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金三胖施展冬奥外交:能否奏效?

金三胖施展冬奥外交:能否奏效?

来源: 作者:洪丕柱 时间:2018-02-20 19:49:07 点击:

记得1970年代初,中国在国际上相当孤立时,面对前苏联在北方咄咄逼人的压力,毛泽东决定同美国改善关系以对抗苏联,于是出现了著名的乒乓外交,成功地摆脱了外交孤立的状况。

现在由于金正恩坚持试核,朝鲜面临全球性的制裁,外交上极其孤立,物质困难已严重影响国家的正常生活,而且他虽然嘴硬,其实心里很恐惧美国真的会动武。苦思冥想之下,三胖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了利用韩国搞平昌冬奥的机会,也来打一场冬奥外交,拉拢韩国,企图摆脱国际孤立和经济困难的局面。

于是他向文在寅总统发去要派朝鲜代表团参加冬奥的信息,并大谈民族情结,希望以此改善南北关系,为终极的民族团结和南北统一创造条件。

谁都看得出这是一条缓兵之计,在于买得时间,因为三胖的新型洲际飞弹需时间来完善。唯独文在寅兴奋得像吸了鸦片一样,迫不及待地回应。三胖正是了解原籍北方兴南的文在寅,父母在韩战时的兴南大撤退中作为北方难民逃到釜山,他们浓厚的北方情结影响了幼年的文在寅,所以对于南北统一,他是很热衷的。

于是就有1月19至21日玄松月率朝鲜代表团访问韩国讨论朝鲜参加平昌冬奥的安排:朝鲜将派出一支229人的拉拉队、一个141人的管弦乐队和30人的运动队。玄松月何许人也?她是朝鲜著名歌手,人称朝鲜的邓丽君,三胖初恋的情人。曾有她因参与淫秽活动被处决的讹传。其实她因大唱歌颂三胖的歌曲深得三胖信任,去年升任朝鲜宣传部副部长和候补中央委员,进入权力层。中国听众也许不会忘记2015年底前,原定由玄松月为团长的牡丹峰乐团居然因中方没有满足她的某些要求在演出前几小时决定取消演出率团返朝!此婆之泼辣可见一斑。

照片上人们看到玄美人身穿貂皮披肩,手执法国爱马仕鳄鱼皮包,一副高昂冷峻尊贵的气派。有人说此爱马仕名包价值15万人民币,但爱马仕公司在仔细研究视频后声称此包非其产品(是否山寨货?)!玄美人前后跨越边境访韩两次,文总统派专车队迎接护送,唯恐她不满意或招待不周,因为玄曾扬言三胖或可能会改变主意,弄得文在寅神经紧张。第二次她带领一个7人艺术考察团去江陵和首尔检查演出场子、音响和舞台。

2月8日,就在冬奥开幕式前日,三胖举行了建军节阅兵,他将4月25日的建军节改到2月8日,规模虽比通常略小,也没作电视转播,但出示了洲际飞弹。对此我的解读是,较小规模的阅兵释放出善意,不太多地抢夺冬奥的风头,又显示不怕美日韩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

9日朝鲜派出了一个最高级的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奥开幕式并访韩三天。代表团团长是国家元首,最高人民会议最高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他是一名经历了金太祖日成、太宗正日到三世正恩的三朝元老,高龄90,但实权人物却是三世的胞妹金与正,官衔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2014年晋升为政治局成员)。

我们可以看到这位脸色白皙的三十岁的女性在走下飞机舷梯时的高傲、娇贵与冷峻,头抬得老高,目中无人,四周保镖簇拥。这是金氏王室成员,外媒称其为Princess of the NK Royal Family。三胖对这位公主小妹的信任超过任何党政军高官,连年龄等于她三倍的国家元首都要对她毕恭毕敬,有时在前开道,如同随行人员;每到一处,老臣都要先请公主坐下,或在公主示意下就坐;在传媒面前老臣自动规避,免得抢走公主风头。老臣能活到这把年纪仍受信任,而不是像原来第二号人物、三胖的姑父张成泽那样被送上刑场,做臣子的功夫自有一套。

也许一眼看去,金公主同乃兄不是太像。但别忘了三胖是经整容的,使之同爷爷金太祖日成同志看上去更相像,以增加他掌权的正统性。1987年出生的公主是三胖的小妹,比三胖小四岁,两人从小关系亲密,并一起去瑞士留过学。

