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走进历史的虚拟——谈金庸武术世界的建构

走进历史的虚拟——谈金庸武术世界的建构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7-11-01 11:54:06 点击:

                               一

世界上有两种作家:一种以自己的经历为主叙述人生故事,另一种以虚构为主描绘这个多彩的世界。当然这两者也不是截然区分的,前者在叙述人生时经常注入虚拟成分,后者在虚构人物事件中肯定也会有自己的人生体验。

在两者中间都出现过许多杰出的作家,但是两者相比较,前者由于记叙自己的人生经历,描述细腻贴切,刻画深入细致,例如摘取中国小说皇冠的“红楼梦”,就是曹雪芹根据自己家世沦落而创作出来的一部巨著。

但是,我认为后者更具有想象力和创造力,例如法国浪漫主义作家雨果,从塔楼墙角间的几个希腊字母“命运”,无中生有,创造出一部辉煌的“巴黎圣母院”。而俄国现实主义作家托尔斯泰则是从法院的一个卷宗的启发下,在现实的场景下演绎创作出了“复活”这部震撼人世的巨著。

而另一位法国作家大仲马则根据传说中一些捕风捉影的影子,用他的想象力和鹅毛笔将那些侠客和剑客送上历史舞台。 “基度山恩仇记” 妙笔生花,是他的一部最为脍炙人口的作品,让人捧上手后就不肯放下。虽然他的文学地位还存在着一些争议,但是二十一世纪的法国人民终于将十九世纪的大仲马送入了法兰西的最高荣誉的殿堂,他的灵柩被放进了先贤祠。

由此,我不由想到了金庸。记得当年我一口气阅读了他的好几部作品,废寝忘食,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沉湎在他构造的武术世界中,不亦乐乎。

我们华人也并不缺乏想象力,许多优秀作品乃是虚构和史料或者传奇结合起来的杰作。“西游记”上天入地,大概是中国文学史上想象力最为大胆和出色的创造。而“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作品既有史料的演绎,又有传奇的虚拟。在此期间,曾有一大批这样的作品出现,例如“东周列国志”“隋唐演义”等。而在民谈坊间,始终都流传着一些创奇故事,在传承这些作品的基础上,花开一枝,近代史上又出现了一批古典的武侠小说:如“三侠五义”“七剑十三客”等。

进入现代,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香港文坛上出现了一位“大侠”,他就是笔名金庸的作家,他从“书剑恩仇录”开始,一发而不可收,一连创作出十五部武侠大作。他和另一位武侠小说作家梁羽生一起,开创出一片“新武侠小说”的天地,然后,在港台和中国大陆的文坛上先后席卷起一片武侠之风,此风又蔓延于海外华人世界。

                             二

金庸的作品不但继承了旧武侠小说中比武设局等等特点,更为可贵的是在他的新武侠小说中拉开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帷幕,将大量的人文和文化因素放入了侠客领域,走进历史的虚拟之中,构建起一个波澜壮阔,引人入胜,而又使人眼花缭乱的东方武术世界。

宋元明清等各个朝代在文本中只是作者设定的一个大背景,但真实的历史虚拟化了。虽然在那些故事中也会出现一些有名有姓的帝王将相等,但他们的脸上都掩盖着一层似有似无的面纱,也并不是那些戏剧中的主角,他们的出场只是让那些在武林中呼风唤雨的男女上台。于是乎,真实的历史人物成为了虚拟历史人物的陪衬,作者塑造出一大批有血有肉的武士侠客活跃在那个历史舞台上。他们在那个舞台上拳打脚踢,舞枪弄棒,挥剑甩鞭,搅动了皇宫和贵族府邸的安宁,又在官府和民众间煽起一阵阵跌宕起伏的波澜;他们更在那片天地间,翻云覆雨,驰骋江湖,呼唤人生的价值。

在这片虚构中,作者不仅仅是放入了武林人物,而且是踏入了一个艺术化的武术世界的框架中。在历史的迷雾中,那些地理状况却是真实的存在,侠客男女在追逐打斗的行程中,他们的足迹走遍千山万水,从大江南北到北国雪原,从海角天涯到昆仑大漠,作者将过去和今天以至于将来共存的自然风景推现在读者的眼前,又将长城高墙,深山庙宇,皇家苑林,茶肆楼馆,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以至于农舍田园、荒郊野岭等人文景观点缀在那些自然景色之中,勾画出虚虚实实的图景。

