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史迪威将军

史迪威将军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17-11-09 13:56:43 点击:

墨尔本的冷天真的是难熬,而且持续时间是那样的长,从五月份就开始冷了,一直要冷到九月出头。而今年又感觉上比往年冷。每一入晚,我就躺在客厅的燃起了红红火焰的壁炉而有了暖意的沙发上,打开眼前的电视。

中国的电视节目有许多已不对海外开放,可看的东西已很少了。今天我又看到了《远征远征》这部电视剧的剧名,知道它是一部长达38集的连续剧。这部电视剧倒是向海外开放。几次想打开这部电视连续剧,但我总是犹豫再三。我知道一旦打开,看了,也许就会收不了场,会每晚每晚地“追剧”,追看下去。而一部38集的电视连续剧,它得“耗”去我多少的时间呀?想想都害怕。所以好几次了,我都与它“擦肩而过”,没敢去动它,打开它。

但抵挡不住诱惑的我,今天终于打开了它。

《远征远征》讲的是中国国民军组成的中国远征军作为中英盟军,进入缅甸,抗击日军的那段历史。全剧是以滇军中将段仲仪(一个虚构的人物)一家作为主线,围绕着远征军的两次入缅抗战而展开的。剧中出现了许多历史人物:蒋介石,宋美龄,杜聿明,戴安澜,孙立人,廖耀湘,罗卓英,还有史迪威。

全剧打动人的地方不少,但在此,我只想谈谈史迪威。

1942年2月,史迪威将军,作为由罗斯福总统任命的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兼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来到中国,随后就赶赴缅甸,指挥中国远征军作战。

剧中出现了史迪威和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副司令长官,第五军军长,也是当时在缅的中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杜聿明将军见面时的情景。两人“一见如故”,而且对于当时的战况及如何开展作战的设想竟会是如此的一致,真的是“惺惺惜惺惺”“英雄所见略同”。但这种“惺惺相惜”的表面现象,一旦到了现实,就完全不复存在。两人最后竟会势如水火而互不相容。

从电视剧上来看,史迪威和杜聿明的第一次矛盾冲突是发生在1942年3月的同古战役。史迪威的计划,是用中国远征军的三个师,在同古与日军第55师团会战。戴安澜的200师在同古城正面阻击,牵制住敌人,然后由廖耀湘的22师以及96师从侧面夹攻日军,以期获胜。据以后的史料发现,当时的日军人数最多也就是一万人,而中国远征军三个师,人数有三万之众。按正常思维,中国军队应当是稳操胜券,这大概也正是史迪威所想的。

但事实结果却大大地出乎史迪威的构想。当戴安澜的200师在同古坚守了12天之后(比要求的10天多守了2天),杜聿明下令200师弃城撤离,致使史迪威同古会战的计划夭折。而撤军的理由是,英军背信弃义地逃走了,将同古的右翼暴露给了日军,致使日军从侧后方包抄200师。而22师作为援军遭敌顽强阻击,进展缓慢,加之从仰光登陆的日军56师团即将赶到,200师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但据以后日本人讲,事实上的英军比200师还多守了两天。当200师从同古城“全身而退”时,英军还在顽抗。

同古的丧失,使盟军丢失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战略据点。为此,史迪威大发雷霆,因为杜聿明竟不先向他这个总指挥官请示,而擅自下达撤离的命令。史迪威还没有放弃抓住战机,用中国军队的三万人去击垮日本军队的一万人的想法。

当然,杜聿明不请示他史迪威,但他不会不去请示他那在重庆的真正的指挥官,他的校长——蒋介石。

而蒋介石从来就是认为,面对一个师的日军,中国军队需要三个师才能保证防守,五个师才能发动进攻。这就是在蒋介石的眼里,当时中国军队和日本军队的战斗力的对比(对此。史迪威嗤之以鼻,认为蒋这是缺乏勇气)。

