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重庆 一 南京,澳大利亚驻华使馆旧址探访记

重庆 一 南京,澳大利亚驻华使馆旧址探访记

来源: 作者:郭存孝 时间:2018-03-02 15:08:10 点击:

中国与澳大利亚两国之间,原本只有清朝末年派遣中国总领事驻澳大利亚的政府行为;而澳大利亚却未派出驻华外交机构和外交官。中澳两国的外交关系呈1:0的非正常状态。只是到抗日战争期间,中澳两国成为共同抗日盟友之后,澳大利亚才在中国抗战陪都一一重庆,建立了澳大利亚驻中国公使馆,这使原来的非正常局面转向正常化,从而掀开了中澳两国外交关系的新纪元。

(上)

1941年,由于必须共同对抗日本侵略者神圣使命的驱使,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第一次与艰苦抗战中的中国政府建立了互派公使的外交关系,这是顺应历史潮流的明智决策,自然受到了两国人民包括旅澳侨胞的热烈欢迎。

随后,澳大利亚政府在中国政府派出徐谟博士为首任驻澳大利亚公使四个月后,即派出著名学者埃格尔斯顿爵士(Sir Fredric Eggleston)为首任驻华公使。是年9月,埃格尔斯顿公使率属员,经印度尼西亚到新加坡,一路上,他用饱满的热情,发表了支持赞扬中国抗战的讲话,然后辗转经过缅甸,飞往中国重庆履任。

1940年10月,澳大利亚外交官来到重庆,选择了著名的已有百年历史的风景区一一 “鹅岭”童家花园内,建造了在中国的第一个驻华公使馆。该馆建筑面积518平方米。1941年10月21日开馆,当时除公使外,只有三位馆员:私人秘书白高英、二等秘书华勒、三等秘书华裔李贵芳。埃格尔斯顿在重庆的《中央日报》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关于中澳友好的谈话,中国媒体发表了系列的文章,向读者介绍这个抗日盟邦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情况。埃格尔斯顿展开频繁的社交活动,与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建立友好的关系,这位首任使节给中国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44年2月,离开重庆、扬帆回国。

澳大利亚公使馆虽然在重庆只运作了6年,然而由于她的勿庸置疑的雄居第一的优越性质;作为首届奠定中澳两国外交关系的基石;作为最先缔结中澳两国政府和人民友好情谊的机构:因此,她在往后的澳大利亚历届外交官的心中,始终占有不可动摇的地位;而中国政府和重庆市人民政府是心同彼此、中澳两国人民亦感同身受。

1945年8月,日本侵略者无条件投降了,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了。许多在陪都重庆的外国驻华大使馆,先后加入了中国政府还都南京的大迁徙的行列之中,其中就有澳大利亚驻华使馆这一小家。

(中)

1946年,李贵方首到南京,从《救国日报》社社长龚德柏(1891一1980,湖南泸溪人)手上租得他的北京西路66号私宅为大使馆。馆址占地860平方米,有一幢砖木结构的西式三层楼房一一主楼一座、平房数间。环境优雅。同时又从首都警察厅厅长韩文焕处,租得其琅琊路14号私宅为大使馆用房。此屋两幢,均系砖木结构的西式假三层楼房并平房数间。

可是第二任驻华大使科普兰 (O•B•Coplaud  又译高伯兰) ,直到1946年5月,才姗姗来到使馆接任。科普兰则另住太古山明云堂21号。公使馆内只有二等秘书李桂方看守老营。其余馆员除留馆外,部分兼职官员则分住北京、上海和广州。遇有要事,则归返大使馆。

1948年,科普兰离任。此时正值中国解放战争如火如荼之际,国民党已面临崩溃之前夕。 2月间,第三任驻华大使欧辅时(Kelth  Office  又译奥菲瑟) 大使上任,但他面临的是已明朗的内战形势,除了忧心忡忡,他则是无所事事,但是迫在眉睫的重大问题是大使馆在不久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则令他焦虑不安。

