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先锋步行走——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八

先锋步行走——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八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7-10-04 15:41:33 点击:

本迪戈(下)

一  德伯勒金矿

中央德伯勒金矿(Central Deborah Gold Mine)是20世纪淘金热时期留下的一个矿洞。由于时间太紧,我们没有去参观,这儿只能根据有关资料介绍一下。

德伯勒金矿中心是本迪戈众多金矿中开采到最后的几个矿山中的一个,这个金矿一直坚持开采到1954年。市政府于1970年收购了金矿废墟,将其恢复到淘金热时代的模样,成为德伯勒金矿中心遗址展览馆,也由此成了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

游客可参观地面的金矿和地下矿井。矿井深70多米,共分22层,每一矿层有2~3米高,陈列着1851年开采时的实物,矿井附近为黑暗的铁匠间和工场间。在矿井下面甚至可以步入深达 228米的地下矿场,探索一个真正的地下隧道,切身感受当年采矿工人的生活。这是一个参与性强,充满知识性和探索性的体验型景点。

金矿附近保留着淘金时代中国人采金的圆口井和他们居住的几间土房,屋内有中国北方农村的土炕和锅灶。当时淘金者中有数千名华工,他们中许多人作为殖民者的“契约工”被贩卖到此,大多在白人摒弃的废矿里淘金,备受折磨,死亡甚多。在本迪戈公墓里,埋葬着许多这类华工的遗骨。1854年,忍无可忍的华工在这里进行了反抗,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华人反抗运动。

二  大金山寺庙(本迪戈致公堂旧址)

走出金龙博物馆,徒步队伍又去往另一个和华人有密切关系的地方——大金山寺庙。

从对于这个寺庙的的名字考证中,发现它颇有一番趣味,大金山寺,本迪戈致公堂旧址,中国寺(Chinese Joss House),BENDIGO JOSS HOUSE TEMPLE(本迪戈神像寺庙)。

(一)“大金山寺”很自然地让华人祖先把本迪戈称为“大金山”联系在一起。淘金时代的华人矿工通常都居住在一起,于是华人祭拜的神仙也就在这些群落中出现。有的在帐篷里放一尊神像,有的在简陋的房屋里搞一个祭拜祖宗的牌位。随着华人矿工越来越多,于是有人提出要建造一个属于华人信仰的庙宇,在1856年时人们开始建造,当然开始的时候建筑是粗糙和简陋的,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祭坛。以后由广东籍华侨自行设计,自备建筑材料于1860年正式建成了庙宇的正殿,偏殿于70至80年代陆续建成。

(二)在1893年改建后,寺庙颇具规模,形态和功能都达到了正规庙宇的规格。寺庙门口的门楣上的三个大字“致公堂”,所以此庙宇现在又被称为本迪戈致公堂旧址。当年的英文报纸是如此报道的(Bendigo Advertiser报1893年3月20日):“在全套华人礼仪的簇拥下,位于Ironbark Camp崭新的寺庙正式启用,成为本地华人社团的一件盛事。”澳洲最早的华人社团就是致公堂,而这个新建的寺庙就在那一年正式归于致公堂管理和所有。

致公堂被西人认为性质类似与西方“共济会”这样的民间社团组织,带有某种秘密帮会的色彩。事实也确实如此,洪门是旧中国的秘密帮会之一。一种说法为洪门是天地会(又称三点会、三和会、红帮、添弟会)。致公堂是洪门的一个海外分支机构,他们一致的对外称曰“天地会”或“红帮”,对内则称洪门。“洪”是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年号的“洪”。其目的是反清复明,特别强调会员对组织的效忠,尤以义气为重。洪门主要在福建、广东及长江流域一带活动,随着淘金热,这些秘密会社组织逐渐蔓延至南洋及美国各地。可见早期澳大利亚华人社团致公堂也传承了这层历史渊源。

