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澳大利亞特藏太平天國原版刻書歸國影印出版始末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澳大利亞特藏太平天國原版刻書歸國影印出版始末

澳大利亞特藏太平天國原版刻書歸國影印出版始末

来源: 作者:读者来稿 时间:2018-01-31 11:20:56 点击:

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王希凌 

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特级藏品——一批珍贵的太平天国原刻官书,其中包括世界唯一的原刻书和原版布告,历经波折,终于由中国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影印出版。

这套精装的《澳大利亚藏太平天国原刻官书丛刊》,分上、中、下及附图三张(原版布告1:1影印),总计4册(1300多页,定价1800元),洋洋大观,填补了太平天国历史研究史料上的空白,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

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原馆长、研究员郭存孝,历时八年,为这批原刻官书和原版布告的鉴定、出版,进而使这部遗留海外160多年,并辗转多国的重要文献踏上漫漫返乡之路作出了重要贡献。

日前,记者采访了正在南京探亲的郭存孝、周文杰夫妇。88岁高龄的老馆长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就是耳朵有点背,夫人不时要充当“翻译”,并及时补充一些细节。其实,除了太平天国史研究,二老都是文化人,退休后都在写书,郭存孝目前还任澳大利亚作家协会顾问。

太平天国向“洋兄弟”赠送刻书布告争取理解和支持

郭存孝研究员首先介绍了这些刻书和布告的背景。他说,当时的太平天国领袖,为了争取外国“洋兄弟”的理解和支持,从建都天京(今南京)开始,直到辛酉十一年(1861),曾多次向来访者赠送自己编印的刻书和布告。

据法国耶苏会神父葛必达回忆,1853年12月10日,法国驻华公使布尔布隆率秘书顾随、翻译官马凯士、神父葛必达及问答式传道师一干人等,乘“贾西义”号军舰访问天京。公使受到十三响礼炮的欢迎。太平天国天官正丞相秦日纲热情接见了他,并与他进行了友好会谈。

公使离京后,葛必达及问答式传道师受邀在天京与太平天国官员共度了两天两夜。葛必达回忆说,太平天国官员对他们“关怀备至,并共进晚歺。总是把我称作洋兄弟。散步游览或打猎,所到之处,总是被友好的笑脸相迎。”葛必达高兴地说,在天京“他们(指太平军)分发了几本使人领悟宗教真谛的书”。

1854年1月6日,葛必达在上海徐家汇教堂,向法国巴黎南怀仁神父发去一篇报导,回忆上年的天京之行,且具体谈到了太平天国赠书之事。他说:“他们现已印行了20种包括广西人宗教教义及其军政管理等内容的小册子。我们已获赠许多种这一类的小册子。目前仍有500多人在从事刻版,用作印制众多别的书籍……我们被告知,所印行的书籍都由洪秀全在他昔日老师(如今是他的同僚)的帮助下进行终审。的确,所有送给我的书上都盖有一印,一种可称‘旨准颁行’的戳记”。值得注意的是,葛必达的这段自述并未提及他当时接受过太平天国多少册刻书和原版布告,而遗憾的是葛必达并未看重这批贵重礼物,到上海后,他将这批刻书送给英国驻上海领事阿礼国。

1854年6月15日,英国驻香港总督兼驻中国公使约翰 • 包令,委派其子卢因 • 包令和英国驻上海领事馆职员麦华陀,同乘“响尾蛇”号和“冥河”号军舰访问天京。时英人请求买煤,未获太平军允准。舰长遂提出31个问题,请求回答。6月28日,太平军送来一件装在18英寸长、1英尺宽的黄色大信封内一件东王杨秀清的答复“诰谕”,此诰谕现存于英国图书馆。