所以,戴安澜200师面对日军一个师,能在同古撑12天,这已经是个奇迹了,而想要用三个师去发动进攻,“吃”掉日军的一个师,那就有点异想天开了。何况,日军的援军将很快赶到,“走”,自然就是上策了。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如果真的按史迪威的计划,200师继续顶,而22师和96师继续进攻,会不会有奇迹出现呢?也许杜聿明将200师撤离同古真的是功亏一篑。真正好的军事指挥官不是求稳,而是懂得抓住千钧一发的战机,险中求胜。中共将领粟裕就是这样一个敢打险战,敢从“火中取栗”的出色的军事家。

但杜聿明不是。同古会战的失利,使史迪威看到了这样一个事实:中国军队不听他的指挥。

同古战役,中国军队伤亡2000余人,日军事实上阵亡500多人(5000多人的说法是不正确的);而且同古的丢失,将影响到整个缅甸战场的战局。从中国方面看,这应该是一场败仗。但不想国民党却将这一败仗说成是一场胜仗,称之为“同古大捷”,举国上下庆祝,并大肆宣传胜利“成果”。这种中国式的庆祝宣传,在史迪威的眼里是“愚蠢”的,也是他一个美国人所看不懂的。他只能对他的那些中国属下讲上一句:中国需要的是一场真正的胜利。

史迪威与杜聿明的第二次矛盾冲突是发生在远征军第一次的缅甸战争失败后,对于该如何撤离缅甸战场的分歧上。当时日军已经占领了东部,切断了远征军直接撤往中国的退路。如果绕去北部再折回东部,且不说长途行程千里,其间还要翻越荒无人烟,道路崎岖艰险的“野人山”。而唯一可行之途,就是西去300公里,进入印度。

史迪威要求杜聿明将中国军队撤离去印度,但被杜聿明拒绝,理由是,印度是英国人的地盘,中国军人要回自己的祖国。这一次的史迪威不是用指挥官的命令,而是用一个劝告者的口气,推心置腹地对杜聿明讲,他以一个军人的名义发誓保证,中国军队去到印度后,英国将提供驻地和给养,美国将提供装备和训练,不用很长时间,中国军队就将会变成一支新型的军队,到时候我们再打回缅甸,报仇雪恨。但杜聿明根本就听不进史迪威的话,他一意孤行。史迪威问杜聿明,对于你今天做出的这一决定(翻越野人山),你敢负这个责任吗?杜聿明说他敢。史迪威说,这个责任,到最后,我怕你担负不起。最后的结果,史迪威的预言真成了事实。

而杜聿明之所以说他敢负这个责任,是因为他的背后有蒋介石的支持,蒋介石才是他真正的顶头上司。剧中杜聿明和蒋介石曾有过一段这样的对话:杜聿明问蒋介石,战场上情况瞬间万变,如果万一史迪威的命令和你的决策不一致,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蒋介石微笑着含蓄地说了一句,光亭,你是我最好的学生,你知道应该怎么办。

杜聿明立刻回答,校长,学生明白。

最后,这支三万多人的中国远征军就真的被杜聿明带上了死亡之路——野人山。

在上山之前,对于1500多名重伤员该如何处置,杜聿明请示了蒋介石。蒋介石的回答是“妥善处理”。结果这1500名重伤员全部“自焚”而死。而那些坦克大炮战车等辎重物资,为了不被日军占用,在山脚下全部炸毁。有些武器还是新的,从未在战场上使用过。38师师长孙立人拒绝跟着杜聿明上野人山,而是去了印度,从而保存了他的军队。虽说孙立人有抗命之嫌,但以后的事实证明他走的路是对的。

在剧中,孙立人是这样对杜聿明讲的,你能不服从史迪威的命令,我也可以不服从你的命令。

杜聿明带着35000人进了野人山,到最后仅剩3000余人。在得知孙立人的部队在印度得到了英国的接应和支持后,结果,蒋介石又令杜聿明带着他那残存的3000余人也去了印度。

后来杜聿明只身回重庆,去向蒋介石请罪。在此期间,杜聿明几次想开枪自尽,但还是下不了这勇气。当他双膝跪地,向蒋介石请罪时,蒋介石将他扶了起来,并轻轻地帮他掸去了他膝上的灰尘。蒋介石没有说一句责备杜聿明的话,因为这不完全是杜聿明的责任呀。蒋介石最后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这句话,硬生生地翻过了“野人山”这惨烈的一页。