1949年1月,国民政府外交部目睹大势已去,乃密告美国、英国、苏联和澳大利亚等国使节,通告国民党已在台湾设立招待所,并宣称可为各国使馆去台湾提供免费运输。欧辅时见美国、英国和苏联大使馆闻声均已撤往广州,遂命李贵方去台湾调查,自己则留在南京静观其变。4月23日,南京终于解放。但欧辅时并未停止活动,直到7月间,欧辅时决定以个人身份,前往南京市人民政府,要求会见外国侨民办事处处长黄华(后任外交部部长),作为新中国南京的第一位外交官,黄华亲切地接见了欧辅时,这是新中国与澳大利亚在1972年建立外交关系前的第一次非正式的具有官方性质的友好接触。欧辅时大使向黄华处长侃侃而谈,意在投石问路。他说,澳大利亚愿与新中国早日建立关系,并称待毛泽东宣布建都北京后,再寻觅新馆址,但希望首先进行贸易、通讯和旅游活动,然后再建立外交关系。并且表示不论国民政府迁往何处,澳大利亚都不会派代表前去。但未明确表示将会与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断交,只承认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黄华对欧辅时的来访表示欢迎,也耐心地听了他不乏真诚的表白,当即告诉欧辅时,毛泽东早在1949年6月30日,就说过“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可惜并未深谈。欧辅时觉得一时也无法取得共识,再留南京已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决定打道回府。首先退了租房,接着将使馆内的家具和各种不易搬走的物件,一共装了469个木箱,悉数存放在英国大使馆内,自己则轻装上阵、打道回府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澳大利亚使馆一等秘书李贵方奉命到台湾视察过一番,结果是让他大失所望。李贵方向澳大利亚外交部汇报了台湾给他的不良印象。澳大利亚决定不在台湾设立大使馆,也不派驻一名代表,有关侨务和商务均依例委托英国驻台湾领事代理;同时宣布允许蒋介石的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留在堪培拉,实际上关闭了与新中国建交谈判的大门。

1950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开进北京东交民巷使馆区,接着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正式接管了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等国军营。就在这时一一1月6日,英国驻北京总领事高来含,于当天下午亲向中国外交部办公厅主任王炳南递上英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法律上的政府”的照会,乃成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英国自然地除本身外也成了英联邦管辖下的自治领和殖民地的利益维护者。

时间渐渐推移到1965年3月,英国驻华大使馆发现了16年前澳大利亚蓄存的那469箱旧物已成累赘。英国人不想再做看管人,但愿做产权的主人,英国使馆官员遂向南京市人民政府申请处理这批旧物,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同意,最后由南京市废品信托公司估价后加以收购。这批469箱旧物,作为最后的物证,它与旧中国和前澳大利亚驻华使馆一齐进入了永固的历史!

(下)

南京是笔者难忘的心灵家园一一祖先与后代的故乡;澳大利亚则是笔者四代同堂的海外的欢乐的大家庭。2013年10月,笔者回南京,曾刻意到鼓楼区琅琊路14号,看望以前的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旧址。当我举手敲门后,方知屋虽是人已非,原大使馆今已是一位军官的住宅。后查资料,方知房主原是国民党首都警察厅厅长韩文焕(1906一一1986,贵州人。国民党陆军中将。抗战胜利后,任首都警察厅长。1947年12月调职。1949年到香港,后死于加拿大。)的私宅。韩氏在1937年购地945•3平方米,兴建成一栋砖木混凝土结构的西式三层花园楼房,主室15间;另有西式平房二层楼三间、厨房一间;两部分合计19间。这就是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的全部馆舍。该大使馆位于当年的南京城内北面僻静的新住宅区内,不远处即为国民政府外交部,近邻多为他国使馆和国民党达官贵人的公馆,故保存较好,尤其是在南京市人民政府投资发动大规模的对民国建筑的恢复维修后,包括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在内的旧址建筑群,已整旧如新,俨然南京城垣内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2006年,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已被列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2017年10月间,笔者全家往重庆旅游。当然首选目标乃瞻仰鹅岭公园内的原澳大利亚驻华公使馆旧址。我们乘车沿着高低不平的曲径山路行走,一路想着公使馆旧址一定是座开放展出单位。车抵目的地,一眼便望见“鹅岭”公园内一栋两层楼房,急忙凑近看到一块铜牌,发现果然是旧址。可是入内,却令我等失望,原来旧址已被公园管理处使用了。我们虽置身于使馆旧址,可是人去物非,什么遗存皆归零矣。