华人初到新大陆,立足未稳,澳洲的致公堂组织的主要任务就是团结和帮助那些新来的广大华人兄弟。当年,本迪戈致公堂隶属于悉尼致公堂分支。这座寺庙主要被用作华人聚会的场所,其功能初为华侨祭祀祖宗、怀念广东天地会起义先贤和第一代淘金者同胞亡灵的祠堂,成为华人文化思想和宗教崇拜等精神支柱,并且在当年种族歧视激化期间,为维多利亚州的华人提供支持。

此外,这个寺庙也可以说是一个政治据点。在19世纪末年,孙中山在反清的国民革命中,对不少中国的民间社团进行了改革和重组,同时也影响到了海外,而这座寺庙一直保持为孙中山的华人支持者在本迪戈的总部。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大金山博物馆内的孙中山塑像。

后来,随着世事的来临,这个寺庙也发生了几多变化。早年华人寺庙是和华人居住的房舍和街道联系在一起的,旁边还有许多商店等。而在1914年的旧照片中,周围已经看不到其它建筑。1937年,寺庙被澳洲联邦政府列为“不得继续居住”的建筑,从此停止使用。1942年联邦政府收购了寺庙所在的地区,使其成为本迪戈军火工厂和机场的一个部分。看来是和当时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了关系。到了1949年,庙宇建筑遭到了不断地破坏,门口杂草丛生,一幢孤零零的破败不堪的红房子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

(三)中国寺(Chinese Joss House),在英语名称中间那个“Joss ”既表达上帝神像之义,也是庙宇之意思。在西人的想法中,此座庙宇供奉的就是华人的上帝或神像。  澳洲国家历史文化保护协会从1965年后,开始获得本迪戈致公堂旧址的使用权。由于其重要的社会和历史地位,这里被列为保护建筑,以后获得了一次次整修。在1968年到1972年的整修期间,这里的许多摆设恢复了原样,并在之后通过了接受捐赠和补充得到了不断的完善。

(四)BENDIGO JOSS HOUSE TEMPLE(本迪戈神像寺庙),这是如今庙宇的英语全称,明确地表述了地点,今日已成为当地华人社团集会和文化娱乐活动的场所。由此,在这座历史建筑中,人们用心观察,可以追踪到宗教庙宇——秘密社团总部——博物馆等华人在海外社会的各种踪迹。这里也是维多利亚州唯一一座被保存和今天依然作为庙宇使用的建筑。

徒步队伍到达了这座庙宇的门外,眼前顿显一片红色。该堂红墙红屋脊,屋脊用空雕游龙砖砌成。大门为两扇中式对开木门,朱红色的大门格外引人注目,金色的门楣上刻印着“致公堂”三个大字,门边墙上左右的描金对联为“兴来豪杰大报良国,义炳乾坤宏图景象”。究其词义,可以看出致公堂的政治意图和雄心。廊前有一对小石麒麟,麒麟前为一座人工开凿的圆形池塘,具有明显的粤式建筑风格。

正门左右还有两道小门,右面门上有“义祠”两字,左面门上的两字被磨损的看不清楚,大家纷纷猜测,没有人猜出。这时候寺庙管理人员来了,带领大家从这扇没有搞懂意思的门下,踏入寺内。

入门后的内堂为祭坛,有嵌石制的石马,两旁插有一些代表广东天地会起义军的彩旗。1900年梁启超曾访问该堂,在其《新大陆游记》一书中有较为详细的记载。

在厅内的一段文字介绍中了解到,当年因为庙宇破败,门楣和门上的对联等文字都已损坏,后经悉尼大学考古系一位名叫郭武锦博士的研究,才恢复其文字面目,左侧入口门上的两字应为“孝弟”。

厅内有不少旧物摆设图片和文字介绍早年华人在此生活的业绩。在此举上几个事例:

1859年9月,据本迪戈广告报报道,华人阿福,福星和寇在铁树皮华人营地附近租了一块地皮,用来制造砖块,10月,砖窑接近完工……

1870年,华人社区被邀请参加本迪戈大型庆祝活动,华人把钱寄回中国,购买了参与游行的旗帜唐装和舞龙(绸布制作的长龙),华人游行队伍从鸸鹋角营地出发一直走到本迪戈市中心……这条舞龙就是那条大名鼎鼎的金龙,最后被收藏于1985年建起的金龙博物馆。

1880年,华人阿泽买下了胡椒绿农场,并在农场耕作了70年。在淘金时代逐渐逝去的日子里,华人有的归国,有的分散到其它行业。1900年,据统计在维多利亚州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华人从事菜园种植业。华人菜园一般有十多位人员,他们都来自同一条船,或中国的同一个村庄。因为菜农使用人工制造的工具作业,所以劳动强度大,许多蔬菜品种从中国进口,如椰菜花白菜还有洋葱等。与中国菜农有紧密联系的华人店主都给他们提供信用和财政上的支持与帮助……

整个庙宇的色彩都是一片红色,外面红门红墙,里面上见红色的屋梁,四周的布景也是以红色为主。踏入一个个展厅,公义堂内是祭拜武圣关公的香坛,但在后面也出现了祭拜文圣孔夫子的塑像。这里既有祭拜先祖的的厅堂,也有供奉道教太上老君和佛教观世音菩萨的神坛,还有崇拜其它各路神仙的牌位,最后又出乎意料地看到了供奉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香坛。

看来我们祖先来到海外,也已受到了洋教的影响,更有特点的是他们总是采取一种实用态度,在对先人祭拜和宗教崇拜中,包容大度,各路神仙都来者不拒。这些中外仙人全都拥挤在几间幽暗的庙堂里,室内摆放着过多的神像和物件,更显逼仄和狭小,在暗红色的灯光中,衬托出屋内老旧的气氛,让人不得不感受到神鬼的气氛。一百多年前,烟香缥缈,众多华人拥挤在这个庙堂里,烧香拜佛,呼唤神灵,祈求避开各种灾祸,保佑他们在海外能够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那位寺庙管理者是一位胖胖的白人,他用英语给我们一大群中国人和几位西人讲中国的古典文化和宗教礼俗,显得有点滑稽。后来知道在他身上也有华人祖先的血脉,只是经过几代西人血液的稀释,从他脸上很难看出亚裔人的面貌,就像我们徒步队伍中几位具有华裔血统的西人步行者,今天他们只会讲英语,也学会几句华语“你好!再见!”

四  金山中国历史坟场

告别了大金山寺庙,我们又来到了不远处的华人坟场,一块大牌上写着“金山中国历史坟场”:

一八五四年中国人来到本地哥(仙调寺)淘金。淘金时期中国人在此有三千至五千人,有接近一千人安葬在这个坟场。一八五六年安葬在这个坟场的第一个中国人叫詹姆斯·阿福,终年三十五岁。当时大部分逝世的中国人都不满四十岁。

在这个金山的多数华人都是来自于中国广东台山地区。本迪戈附近有条街叫雷家街,这条街是当时名扬本地哥的——雷家所命名的。

中国人的清明节是在复活节前夕。这一天。将有许多后代来到祖先的墓前拜坟,清扫和修补坟墓,以对祖先的祭奠。

大金山中华公会在1988年8月8日竖立的。

此牌虽然文字简明,但也传递给我们不少历史信息。例如当时大部分逝世的中国人都不满四十岁。这些人正当壮年,可是淘金地物质条件匮乏,环境恶劣,契约工人沉重的劳动,或者是病魔的折磨,各种艰难困苦,使得他们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使得我们这些重走淘金路的后来者,只能发出一声悲叹。

这是一个公共坟场,各民族的坟地也占据着大片区域。一条石子路穿越在华人坟场的各个区域,华人坟场的墓碑大都只是一块简陋的石碑,肯定和他们当年贫穷的生活状态有关。我们静悄悄地漫步在亡灵中间,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他们以往的生活场景,当然这要归功于我们重走淘金路的亲生体验,然后嫁接上历史。