对于公主亲自“深入敌占区”的行动的报道和照片,朝鲜民众——我看到百姓在阅报栏前看报的照片,当然很关注,有人并注意到了公主微凸的肚子,说她可能已经怀孕。

在文总统宴请公主和金老臣的午餐会上,公主向总统递交了一封三胖的亲笔信,邀请总统在适当时候访问平壤。三胖还大谈和解、对话、交流、合作,期待实现祖国的统一和繁荣!文总统表示接受邀请,希望积极创造条件使能早日成行,但又希望朝鲜同美国直接对话。这显示出文在寅在美朝间作为三明治的苦楚。对于文在寅在三胖面前卑躬屈膝的态度,特伦普满肚不悦,说:对于一个鱼肉自己百姓的政权,根本不应邀它参加奥运!美国虽然派出副总统彭斯参加开幕式,但可看出坐在文在寅边上脸色铁青的彭斯同坐在他后排显出得意脸容的金与正之间的明显的对比(有人发现公主也许学过四川变脸,几天中脸容时而笑态甜美,时而矜持傲慢,说变就变)。彭斯在当晚的晚宴上仅礼节性地现身五分钟便告退,走前给文在寅扔下一句话:美国不会放松制裁,必须继续让朝鲜同世界隔绝。想来文听了一定不好受。他认为应该用对话代替施压,说明他对三胖的了解非常肤浅。为了显示他的和平、和解的“阳光政策”,文做得过了头:让朝韩代表团一起持半岛旗进场,还要让朝韩组成联合冰球队参赛。民调显示仅40%的韩国人支持用半岛旗,50%反对,68%说应该用各自的旗,韩国队应持太极旗出场。冰球队教练则认为体育不应政治化,这种联队使韩国无法发挥水平。

金公主回国后,我看到一张朝中社发布的三胖接见他派出的代表团的照片,照片的气氛罕见地放松,可见三胖对此次访问成果的肯定:公主站在乃兄左边,手搂着兄长的手臂,脸上显出真实的笑容;金老臣站在伟大领袖右边,三胖握着他老人家的手,显出对他的满意。可见三胖认为此破冰行达到了他打破封锁、分化美韩的目的。

冬奥的另一个看点是229名朝鲜美女组成的拉拉队。她们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女,不是我们平常用来代替任何女性的“美女”一词,也不是经整容的所谓美女。她们很快吸引了全球的眼球!她们穿着红色球衣,以非常整齐划一的动作、鼓掌和表情,连同划一的脑袋倾斜角度和眼神,划一的歌声和口号为运动员打气(我不知道这种打气会产生怎样的效果,据说她们曾帮朝鲜运动员取得过奖牌)。这使西方人感到非常稀奇和新鲜,我看到有视频拍加州的美国人在看当地比赛时都在有点搞笑地学做这样的事。她们看上去是那样柔美可爱,对人说话态度亲切,好像很能博得人们的好感。我觉得这是三胖的软实力:想引发人们对她们的爱怜从而放松对朝鲜的严厉制裁。看来拉拉队似乎出色地完成了被授予的任务。