作者当然不可能去过每一处地方,显然他是根据他所了解的地理文化知识,在梦幻般的想象中,自己的足迹也跟随着那些侠客们的足迹,走向那些名山大川,然后勾划出读本中的壮阔的人文历史背景。而读者们又跟随在作者的奇思异想的后面,踏入那片魅力无穷的境况之中。

从自然到人文,作者自然而然地将中国浓厚的历史文化因素嵌入其中。儒家的忠义,道家的超脱,佛家的因果报应等文化意识在其作品中都有所反映,特别是道家的超凡出世的思想似乎和那些武士侠客的精神意念有着一种天然的契合。从皇宫到民间,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高雅和低俗等各领风骚,诗书琴画,名士墨迹,文化楹联,俚语猜谜,和三教九流的文化意识都在那片奇异诡秘的江湖波浪里时隐时现。更为飘渺的是这些文化因素已经扩散出汉民族的文化区域,展现出不少瑰丽的异国情调和少数民族风味。由此江湖的画面和地域更为广大,成为名副其实的 “江湖”。在那一片多姿多彩的江湖之中,演出的主角还是那些“江湖中人”。

江湖中人在颠沛行走中结交各种恩恩怨怨,侠客为了伸张正义或爱情而奋不顾身,恶魔和盗贼为了争宝夺利和情爱而进行仇杀,草野剑客和宫廷武士对阵,民间侠客和大内高手一决高低。在故事的起承转合中,作者设置了一个又一个变化多端的场景。这些场景不仅仅是为了故事的铺垫,更为重要的是塑造人物,让那些武侠人士的情感因素唤发而出。

在金庸的武侠文本中,爱恨情仇纠集在各种人物身上,武林之中的痴情男女因为陷入在这种特殊的场景中,显得变幻莫测,演绎出的爱情故事别有一番风采,他(她)们经常将生死置之度外,如痴如醉地沉迷在情爱和恩怨中。于是乎,不得不在江湖间制造出一幕幕感人肺腑的悲喜剧。

历史典故山川风景人文景观等构成其灿烂多姿的背景,武打文斗和爱情变故既成为文本结构中贯通前后的线索,也成为作者在文本中虚拟的主题。这些元素在作者主观意识指导下,在天马行空般的意识想象的流水线上,又在他综合调配的构置安排下,共同组合成为一本本迷人的“新武侠小说”。

                                 三

作者建构起的这个武术世界,我认为起来源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他运用了有关的历史知识,和广泛涉及到的其它各种知识;另一个是他自己的人生经验。

作者以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在天地间纵横驰骋的,在过去和今天的时光中穿越,他将人生之中各式各样的经验知识串行起来,然后精心制作出郭靖、黄蓉,小龙女,韦小宝,邱处机,梅超风,黄药师,洪七公,东侠、西毒、北丐等等人物,又像蜘蛛构制网络一般,让那些人物活跃在那片虚拟历史天空下的大网之中。每个人都会有想象力,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生活经验。然而要将那些人生经验,那些对于人的认识和对于事物的认识有机地构置在一起,要将这些认识合理地放进古代历史的大背景中,又要将人文自然等因素通过各种各样的因果关系串通在一起,这是一个千头万绪的工作。可是金庸做到了,而且做的有声有色,巧妙生动,合情合理,于是在这片虚构中完成了一种非凡的创造。

完美的虚构就是一种无中生有的创造,这个“无”并非纯粹的“无”,而是将许许多多的“有”,建构成一种新的物类,新武侠小说不就是这个无中生有的“新物类”吗?

其实人类的历史就是在自然界的物类的基础上创造新的物类的历史,“创造”隐含着人类智性成长的重要意义。这种“新物类”的创造包括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古今中外的优秀艺术作品都属于精神产品的创造。而金庸在走进历史的虚拟之中建构起来的武术世界,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无疑地是创制出一朵奇葩。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