6月23日,太平天国“为使我们熟悉天朝诫律,特意赠送一批小册子,计有《利未书》、《户口册纪》、《乔舒亚书记》、《天理要论》、《贬妖穴为罪隶论》、《天父下凡诏书》(第二部) 、《诏书盖玺颁行论》、《天朝田亩制度》、《太平天国甲寅四年新历》共九部。”英国人阅后认为“这些出版物包含有许多新颖而珍奇的情报”,又认为“其文风均冗长粗俗”。但是英国人在向太平天国表示“谨致最深切的谢忱” 后,又向太平天国索取新出版的《四书》,以弥补不足。可是麦华陀回到上海后,他像葛必达一样,也将这九册书和一件东王诰谕,悉数交给阿礼国。而阿礼国又如法泡制,将这九册书和东王布告转赠伦敦布道会。至此,先来源于法国人和后接受于英国人的两批太平天国刻书,便殊途同归了。

此时,上海有位英国名医一一威廉▪雒魏林( 1811—1896 ),他与伦敦布道会关系密切。因此被邀请来整理这两批太平天国刻书。雒魏林遂将葛必达与麦华陀二人的两批刻书用纱线装成合订本。郭存孝说,最让我高兴的是,细心的雒魏林在封面目录上,清楚地记下了此合订本的来源,还记下了葛必达从天京带回的大平天国刻书有十五部。它们分别是《太平诏书》、《天父上帝言题皇诏》、《天父下凡诏书》(第一部) 、《天命诏旨书》、《天条书》、《太平礼制》、《太平军目》、《太平条规》、《颁行诏书》、《三字经》、《幼学诗》、《旧遗诏圣书》(第一卷)、《创世传》、《出麦西国传》(第二卷)、《户口册纪》(第四卷)、《新遗诏圣书》、《马太福音书》、《太平救世歌》、《太平天国癸好三年新历》。这样一来,葛必达从天京带回的太平天国刻书的数量和名称就清楚了,同时也弄清楚葛必达并未从天京带回太平天国布告。

至于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今日所藏三件原版布告,伦敦布道会和雒魏林均未作任何说明,但是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所藏太平天国癸好三年五月初一日东王、西王“诰谕”,已知有相同的一件,现藏英国图书馆。

接触特藏品首位中国学人,郭存孝完成文献归国出版心愿

郭存孝在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任职期间, 就听说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珍藏有一批太平天国原版刻书,但详情不知。

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位于首都堪培拉风景区内。国家级图书馆既负有保存本国文献的重任,也非常重视非英语出版物的收藏。因此该馆设有亚洲部中文组,已收藏中文书刊26万余册,居南半球之冠。但该馆并不满足已有成就,当得知英国伦敦布道会一一一个成立于1795年的超宗派新传教组织一一珍藏着丰富的来华传教士所出版及收藏的中文书籍,特别是太平天国原始文献时,便立即行动,于1961年去伦敦买下了布道会所藏的全部中文藏书,次年初运抵澳大利亚后,国家图书馆就将其中的太平天国原版刻书和原版布告列入特级藏品,并为此特制了中式书匣,予以保存。中文组现己为藏品编目,2001年又将书目数字化,旨在方便学者查阅。

1994年3月,郭存孝应澳大利亚澳华历史博物馆之邀赴澳大利亚考察访问,当时虽已到达堪培拉,但因为时间关系,与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擦肩而过。移民墨尔本之后,直到2003年5月,郭存孝应邀成为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外全面接触这批已列入特藏品的第一个中国学人。

郭存孝花了三天时间,仔细观赏、鉴定了这批特藏品一一太平天国原刻官书二十二部、原抄本一册。同时还意外地发现了三件太平天国原版布告和原抄布告六件。

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所藏二十二部原刻官书,虽大部分是早期文献,却弥足珍贵,尤其是当中的《天父下凡诏书》(第二部),经考系存世孤本;而《太平天国甲寅四年新历》,亦是世界唯一重刻本,更显凤毛麟角之尊。