但是人们很快发现她们似乎是机器人或奴隶,对人们或记者的问题只是微笑着用极其简单的词语回答,绝不多说一个字。依我看这样毫无思想的拉拉队今后很可能被日本制造的美丽的女机器人代替。细心者可以感受到她们的行动和说话都受严密的监视。Yahoo体育报道员巴尔(Jack Baer)揭露了拉拉队背后令人震惊的事实:她们进场和离开甚至连上厕所都必须集体行动,绝无自由活动的机会,人们绝无机会同她们个别交谈或了解他们的个人信息。《华尔街日报》报告说“拉拉队队员全都来自朝鲜的上层家庭,大多是艺校和表演艺术方面的学生。看她们的表演也许令你愉悦,但她们毫无个人色彩。朝鲜其实想通过她们做出一个感情上的呼吁:放松对朝鲜的制裁,并想唤起朝鲜有愿望同韩进行民族合作的印象。”《太阳报》和《纽约时报》详谈了拉拉队严格的选拔标准:身高5呎3寸以上、面貌姣好动人、圆脸、肤色白皙、大眼睛、有清亮的嗓子、会一门乐器。同派出的运动员一样,她们必须通过严格的政审,若亲属中有脱北者或有人在日本则被淘汰。她们受到全天候的(24/7)监视,使叛逃可能性降到最低。据《商务业内人士》(Business Insider)报道,拉拉队很多人是从金日成大学选拔出来的大学生,另一些人是从其他文艺团体中选拔的。《卫报》说这些队员年龄从十几到二十多岁,很年轻就开始训练了,金正恩的夫人李雪主(Ri Sol-ju)就是16岁(2005年)进拉拉队的;这支“美女军团”(Army of Beauties)的生活并非如想象般的令人羡慕(当然对那些挨饿的百姓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她们是一个一个地按严格的生理条件(如身高等)遴选的(hand picked)。《纽约时报》说作为拉拉队成员并非全职工作,也不是个拿薪水的工作,她们只是需要时招之即来,经过几个月强化训练后被派往如奥运、亚运这样重大的事件。这次是朝鲜自2000年以来第四次派出拉拉队。从美国务部的一份报告可以看出黑暗一面:曾有21名拉拉队员被送去劳改营,不管他们看上去多么清纯秀丽,她们提醒着我们,我们对付的是一个怎样的政权。不过据悉拉拉队员在回酒店自己的房间后虽不准外出,但允许在电视上观看韩剧。

我觉得奇怪的是,朝鲜一共才派出三十来人的运动队,其中很多人是去平昌表演跆拳道的,真正的冬奥运动员是不过十几二十来名女子冰球运动员,同韩冰球队组成联队参赛,为何要派一个十倍于运动员的拉拉队呢?当然是想引起世界传媒的注目啦。

朝鲜派出由玄松月为团长的三池渊管弦乐团141人赴江陵和首尔演出两场。朝方声称演出曲目为世界名曲和民谣,韩国首席代表、文体部文化艺术政策室长李宇盛说,曲目由双方共同选定,着重突出民族统一的气氛。朝鲜虽是专制政权,但对音乐或文化艺术,诸如世界著名作品等依然尊重。乐团坐游轮抵韩,据悉团员晚间住宿在游轮上而不住酒店,显然是易于监控。三池渊乐团颇具名气,水平不俗。而两场演出均只能坐千人左右,故韩国听众排长龙购票,网上15万人抢530张票,因票子大多已免费发给各方面,至少在韩国造成了一定影响。乐团的歌舞演员均为美貌的女性,所以可说配合拉拉队,朝鲜对韩采用了美女攻略,企图用美女改变流氓政权在国际上的恶劣形象。

据《商务业内人士》记者洛基(Alex Lockie)的报道,西方有些媒体,如CNN、路透社、BBC、Fox新闻和华盛顿邮报,因过分炒作对金与正的报道,甚至将她同特伦普的女儿伊凡卡相比,遭到读者的批评,说他们忘掉了这个流氓政权凌虐、折磨、关押、杀害无数自己的百姓并威胁要对美国发动核战争;他并提醒说据高层次的脱北者的揭露,金正恩只是想买得时间完善他的洲际飞弹,绝不会改变试核的决心。另有其他传媒报道说一位曾为金政权谋取外汇的高层次脱北者证实特伦普所协调的最严厉的国际制裁正在对朝鲜起作用,金正恩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中共最高领袖、国家主席习近平不接受邀请,派出低规格人士参加开、闭幕式(常委中的最后一名韩正和已退下的常委刘云山),这种不给面子,除了萨德的因素,明显是在对文政府的做法表示不满。日本又对使用半岛旗表示抗议,因为旗中显示的独岛是日本认为有争议的领土。美国对文总统的冒火更不用说。其实金与正的名字是在联合国禁止出国的朝鲜领导人的名单上的,文居然视她为贵宾,违反了联合国规定。他一厢情愿地希望此举有利于统一,殊不知三胖对统一早有内部指示:唯一的办法是通过战争。在国内,照样有群众举行抗议示威,焚烧三胖画像;而军方亦不认同总统暂停同美日联合军演的指示。文在寅可说是四面楚歌,至多可吹嘘的成绩是冬奥期间避免了军事冲突,使冬奥能安全结束。至于三胖的如意算盘:拖延时间和在美韩间打进一个楔子,可算部分达到,但很明显,这无法根本改变朝鲜继续孤立的现状,除非它明确表示彻底放弃核试。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