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默克尔赢了大选吗

默克尔赢了大选吗

来源: 作者:洪丕柱 时间:2017-10-04 15:35:14 点击:

上周日(9月24日),令全世界瞩目的德国大选结束。报道说,默克尔毫无悬念地赢得了大选,创历史地第四次蝉联德国总理(Chancellor)。

报道没有错,她确是赢得了大选,再次就任总理。但我从她在宣布胜利的一张照片上发现了她不自觉地显露出的一丝凝重的表情:应该说,她预见到了这届政府组成和运作的困难和这届总理的难当!从某种程度上,即从相对的角度上来看,她实际上是输了大选。

我这样说是因为大选结果她的基督教民主/社会联盟(CDU/CSU)只获得33%的选票,比预测的40%左右要低不少,只比去年该党最低潮时的支持率32%略高一点,更比上届的42%掉了8.5%,仅获246个席位(占席位总数34.7%),比上届306席少了60席之多!

所以应该说,这次大选,默克尔和她的CDU/CSU是最大的输家!有传媒说默克尔赢了个“空心的胜利”(hollow victory),这话不错。

那么谁是赢家呢?比CDU/CSU更靠近政治光谱右端的两个党都成了大赢家,得票率都有大幅增加!自由民主党(FDP)增5.9%达到10.7%,占有80个席位;四年前才成立的极右党派德国另类党(AfD)首次进入议会并一跃成为第三大党,取得12.6%的选票(+7.9%)和94个席位(13.3%)!可以说默克尔的很多选票都跑到比保守党CDU/CSU更右的这两个政党的口袋里去了。在胜利的鼓舞下,AfD 信心大增,誓言要同入侵的外国人作斗争。虽然该党领导层对今后政策的方向有分歧,领袖之一,较温和的佩特里(Frauke Petry)说她在进入议会后会作为独立议员,而不会成为该党的一员。

AfD在四年前成立,原是由一帮经济学教授组成,反对默克尔出大钱帮助希腊度过经济危机。后来默克尔允许百万中东难民进入德国,它转向成为反移民的党派。令我不可思议的是,AfD 在前共产东德地区的表现特别出色,在那里它是支持率最高的党派,获得高达21.5% 的选票!

联想到欧盟新成员波、捷、匈、保等前共产党国家,都对接受穆斯林难民坚决抵制,就不难理解了。在全国范围内,AfD在中青年选民(35~44岁)中支持率最高,达16%;另一方面,AfD的支持者中近4成经济收入高于德国平均收入;而它在70岁以上的选民中支持率仅7%。这是个问题,因为中青年和高经济收入的选民的活动能力和影响均超过老年选民。

在政治光谱上位于CDU/CSU左边的社会民主党(SPD)的情况也不妙!它只获得20.5%的选票,比上届掉了5.2%,只获得153个席位(21.6%),比上届少了40个!两大党全都掉了支持率,而政治上更靠左的政党左党(主要得票区在前共产党老巢东柏林)和绿党,这次得票率却稍有增加,分别为9.2%和8.9%(增0.6%和0.5%,分别拥有69和67个席位)。其他小党共获5.1%的选票。

叫默克尔头痛的第一个原因是,上届政府组成很顺利:她同社民党(SPD)谈判一拍即合,很快就达成协议,这是她在前三次当选中第二次同SPD组成联合政府。但这次,SPD明确地讲了,它宁可作为在野党或反对党,不想再次同默克尔组成执政的大联盟。

叫默克尔头痛的第二个问题是,排除了同SPD组成联合政府,谁可以联合呢?默克尔早就宣布不会同极右的AfD联合组成政府,实际上AfD正是冲着她的移民政策来的,而她失去的选票,大多数落到了这个极右党的票仓!剩下三个党,右翼的FDP比较容易合作,但另两个比SPD更左,合作难度更大!

尽管默克尔有很高的政治技巧,面临这种组合,日子怎么过,她的心中还没有底。这就是为什么在庆祝胜利的时候,她的脸上会掠过一丝愁云!

在两个左党里面,看来默克尔别无选择,只能取一个左得较少一些的绿党。这样的组合被称为“牙买加搭档(Jamaica’ alliance)”,因为象征这三个党的颜色放在一起看起来像牙买加国旗的颜色。这个联盟看来较有可能被采纳。但这个牙买加搭档或联盟,并不太容易操作,而在德国也是第一次!