这座澳大利亚的首届驻华机构,是诞生在中国人民抗日烽火的艰难时刻,因此她从成长之日起,便置身于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之中,但她受到中国的保护,因而安然无恙,一直屹立到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时光。

重庆市人民政府十分重视对澳大利亚公使馆的保护,政府及有关单位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仅1988年、1996年就投入巨资进行了两次较大的修缮和翻新,难怪笔者所见、焕然一新、庄严美丽!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夫妇、多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等,都曾前来参观,皆满意而归。2003年3月,澳大利亚驻成都总领事馆与重庆市政府外事办公室,联合在公使馆旧址内举办了“抗战时期澳大利亚驻渝机构图片展”,它反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澳大利亚公使馆的工作情况以及重庆风光等。时任澳大利亚总督彼得。科斯果罗夫亲为图片展揭幕,他在致词中表示“中澳两国之间的深厚友谊,自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从重庆生根,现在70余年已过去了,依然挺立的公使馆旧址,见证了两国愈发蓬勃的友好势态”。澳大利亚时任外交部长斯蒂芬。史密斯在重庆市副市长周慕冰等陪同下参观了公使馆旧址,斯蒂芬留下了墨宝:“我非常荣幸访问澳大利亚在中国的第一个外交机构,这是中澳友谊的象征”。随后又与周市长一道,在“鹅岭”公园内种下了友谊树;最后再为中澳友谊石揭幕。斯蒂芬外长还极为兴奋地表示:“如果将来在公使馆旧址设立新总领事馆,将是历史的对称安排。”

2017年,适逢中国、澳大利亚建立外交关系45周年。12月4日晚,澳大利亚驻成都总领事馆,特在重庆公使馆旧址举办招待会,出席招待会的有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安捷思女士,重庆市外事办公室副主任王雯女士等;还有澳大利亚在重庆的企业代表、本地与澳大利亚有合作往来的政府部门的代表、协会、企业、高校、媒体等。当然少不了澳大利亚的美食,然而最抢人眼球的要数那个硕大的方形蛋糕一一蛋糕面上有红色的中英文“庆祝中澳建交45周年”,蛋糕顶端有中澳两国的国旗;蛋糕四周是可食的绿叶红花。除外,还展出了澳大利亚儿童的悉尼歌剧院美术作品。令人难忘地是中澳合璧的西缈乐队的演奏,瞬间,让欢乐的人群的愉悦心情推向了高潮。

这次招待会是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在中国举办的第一场45周年庆祝活动,也是在西南地区最盛大的一场。澳大利亚驻成都总领事林明皓先生主持招待会;安思捷大使致辞;接着是王雯副主任致辞。然后,安捷思大使与王雯副主任共同为在公使馆旧址举办的<<45周年  45个故事>>展览揭幕。随后,这个展览还将分别在重庆新光天地和杨家坪步行街文化广场对公众展出。

笔者一家身临其境,感触颇深,有理由认为:澳大利亚政府高官群,置身于澳大利亚第一座驻华公使馆内的纪念招待会、展览、演讲、留言及植树等一系列活动所产生的正能量是空前的,已为中澳关系史留下了辉煌并可追思的一页!当今中澳两国政府应当勿忘过去、珍惜今朝、掌控未来。这是历史的必然、时代的需求,也是两国人民包括我等在澳的百万侨胞的心愿。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