史迪威拒绝乘坐飞机,带着一支100多人的小队伍(其中有平民,有护士,有传教士,有英国军官)徒步走到印度。蒋介石得知后,讲了一句话,“他(史迪威)打仗不灵,做人倒是蛮有种的”。

其实那时候史迪威打仗不灵的很大部分原因,得从蒋介石本人的身上去找。

史迪威和杜聿明之间的矛盾,其实说到底就是史迪威和蒋介石的矛盾。这一矛盾到了中国远征军第二次入缅作战时,就表面化公开化了。1943年,在印度的中国远征军,扩编成由孙立人任军长的新一军和廖耀湘任军长的新六军的“X”部队,在史迪威的指挥下,再次入缅,开始反攻;与此同时,在中国滇西的中国远征军“Y”部队,由于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再三催促,蒋介石被迫将其再次投入入缅作战。经过整训和重新装备的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战场上节节获胜,势如破竹。

而与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战场上的胜利相反的是在中国本土的战场上,在日军发动的为了打通中国东北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中,日军长驱直入,国民党军一败涂地,损失兵力达五六十万,中国南部大部分地区被丢弃。史迪威认为这一大溃败完全是由于蒋介石指挥无能所造成。但蒋介石却说,他的最精锐的部队都被用在了缅甸战场,在国内,他的手里已没有军队了。

其实,蒋介石的手里还有一支部队,那就是集结在北方的胡宗南的部队。但这支部队是蒋介石用来监视防守对付共产党的。

所以对于蒋介石所说,他的手里已是没有军队了。史迪威则明确指出,在中国,还有一支武装,那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史迪威讲,一、八路军是中国军队;二、八路军是真心抗战的。既然是这样,那么就应该提供美援军用物资给八路军,把八路军装备起来,将其投入正面战场。同时,胡宗南的精锐部队也能南下,打击日军。

但当段仲仪将史迪威的这一设想去向蒋介石提出时,蒋介石雷霆大怒。因为这触及到了蒋介石防共反共的底线。至此,蒋介石和史迪威的矛盾冲突急剧上升,达到了彼此无法相容的地步。

1944年10月史迪威被蒋介石逐出了中国和缅甸战场。史迪威遗憾地没能看到他所指挥的缅甸战争的最后彻底胜利,就更别提他那不现实的雄心壮志:想要成为指挥中国战区全部中国军队(包括八路军)的盟军司令。

史迪威离华之前,蒋介石装模作样、假仁假义地要授予他最高军事勋章——青天白日大勋章,史迪威率直地拒绝了。

史迪威说,“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打一巴掌,揉三揉;但我这被打疼的脸,不需要揉。”史迪威更说道,“我是个直言不讳的人,也不会迎着谁的喜欢。拍马屁的勾当我从来不会。但我看到满目疮痍的中国,和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我很难过。我了解这个国家,更热爱这个国家。我希望蒋总司令能够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中国的福祉,这里不掺杂任何个人私念。”

面对史迪威这样坦坦荡荡的真心表露,这“深谋远虑”、心怀“鬼胎”、满腹“私”念的蒋介石该作何想呢?

1948年10月,史迪威去世。中国,始终是史迪威的一个情结,没齿难忘。1945年9月,史迪威曾通过美国国务卿马歇尔,要求中国政府允许他访华,但遭蒋介石拒绝。史迪威临终之前,一再叮嘱他的家人,要代他去中国看看。

长久以来,但凡提到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美国人对中国的援助,第一想到的就是陈纳德和他的飞虎队。但我们真不该忘记,曾经有过这样一位美国的四星将军,为了中国的抗日战争,为了中国人民的幸福利益做出了他无私的贡献。

什么时候回去中国了,我很想去云南腾冲看看,去那埋葬了无数中国远征军英灵的陵墓,寄上一腔崇敬缅怀之情。也很想去重庆,去史迪威将军的纪念馆看看。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