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新西兰新政府好景能有多久

新西兰新政府好景能有多久

来源: 作者:洪丕柱 时间:2017-10-25 13:24:40 点击:

据10月20日新西兰报道,在9月23日的大选选出一个“悬挂议会”(工党46席36.9%,绿党8席6.3%,国家党56席44.4%,新西兰第一党9席7.2%)四星期后,工党领袖嘉幸妲·阿尔登(Jacinda Ardern)突然登上了总理宝座,成为纽国第三名女总理和160年以来最年轻的总理,结束了国家党近十年的统治。

像她那样享有如星尘洒落头顶突然升任(stardust-scattered rise)总理的好运,是大多数政治家们不敢梦想的。四星期前她还穿着工作裤在家油漆围篱,想以工作来消耗掉等待大选结果的“紧张的能量”(nervous energy)。经过近一个月同绿党和新西兰第一党(New Zealand First,下称“第一党”)的紧张谈判后(国家党和工党都在争夺第一党的支持),10月19日她突然被加冕为当选总理。记者克鲁却(Charles Croucher)在19日下午四点多报道说:我们曾在投票日去拜访嘉幸妲,那天她在家吃了烧烤后正穿着油漆斑驳的裤子和法兰绒上衣在漆她家的围篱呢,现在却是总理了!

阿尔登在星期五说,其实她也像其他人一样,直到听彼得斯谈到全体新西兰人民应共享国家财富时,才意识到彼得斯决定同工党合作。但这消息一传出,纽元便应声下跌1.1%,显示世界对这个搭配感到不安!

阿尔登当即发表讲话说“这是个令人激动的日子,我感到极其荣幸能组成一个以工党为首的政府。我们有志成为一个为全体新西兰人的政府,会抓住机会建设一个更公正、更好的新西兰。”

阿尔登同时宣布她的优先工作:气候变化、环保(河水洁净计划)、平等、妇女生活、平价住房等,并同意在2020年就个人使用大麻合法化问题进行公民投票(应绿党要求)。她说政府的头百日计划不变,包括将学生津贴增加50纽元,禁止海外炒房者购买现存住房,针对儿童精神健康危机及在政府幼儿护理机构虐待儿童的事件建立部长级调查,通过健康住房法案使租赁房干燥温暖。

次日她又谈到要建立一个气候改变委员会(绿党的要求),在2050年前达到温室气零排放目标,恢复可能包括农业的排放交易计划,但纽国奶农说这会打击他们的生意。

下午六点半,澳洲总理谭保打电话向她发出祝贺说:祝贺你,很高兴同你谈话,切盼很快见到你,建筑两国间伟大的伙伴关系。对此,阿尔登回答说她会在宣誓就职后尽快访澳。阿尔登说她同谭保的谈话非常“热情友好”。

晚上十点,她收到英国首相梅的电话,祝贺她当选新西兰总理,切盼两国间建立密切关系,并促进贸易和安保。

下午四点半,她并收到澳洲工党前女总理吉拉德发出的推特,祝贺她和新西兰工党团队在等待多日后终于有了伟大的结果。同吉拉德相似的是,嘉幸妲也是只有同居男友而非丈夫,所以纽国也出了一位名叫盖福(Clarke Gayford)的第一男友。澳洲工党领袖萧登称嘉幸妲“将异乎寻常的能量带进工党的领导层并热情地以工党共同的价值观为基础的包容和前进的政策来竞选”。当晚阿尔登同男友回到惠灵顿,他俩吃了一锅面条以示庆祝。

阿尔登的当选,令澳洲外长毕肖普处于尴尬境地,因为8月份当澳洲工党攻击副总理乔伊斯拥有新西兰国籍时,毕肖普严厉指责纽国工党向澳洲工党提供告密信息的奸诈行为(treacherous behavior),说如果纽国换成工党执政,“我会觉得同那些据信参与损害澳洲政府的人建立信任相当困难。”不过毕肖普毕竟是老于世故的外交家,马上在第一时间发去祝贺,重申澳纽关系牢不可破,为自己解脱。阿尔登对新西兰电台说她绝对乐意接听特伦普的电话,老特却还没有这样做。

这个世界好多国家的领导人好像都在年轻化,从加拿大45岁的特鲁多总理、法国39岁的新总统马克龙、爱尔兰38岁的新总理瓦拉德、31岁的奥国新总理库尔兹,到37岁的纽国新总理阿尔登。他们都有相似之处:对待政治有较轻松的新风格;当然还有北韩那照片上经常张口大笑的“火箭男”金三胖(33岁)。

阿尔登在八月初接过工党领袖职位七个星期后几乎是单枪匹马地迅速扭转了工党支持率不断下滑的局面(前党魁里特尔Andrew Little因支持率掉到24%而引咎辞职),大选中得票率升到37%,让她在同英格里希(Bill English)领导的国家党的竞赛中只落后7.5%。此前,国家党胜选被广泛认为是唾手可得(slam-dunk)。英格里希是去年12月12日接替原国家党总理基(John Key)成为总理的,从2008年开始他一直是副总理。

