内带三岁的女儿莹莹,从巴西来探视我和你雯波姨妈。尕妹也已经有两个孩子了,本月也可能来探望我。遗憾的是不能见到你和嘉德二侄以及心庆和心裕两位女儿,我年老多病,平时极少写信,拉拉杂杂写来,不觉已有三张纸了。我平时无甚娱乐,只有萝萝的第四个女儿绵绵,常在身边,足以喜悦。

此信也给卫聪一阅。

嘉德侄阅毕此信,转交心素三姐。

这封信是研究大千情感生活的重要资料,弥足珍贵。

大千先生写此信不久,又托香港徐伯郊先生带了一幅在八德园时画的绛色墨荷图,送给张心素。并嘱徐伯郊转告,“万一心素紧急 需要用钱,可以卖掉来救急。”该图是大千在巴西八德园所绘,其时先生正值中年,笔力矫健,是画荷中的精品。

久闻长信和“墨荷”在心素三姑的哲嗣,晏良里、晏良为二位中表兄的手中,秘而不宣,视若珍宝,然而二位中表兄皆年近耄耋,我意不若将其割爱拱让,公诸于世,让研究张大千的学者,多份资料,让收藏家多份供奉,让收藏机构多份藏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岂不善乎,二位中表,不知然耶!

二〇一八年二月十一日于悉尼食薇斋北窗下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