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杞记之十九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杞记之十九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7-10-11 10:55:29 点击:

一  淘金路上的酒肉蛋等

我们的徒步已接近尾声,大家的脚步也越发轻松。最后两站的驻地已属于墨尔本周围地区,市镇热闹,到处可以望见商店等建筑。一路上很少花钱的队友们,这几天就有了花钱的机会,但为家里购买物品,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超市的东西也都差不多。也就买一些零食,最多好象买的是葡萄酒,而且是当晚就开喝。在做葡萄酒生意的麦克汪的灌输和教导下,老宋等人对喝葡萄酒的认识有了不少提高。例如在喝葡萄酒的过程中,首先喝梅乐,其次喝赤霞柱,最后才喝西拉子,这才是酒客喝葡萄酒的顺序,据说也是西人的专业喝法。西人喝酒还有饭前酒,佐餐酒,喝饭后酒等等,过程太搞,华人难以学会。

当晚放假,大家可以自由活动,管理伙食的珂德和吕贝卡两位金发女郎也出去活动了,这就是说当晚组织上不管饭。不过,白天小红送的红烧肉,肉被狼吞虎咽地吃完,还留下几个鸡蛋和半锅肉汤。恰尔斯·张开车去买来几大盒中式饭菜,和一棵大白菜,还有中午在博物馆里余下的春卷等点心。几位华人队员就在我们屋里聚餐。

红烧肉汤煮白菜可是一道佳肴,关于白菜的切法。老宋和我产生了分歧,他要采用精工细作的方法,我的方法粗糙,把白菜切碎扔进锅里煮熟即可。也许是肉汤煮白菜的鲜美,或许是大伙在行走的过程中,牙口和胃口都已经不惧小节,连菜带汤一大锅吃喝得点滴不剩。其中还发生一个生动的插曲,杰奈芬女士在锅里找鸡蛋,找不到鸡蛋,用筷子在一大锅菜汤里盲目地鼓捣。老宋对她说:“我红烧肉一块也没有吃,也就吃了一个鸡蛋。你这样在汤里戳鸡蛋不厚道,对于一个参加竞选议员的女士来说,也不太雅观。” 杰奈芬女士马上回答道:“又不吃你的蛋,你着什么急?”一句话就让老宋咽住了。大家哈哈大笑。这个玩笑有点色彩。

晚饭后,大家继续喝葡萄酒,海阔天空,无所不谈,其乐融融,就像一个大家庭。谈的最多好像不是走路,而是吃喝,还有一些荤素搭配的玩笑。也许只有中国人才能发明出“民以食为天”这样的佳句。例如那次在乡村饭店里一盘盘的各种肉类,大块吃肉,不管男女老少,个个嘴唇抹油,下巴淌油;例如在饭店里吃披萨,只见两个服务员一叠叠地端上披萨,有人能吞下一整个,最雅致的女士也吃下四五块,还扬言要节食;再如上几天的那顿自助餐,每个人都是马不停蹄地一盘又一盘,连晚上吃素的老宋也猛添了几盘荤腥;再有就是今天的这一大锅红烧肉,现在连锅底也已抹得一干二净。

这淘金路上的酒、肉、蛋等,让我不得不想到,当年的华人走在这条淘金路上的艰难困苦,他们在物质条件上是无法和我们今天相比,吃的是那点儿可怜的面食干粮,经常受冻挨饿,或是炎热的煎熬,有时还需要用野果来填饱空荡荡的肚子,有时需要从河里取水,甚至挖出井来才能喝上一口凉水,大部分人肩上还要挑着百十来斤的工具和生活用品,路途坎坷远远超过了今天的道路。我们这一路走来,除了两条腿有点劳累,肩上的背包可有可无,没有任何物质和精神上的压力,差不多在所有方面都受到了很好的照顾,徒步活动犹如一场游戏。当然,他们的淘金活动,最后会获得了金银,但他们以生命为代价。我们虽然不会获得任何金银,但我们付出的也仅仅是一点儿体力,收获的是一种体验,在体验中产生出对华人前辈的尊敬。