阿尔登登上总理宝座其实是工党同彼得斯的第一党达成共组政府的协议的结果,这个交易让彼得斯当了副总理,并给了第一党四个内阁职位;同时在主要政策方面,工党也做了让步。这个让彼得斯成为造王者的经验,可能会成为新政府的阿基利斯之踵,因为第一党的座右铭是“在我们所信的任何原因中拒绝接受失败(refusing to accept defeat in any cause we believe in)”。就是说,它不是一个易相处的合作伙伴。

同时,彼得斯也在惠灵顿发表讲话说,“我们作出了一个极困难的选择,但是为了改变我们不得不作此选择,尽管是稍作修改,这就是我们为何最终选择了同工党组成联合政府。”他并重提边远地区受到忽视及全体纽国人民应共享国家财富的问题。

星期五下午,阿尔登召开工党高层会议,在掌声中她对当选的工党议员们发表谈话说:“我们在议会里找到了盟友,他们愿意同我们一起建造一个更公平的新西兰,一个环境受保护的、一个关心最易受伤害者的、一个支持家庭的、一个确保人民基本需求得到满足比如头顶有片瓦的国家。”她并承诺她的高层会有半数女性成员。“我作为当选总理和女性的雄心是让她们有同等的工资,支持她们所选择的无论是工作还是照顾家庭的角色”。

但是政评家舒瓦兹(Dominique Schwartz)说阿尔登欠了造王者彼得斯一笔债,政策上是否会受到他牵制,如果情况变得艰难,可能会使生活变得有趣。在左边,绿党也不是省油的灯,阿尔登已写信给绿党领袖萧,说工党会大幅增加环保预算,在政府雇员中解决两性薪资差距,建立独立的气候委员会,将吸毒者作为病人对待,就吸食大麻合法化进行公民投票(都是绿党的政策)。

但是,这样一个奇特的合作伙伴是否会导致政府工作混乱的局面?工党代理党领袖塞姆(David Seymour)说,这会让一个衰弱的左翼联盟使一个不受控制的疯人(指彼得斯)蒙恩,而这个人会说工党和绿党的“乖张的婚姻”威胁了移民、商务等……这正是这个党(指第一党)的银色衬里。这三环的马戏团很可能会崩溃,甚至可能撑不到三年任期。

绿党和第一党一贯相互敌视。绿党领袖萧(James Shaw)说彼得斯在他参加的每个政府里都搞局、制造混乱,看来纽国人民可能会在比他们能想象的更短的时间里再次面临大选。联合未来党(United Future)的邓拿(Peter Dunne)响应萧的说法说现在要控制一个“难以驾驭的伙伴”。ABC新闻报道摘引新西兰选情分析家格林(Anthony Green)的话说:彼得斯对以前历任总理来说都是个难弄的人,他是个性格难以捉摸者,观察这样的政府会是挺有趣的,工党要走的会是条坎坷的路(rocky road)。

但彼得斯说他选择同工党绿党结盟是因为他认为它们为纽国提供减轻(mitigate)纽国在今后年份里所面临问题的最好方案。“现在是让资本主义恢复其人性面貌了。我们的感觉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希望改变,我们对此作了响应。”但是这个政治婚姻可能会证明是个对移民和商务有明显政策区别的各党的不和谐的联盟。彼得斯要求禁止外国人购买住房和农场、使凈移民数降到每年一万人并创造一个低税环境。相反,工党在竞选中要让新西兰成为一个建立在移民上的国家,并要将难民接收额增为1500人。不过它也想取缔外国人来纽炒房,并计划在全国建造十万套平价住宅;投资医疗、教育也是工党的主要政策。

这是现年72岁的彼得斯作为议员的最后一任,此后他不会再参选了。他想在自己退休前在纽国留下他40年政治生涯的遗产,使1993年他建立的第一党能在他退休后继续生存(最高曾获8.7%选票和11席),否则再也没机会了。正因为如此他选择同工党一起上床,因为这对他的党是较好的选择,而不是国家党。他自己在八月份也说“坦白说,最近我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又到了大选;我想,机不可失,如果让你们有自己不同见解,你们却离中间很远(指绿党工党都偏左)而我们又不去改变这个情况(指插进绿党工党的联盟)!如果你们检查一下纽国以前在西方世界处于什么地位,而今天又处于什么地位,你不得不承认我们干得很糟。”

彼得斯一直是纽国政坛有争议的人物,他主张限制移民,特别是亚洲移民,说这会使新西兰丧失其认同、价值观和文化遗产,使纽国成为他们的殖民地,他们的人口会超过原住民毛利人;他们没有融入的意愿,生活在小圈子里,导致分裂和摩擦。他要求移民向新西兰国旗致敬、服从纽国法律、遵从纽国习俗。他认为外国人在纽国炒房推高房价,使年轻人和穷人买不起房。

总之,如果阿尔登想避免特鲁多或马克龙上任后支持率下降的情况,最大的政治挑战可能来自联合政府内部,国家党作为强大的反对党,只需坐收渔翁之利即可。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