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开苞今昔谈

开苞今昔谈

来源: 作者:王亚法 时间:2018-02-20 19:50:25 点击:

戊戌春节,半空叟枯坐食薇斋书房,捧读陈定山先生的《春申继闻》。此书是定山先生己丑年赴台后的思乡随笔,篇幅不长,体裁如明清笔记,大多记录旧时上海滩伶界菊坛和风月韵事,读来盎然可喜,可消永昼。

书中有一篇叫《点大蜡烛》的小文,区区千余字,写活了旧时妓院嫖客开苞初夜权的故事,虽是无聊,却颇可读。

半空叟读罢,不忍掩卷,摩挲间突然勾起一段回忆,将其两相比较,挪愉叙述,倒也可以演绎成一篇趣文。

故事开始前,先说一段旧事,十余年前,半空叟乘13次特快从上海去北京,那时的软卧,每厢四个乘客,一上一下,左右各二。半空叟位左上,下面两位是浙江口音的大佬,均西装革履,穿着讲究,颇有霸气。其中一位,手持Moble,粗口连爆,不断发威。

半空叟平躺上铺,以书掩面,潜心窃听,原来此公是浙江省某老干部的儿子。老干部新逝,家人来电告知,其父有一遗嘱,将银行存款身后充作党费,此公听罢,暴跳如雷,不由恶骂家尊是傻逼,土匪出身,脑子简单……半空叟听罢,暗暗窃思:老干部土匪出身,有此革命后代接班,中国有了今天,九泉之下,应当含笑;又一念,老干部生此孽畜,红色江山必然葬送,将是定数!

此公发威作罢,宽衣偃卧,与对铺同僚聊天:

此公:上星期和几位朋友去河南一个穷山村玩开苞!

彼公:谁带你去的?

此公:是我下面一个工程队的小队长,河南当地人,由他带领,安全放心。

彼公:货色对吗?

此公:绝对处女,十五六岁。与其母亲谈妥价位,入室洞房,炕上铺设大红被面,但没有卫生设备,由其母烧水供洗下处……

彼公:好啊,继承延安窑洞的革命传统嘛。

此公:据小队长介绍,那里真是一个革命老区呢!

二公大笑……

笑毕,彼公又问:什么价位?

此公:五百元,带路小队长小费另加——

…… ……

半空叟听罢,不由暗暗思忖,五百元,太便宜了,真是长安大米贵,老区嫩逼贱。

好,回忆至此,让半空叟回到本文开头,摘录陈定山先生《点大蜡烛》的段落,今昔对比,相映成趣:

“开苞的条件价格,也看小先生(旧时刚出阁妓女的称呼)的身份而定,美不美,红不红,一般的价格,老鸨开出条价来,大约是一只钻戒,一副金钏,四季衣衫,多少下脚,若干花头,这多少和若干里,就看货讨价了。客人愿者上钩,还价不是生意经。择好黄道吉日,楼下一班清音,吹起将军令,房间里,银台上红烛高烧,小先生打扮得新娘一样,作花头的客人填满了前后房间,堂差来了都向当事人道一声恭喜。客人也拿些《笑林广记》里的粗话,来骇小先生,什么嫂嫂养驴子呀,灯草和尚呀,骇得那位女婿大倌哈哈大笑,小先生面红耳赤,楼下放起大串百子鞭炮,酬神完毕,酒阑客散,小先生的一生事业就在此牺牲之下开始……”

两相对比,半空叟不由赞叹,还是新社会好,同样玩一个处女开苞,当官的可以支付公款,小民们只需些许破费;同时也讨厌,旧社会玩那一套,还如此讲究礼仪,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嘛。

敲键值此,怎叫人不留恋窑洞文化,革命传统!

二〇一八年二月十八日于食薇斋北窗下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