除此以外,也许还有这种实地考察中,遐想出各种人物活动的场景。例如在最近的一份资料中记载,当年共有32艘船运载了14615个中国人抵达南澳罗布,只有一位中国女人,然后他们从罗布走向维多利亚金矿。但不可想象的是这名年轻的女子如何混杂在一大群男子中,而且这些男子大多是年轻力壮,血气旺盛,性饥渴是难免的。那么这名女子是否把自己打扮得灰头土脸才能混迹在这些男人中间,或者说那些男人也被长途跋涉的疲劳折磨得精疲力竭,已经没有了这方面的生理欲望?总之一个女人在一大群男子中间,也许是危险的,也许并不危险,数百名男人形成了互相制约,此外还有中国人古老的道德礼仪的约束。

如今澳大利亚正在讨论同性恋的婚姻趋向,这不由让我产生了这样一个奇异的想法。当年,在一万五千多名中国男子中间,他们大概可以分成数百批的人群,每个团体约有数十或数百人。在这些男人中间,每天一起徒步跋涉,相互帮助,或者是共同的苦难,在他们中间是否也会形成相互爱慕安慰的同性恋倾向?这是华人传统中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但在中国历史上,也有不少同性相恋的故事。那么在淘金途中的单调的男人一性化的世界里,完全会有这样的故事发生。

食色性也,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哪怕是当年在华人的淘金途中。当他们在一天疲劳的旅途之后,围躺在篝火旁,面对着星空,能够说叨些什么呢?

今天,重走淘金路的这些男女家伙喝得兴高采烈,七嘴八舌,喋喋不休。这时候,我的眼皮熬不住了,提早退场躲进卧室睡觉,最后想到的是,一百六十年前,他们肯定没有什么卧室。

后来知道当晚还发生一件事,另一辆支援车上的老夫妇皮特和欧阳当夜未归,以为他们出去活动迷失了路途。第二天早晨,他俩归来,让大家放下心来,如今大家都是一个团队。

二 Bacchus Marsh

第二天早晨,老宋早起,把没有吃完的白米饭熬成一锅稀饭,然后一批批华人吃客来临,稀饭就着榨菜和乳付,“胡噜胡噜”大家也吃得兴高采烈。唉,一路西餐,也没有把中国人的嘴改造过来。所以说,要改造人类,真是难以上青天的事情。

今天去往Bacchus Marsh(意译为巴克斯沼泽地)。而“巴克斯”这个名字如果转入到希腊文中就狄俄尼索斯,也就是希腊神话中的酒神。唉,怎么又和酒沾上边了。不过去往巴克斯沼泽地,全程才只有22公里。对于今天的我们,真是太轻松了,一抬腿,四五个小时就能走到。连开车的驾驶员都纷纷下来走路。老宋也下车走了一段。

中午时,安吉尔让老宋驾驶他的车,因为安吉尔要在途中听去SBS广播电台的采访。采访的时候,安吉尔郑重其事地在电话里回答那边记者提出的问题。在边上的老宋始终有一点搞不清楚,为什么安吉尔的身上的华裔血统就是八分之一,照理说随着一代代人的变迁,这血脉应该从二分之一成四分之一,四分之一以后应该是十六分子一。这八分之一的华裔血统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路途中经过产矿泉水的地区Mountain Warrenheip(沃伦黑铺山脉),这座山下面是由火山岩和玄武岩构成的死火山,而那些清凉甘甜的矿泉水真是来自于那些岩石中间,含有丰富的矿物质。这个矿泉水名叫Cottonwood Springs,是澳洲最好的矿泉水品牌。

晚上到达Bacchus Marsh,当年这里的大片沼泽地早已不复存在,今天眼前是一个漂亮的城镇。社区中心的大厅里灯光明亮,当地的市议员等一群人前来欢迎这支已经徒步了五百公里的队伍。