从1854年第一个华人来到此地淘金,后来通过各种形式来了许多华人。有人发了大财,成了企业家;也有人一事无成,穷困潦倒;还有人把血汗钱都丢进了妓院和赌场。然而,他们最终要去的地方,殊途同归,都是那个名叫坟场的地方。

华人坟场的前面竖立着一块石碑,书写着:“中国洪门民治党,大金山忘兄故弟纪念碑,一九六一年二月吉日立”。这就是说,埋葬在这里的人,无论富贵和贫贱,他们都是华人兄弟,活着的人都希望他们故去后,在地下也能过上吉利的日子。

走到华人坟场的尽头,有一个垒起的砖塔,墙上有一个圆洞,塔上盖着铁皮尖顶,后来听人解说才知道,这是烧纸的地方,也就是说无论在那个墓碑前祭拜,都要到这个砖塔里来烧纸,可能是为了安全,因为墓区周围都是易燃的树林,还有就是管理。西人做什么事都喜欢规范化,秩序化,哪怕是对于死者的管理。

这个金山坟场是我们一路走来所见到的最大的华人墓地。

五  夕阳下的思索

西面的夕阳西下,面对着整个坟场,让我回忆起一路走来的一幕幕镜头,从而联想到澳大利亚的历史和我们华人来澳的历史。1770年库克船长首次登陆这块新大陆,1788年英国首批囚犯流放此地,至今不到二百五十年。华人大批来到澳大利亚,是在1850年此地发现金矿以后,至今也有 一百六七十年,和 英国人来此,大约相差六七十年。和其它欧洲各国来澳洲淘金的民众相比,年月都差不多。然而从西人和华人这块土地上刻下的痕迹和创作出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形式方面来推究,让后人不得不看到巨大的差异,这些差异可以成为一个深刻而又广泛的研究课题,但在此文中无法肆意展开。

我不由联想到上几天的参观巴拉瑞特尤瑞卡民主博物馆,和今天参观本迪戈金龙博物馆和致公堂旧址等。虽然尤瑞卡起义只是一场小小的矿工暴动,西人却把这个事件放入到世界范围内的历史进步的宏大叙述之中。再看事件本身的结果,当时在报刊的广泛报道下,民众知道了真相,法院判决起义矿工无罪,最终甚至判决了殖民地政府取消了贪婪的执照制度。这里至少让我们看到了两个现代文明的亮点:一、报刊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二、司法独立。由于这两个亮点的作用力,使得淘金工人的反抗运动没有被英国殖民统治的黑暗势力所压服,反而成了澳洲现代民主运动的开端,使得这个国家逐步走入健康阳光的历史进程中,也由此酝酿造成了今天澳大利亚这个开放性的自由民主社会。

无疑地,这还可以追溯到欧洲近代革命运动中思想界的伟大贡献。例如英国光荣革命后,哲学家约翰洛克在契约论中主张政府只有在取得被统治者的同意,并且保障人民拥有生命、自由和财产的自然权利时,其统治才有正当性。如果缺乏了这种同意,那么人民便有推翻政府的权利。从尤瑞卡起义的前后过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种思想理论和实践运动的对照。

此后还有美国独立战争对于殖民地人民的鼓舞,法国大革命中产生的人文主义思潮和德国深邃的哲学思想等等,都让古老的基督教思想和国度中焕发出现代人开放式的民主权利。

而中国社会在传统的因袭中,虽然也受到了近代西方思想的猛烈冲击,但在一系列的革命浪潮中,各个政党还是喜欢那种封闭式的密室效应,来进行社会运动的运作,权力机构高高在上,成员必须宣誓效忠政党和领袖,民众必须无条件的效忠国家。甚至到了今天,也没有多少改观。事实上,开放式的民主权利,仍然是当代中国人民的最大话语。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