至于该馆秘藏的三件东王杨秀清与西王萧朝贵联名颁发的原版安民告示:第一件是癸好三年五月初一日颁发;第二件是癸好三年五月初二日颁发;第三件是癸好三年五月二十八日颁发。三件布告,保存完好,字迹清晰,墨朱分明,色彩鲜艳,品相极佳。而可贵之处在于第二件、第三件原版布告,竟是世界仅存之硕果。

激动不已的郭存孝向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提出建议,将这批特藏品在中国影印出版。建议得到澳方赞同,郭存孝找到国内一家知名的古籍出版社,因为牵涉到跨国版权,以及出版经费等问题,影印出版的事宜被搁置数年。

这段时间,郭存孝研究员始终惦念这批重要文献与国内读者见面这件大事。他认为,既然是珍贵文献,就应该找最顶级的出版社来出版。几经周折,在中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帮助下,终于找到国家图书馆出版社。这是一家国家一级出版机构,相关编审对这批文献非常重视,请来复旦大学专家再次鉴定,一致认为这是一套对太平天国史研究有极高价值的文献,决定申请国家古籍出版项目来完成这项工作,技术上以直接拍摄影印的方式出版。2014年春天,这批珍贵文献在海外辗转、尘封160余年后,终于重见天日、出版问世,从而填补了历史的空白。

一位退休老人,移居国外,还不忘自己的研究工作。照理说,出版这样的书籍,也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事情,整整8年,郭存孝如此执着,令人感佩。正如他在这套《澳大利亚藏太平天国原刻官书丛刊》的序言中所说,此举不仅可以使这批太平天国原刻官书和原版布告得以踏上漫漫的返乡路,而且给福于世人,尤其是对促进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文化与学术交流,不啻是锦上添花。


郭存孝在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鉴定太平天国布告


《澳大利亚藏太平天国原版刻书丛刊>>,由中国国家图书出版社出版

【笔者按】兹将该书出版前后的相关推荐文章和报导,附于本文之后,供读者参考。

附件一:

上海复旦大学资深教授周振鹤:”太平天国革命是中国历史上一场最大规模的农民运动,长期以来受到中外学术界的注目,同时也曾是国、共两党均一度推崇的农民革命运动。虽然现在对太平天国的认识与批评与过去有所不同,但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看,这场农民起义在客观上仍是一桩历史上的大事件,任何时候的中国近代史研究都不可忽视它。  太平天国由于建立了一个国家形式,于是也由官方刊刻了相当数量的官书,并且发布了许多布告,这些刻书与布告,在今天都是研究太平天国史的重要资料。虽然太平天国去今不远,但其遗存文献已经难以搜集完整,尽管自近代以来这些资料就引起许多学者的注意,现代以降,更有许多机构热心搜罗影印行世,但遗珠往往而现。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所收藏的一批太平天国原始文献就弥足珍贵,其中包含有数件从未被其它机构所收藏的刻书与布告,即使其中有些藏品已见于他处,但该馆藏品的质量也较优胜,因此我以为应该将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所藏太平天国刻书与布告于以影印出版,并嘉惠于有关的研究机构与专门家。    2013,11,6

附件二:

中国国家图书馆主办之《文献》(2014年第六期)刊出报导:

“太平天国原刻官书,当时称诏书,上盖天王金印及‘旨准’两字,印制精美,因太平天国失败而被清廷大量销毁,存世极少,向为研究者所重视。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所藏部分,系由太平天国赠送给法、英外交官、传教士,后为“伦敦会”藏书,共有原版刻书和原抄书23种、原版布告3种、原抄布告6种。其中《天父下凡诏书第二部》为存世孤本,而《太平天国甲寅四年新历》亦是世界唯一重刻本。本次出版,另原大全彩模拟印刷该馆秘藏的三件原版安民告示,这三件布告保存完好、字迹清晰、墨朱分明、色彩鲜艳、宛如新制。其中两件更是世界仅存之硕果。本书由原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馆长、知名太平天国史研究专家郭存孝先生亲自到澳馆核查版本并撰写{序文和}提要”。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