走进大厅,首先映进眼帘的是两张大桌上摆放着中西式两种食品,还有热咖啡和各种饮料。原来今晚CCCAV的负责人陈东军女士和另外一名Penny Sun女士当晚也赶到这里,那张桌上的一盒盒的烤鸭油鸡烧肉春卷等中式餐点,是她们带来的美食。

晚餐前,当地的社区官员和陈东军女士先后发言,还有一位从昆士兰来的年轻的亚裔议员做了长篇演说,谈论了历史上的华人事迹和今天华人在澳大利亚的各种情况。

发言完毕,大家一起动勺动叉,然后动嘴,嘴里塞满烤鸭烤鸡烧肉。那个烤鸭味道特别鲜美,是莱去门一家华人熟食店的作品,听说那家做的烤鸭是墨尔本的第一名。真的应该感谢两位女士的热心周到和盛情款待。

我还发现,经过一路行走,不但饭量越来越大,吞吐越来越快,还有嘴巴里的咬嚼功能也越来越了不得,男男女女那种斯文的吃法已经难以瞧见。

晚餐后,我们坐车回巴拉瑞特。开车的安吉尔倒车时不小心碰到了后面的车辆。老宋说他开车大大咧咧,有时停了车也不拉手刹,有时车窗开着就走人,大概消防队的驾驶员开惯了红色的救火车,大街上的车辆全都要让着它。大家又哈哈地说笑了一通。

三  最后的晚餐

最后两天的路程都很轻松,一天走25公里,去Hillside(山坡)。后一天,从Sunshine West(意译为阳光灿烂之地的西面,其实此地已是墨尔本的城郊地区,火车才几站地)出发,出门后大家跟在前锋波罗斯的后面,一路上瞧见的大都是城市景色。几个小时后,瞧见一家超市有点面熟,原来是绕了一圈,仅走18公里,又走了回旅馆。整个气氛,让大家都感到旅程即将结束,身心都放松下来。

最后的那个晚上,南澳罗布市市长彼特赶来我们旅馆。明天,他要参加我们的最后一程徒步行走,去往墨尔本的议会大厦。还来了另一位嘉宾,著名的华裔女歌唱家俞淑琴女士,她也要参加明天我们的行走,然后在议会大厦的石头台阶上高歌一曲。

最后的晚餐就在旅馆营地中间的餐厅里举行,先不忙着吃喝,这也是大家的最后一次聚会。二十多人围在长桌旁,包括徒步队员,支持队员和他们的家属,差不多每个人都发了言,尽管有的人讲中文,有的人讲英文,但每一个人都不会感到谁谁的声音陌生。凯姆·温女士担任两种语言间的翻译。

由于当时没有进行录音,所以只能根据一些记忆来叙述。领队的恰尔斯·张提供了不少内容。

第一位发言的罗布市长彼特,他的有一段语言颇有深意而且富有哲理:一个人走路并不重要,许多人一起走路而且坚持下去,就成为了历史。许多人当时并没有认识到这种走路的意义,但是在很多年后,后人们会认识到。

第二位发言的麦克汪,他也使用了英语,大意是,自己来澳洲多年,也逐渐了解了一些华人在澳大利亚的历史。几年前就去过罗布,住在当地人家里,结果就是开展起自己的葡萄酒生意。这次通过徒步活动,又更多地了解了罗布和这一路上的城镇。自己还有一个愿望,将来带着孩子继续行走这一条路途。

年轻的张力为这次活动准备了一个多月,而且每天行走锻炼不少公里,但在这次长途跋涉中,脚板上还是打起了水泡。他感同身受,希望华人们和他们的后代都能来这条淘金途上走一走,体验华人先辈在澳洲开创之路的艰辛。

克里斯蒂娜·张说一路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影响特别深刻的是第四天早上,吃完早饭,准备出发之时,瞧见旅馆外面的椅子上坐着一排男人,每个人都在处理脚上的水泡。乖乖丢地咚,她很受感动,心想这群家伙意志真的很坚强,这次徒步活动肯定能获得成功。