靠左边的绿党是个大杂烩,当然也是过度宣传环保的党。这个党没什么经济头脑,有时可能到了宁要环保可以牺牲经济发展的程度,同时又不分良莠地欢迎移民,同澳洲绿党有一定的相似性。

但更靠右边的保守的自由民主党是个注重经济发展的党,追求自由竞争,甚至为此也有脱欧的倾向,所以默克尔对它也不能高枕无忧,它有可能会成为她右胁底下的一根刺!

在民主国家,一般来说,靠右的党比较爱国,为此也比较痛恨非法移民。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美国的保守党共和党的,而且是共和党内靠右边的,这能说明他为什么宣扬美国第一,禁止来自一些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和来自专制政权国家的人入境,要筑墙阻挡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以及退出巴黎气候和约,经常遭到靠左的民主党的强烈抵制。

默克尔如果要采纳牙买加联盟,那就要将两个政治理念和政策很不相同,虽然还没到水火不兼容程度的党糅合在一起,难度可想而知!这是货真价实的走钢丝。联合政府谈判八字还没有一撇,绿党就受到了来自自民党的攻击:指责它过分着迷于禁止化石燃料的发电厂和汽车。自民党党魁,39岁的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说,绿党得走很长的路才能到达牙买加搭档的谈判桌旁。而绿党领袖之一艾克达特(Katrin Göring Eckardt)也说,谈判会是很艰难的。

不过绿党和自民党也不是没有共同之处:两党都重视教育系统改革、都想改变各州间发展不平衡的状况(比如地处原东德的州就比较落后)、都重视提高互联网网速和从不同角度重视人权,就看默克尔如何平衡这左右两派政治力量而不让自己掉下钢丝!

SPD表明要做反对党有其如意算盘:看默克尔在这个搭档里能撑到几时,是否会弄到百姓怨恨。它要为下届大选夺取胜利作好准备。但SPD的党魁舒尔茨冠冕堂皇地说,他的党作为反对党是为了防止(如果SPD进入政府的话)AfD成为反对党(余下的四个党里它是老大了),使它更能扩大影响。此话也有道理。不过默克尔已经说了,德国的外交政策不会受AfD左右。

去年欧洲几个国家,如荷兰和法国的大选,都出现了右或极右翼政党的选票大增,到了几乎能夺取政府的程度 。而且他们的成功都是靠着反移民,特别是中东北非的穆斯林非法移民(英国的脱欧在相当程度上也同反穆斯林移民有关)和脱欧的宣传。这次德国极右的AfD的票源的增加,也是反对穆斯林移民。虽然它的增加程度稍小,因为默克尔及时承认错误加上她的政绩和个人魅力。

德国虽然是欧盟的中坚,但它的国内也并不是没有脱欧的愿望,因为政治上靠右边的党FDP和AfD都感到欧盟过多地依靠德国,这对德国是很不公平的。比如自民党就说,德国应将它的预算盈余和外贸盈余中的300亿欧元(357亿美元)用于对国内人民减税而不是答应外贸伙伴的要求缩减盈余额。它认为欧盟各国应该更有责任感改善自己的经济,不能太依赖德国。这正是它的票源的基础,因为很多德国人真的是这么想的!在同俄国的关系上,FDP还认为德国应该同俄国改善经济上关系(有点接近特伦普的想法),逐渐解除对它的制裁。

德国《每周新闻》评价说林德纳知道他的选票的来源,所以如果对默克尔让步过多,他很快会丧失他的票源。不过保守的《法兰克福日报》说,保守党的联盟(指CDU/CSU和FDP的联盟)对国家来说可能是个较好的政府。

25日默克尔说她原来希望大选的结果会好些的,现在我们在分析我们为什么会丢失选民,特别是那些投向AfD的人。她发誓要通过好的政策和针对他们的问题来赢回背离她的右边的选民(win back right-wing voters)。她说它将会同自民党和绿党就组成大联盟进行对话。我看她可能会对FDP比较宽容些。这就是为何欧盟已经开始有些神经紧张了。不过德国议会的议长朗波特教授(Prof. Norbert Lambert)说,欧盟的团结绝对是默克尔的优先考虑。

德国是世界上仅次于美、中、日的第四大经济体且是个科技、工业和经济发展健康的强国,在欧洲是龙头老大,在世界也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比如英国就认为自民党进入政府对英国的脱欧谈判会有好处,因为自民党领袖林德纳曾说过“我们希望有个强大而经济繁荣的英国”,而他很可能会出任外交部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了解一点德国的政治。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