克里斯蒂娜·张的母亲杨女士,她说话前很激动,情不自禁地敲起桌子,她说:这一路走来大家互相帮助,互相支持,虽然她年纪大了,走起来有点累,但能参加这次徒步活动,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我的叙述主要是谈了重走淘金路途中产生的种种联想,以及和一百六十前的华人前辈走在这条路途中的比较。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行走”的历史,一部向外部世界拓展的历史。还有一百多年来华人在澳洲创造的物质财富,相比较的是华人传统文化在澳洲土地上的固步自封,缺乏发展的状况。

老是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前锋的波罗斯,说了一段拿破仑的名言,还说了以前参加了许多次步行团队,这次参加的是华人组织的步行团队,而且还和他们的祖先的淘金活动有关。

有华裔血统(第五代)的麦克斯说,这次步行是走了前辈走过的路,特别有感受的是,起初自己是每天走十几公里,后来每天走了二十多公里,反而越走越有劲。

有华裔血统(第四代)的安吉尔说,参加这次步行活动,是要对祖先有一个交代,对他来说,也是一份责任。特别是在本迪戈的华人墓地里,他找到了叔爷的坟地。原来听家里人说起过这个叔爷,但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次能在墓地里找到他,也算是一个告慰,自己心里很激动。最后安吉尔还为了表示能参加这次华人徒步活动,感谢大家,送了一份礼物给领队的恰尔斯·张。

杰蒂老太太话语不多,表示和华人一起走路也很高兴,特别提起了她和KM温的事情。KM温也说起了她和杰蒂在一起的趣话,听得大家哈哈大笑。

高个子奎斯可以说是西人中间的中国通,他表示以后还要来参加华人的徒步活动。

几位后勤支援者也都发言讲了他们参加这次活动的体会。

杰奈芬女士报名是参加后勤人员,因为不知道自己能否走很多路,但以后和别人换着开车,也参加了不少走路活动,特别是有一天走了三十多公里,自我感觉良好。

关英虹女士说自己虽然没有参加走路,但能以后勤人员参加这次活动也很荣幸,这一路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也结识了这么多朋友。

老宋说,自己本来是想参加走路活动的,但由于身体的关系,家庭医生不让参加,后来在半途中入伙,参加后勤保障工作。一路上增长许多见识,特别让他开心的是结交了许多新朋友,大家在一起真的很高兴。

老华侨皮特和他太太欧阳女士也讲述了他俩在一路上看到的许多华人祖先的遗迹,他俩的故乡广东,就是早年许多华人赴海外的侨乡,他们家族和那些赴澳的祖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他们在那些华人坟场内,也看到了不少熟悉的名字。

还有旅行商家的两位金发女郎珂德和吕贝卡说道,能参与这项活动对她们来说也是第一次,感谢大家对她们的支持和相信,大家做为一个团队,从活动一开始到现在即将结束,都很愉快。

领队恰尔斯·张感谢大家一路上的相互帮助和配合,感谢沿路澳洲地区政府和民众的大力支持,如果没有他们的热心帮助,我们的路途就会像160年前那样,一路走来非常艰辛和困苦,现在的徒步活动真的很幸福。他也感谢了珂德和吕贝卡,没有她们专业工作的服务,我们的路途活动也会变得很困难。

为了感谢两位金发女郎,各送了一瓶具有中文牌坊标记,名为“壮志凌霄”品牌的葡萄酒,当KM温把大家签名的礼卡送到她俩手上的时候,她俩显得很激动,珂德双手捂两,年轻漂亮的吕贝卡竟然像小女孩似的流出了眼泪。

晚餐结束后,大家拿出了那件步行中穿过的红色T恤衫,每个人都在衣服上写句签名,留下一个难以忘怀的纪念物品。

这是一个月亮皎洁的澳洲之夜。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