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一词震惊天下及其他

一词震惊天下及其他

来源: 作者:陈岩彰 时间:2017-10-04 15:34:08 点击:

国际交往,看来真的不单靠硬实力,也得靠软实力。而软实力中,不经意间,也会出现某国的大人物以一词震惊天下的奇景。

可不?向来被世人所不齿的金三胖近日就因吐出一词而大大火了一把。话说9月19日,美国总统川普先生在联合国大会全体辩论上发表首次演说,嘲讽金某是执行自杀任务的“火箭男”(rocket man)。几天之后,9月22日,金三胖以“单挑”的架势,在他的声明中出人意表地用“dotard”一词回敬川普,立时就让全世界的国际关系专家以及语言学者刮目相看,甚至叹为观止。据好事者考究,“dotard”源于“dotage”,按美国权威辞典出版机构Merriam Webster(韦氏)解释,意为“一种以精神稳定和思维敏锐程度双双下降为标志的老年衰弱状态”,可说是“老番癫”的文雅版叙述。

这个字已存在好几个世纪,在莎士比亚作品中露过几次面,例如《无事生非》(Much Ado About Nothing)一剧中,有此一句:“I speak not like a dotard nor a fool”;它在名著《白鲸记》作者梅尔维尔的一首关于沙鱼的诗中,也出现过:“Eyes and brains to the dotard lethargic and dull, Pale ravener of horrible meat”。但“dotard”此词现今未被广泛使用。以《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为例,自1980年以来,这个词只在该报上出现过十次,且向来是在该报的文艺评论中现身。金三胖选上这个古英语字,证明他英语能力不俗。

不过,这还只是其表层浅意。最妙的是,或最要命的是,“dotard”如经稍微想象,可拆成“Donald retard”,意即“川普(Donald Trump)是智障(retard)”;或者,如某脱口秀主持人灵机一动,将总统的姓名由唐纳德·川普改为“逗他的.川普”(Dotard Trump)。总之,“dotard”一词对美国总统大人的挖苦真可谓入木三分了!想来金三胖一定为选上此词兴奋异常,以致认定他必须首次以第一人称来发表这篇严正声明,底气十足地警告说,他将采取有史以来最高级别的强硬反制措施,让“精神错乱的美国老番癫”(mentally deranged U.S. dotard)付出沉重的代价。当今世界上这两个最受关注的人物的互呛,就这样让许多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社交媒体互联网瞬间炸开了锅,一时间各种笑话纷纷出笼。美国人都不得不为金三胖的英语能力叫好,“起码比川普好上500倍”;他如此别出心裁,真可谓独步天下!

不过,如论影响力,按笔者愚见,金三胖的“dotard”,绝对不及大半个世纪前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paper tiger”(纸老虎)。

1946年8月6日,其时在延安养精蓄锐多日并因刚在全党牢牢确立至高无上地位而洋洋得意的毛泽东,算出天时地利人和皆渐入佳境,在接受美国记者安娜·刘易斯·斯特朗采访时,用“纸老虎”来形容他的对手蒋介石国民政府等等“反动”势力。当时负责翻译的是时任新华社暨解放日报社总编辑的余光生,他使用了现成的代用语“scarecrow”(稻草人)译之。毛听了立感不对,当即向斯特朗更正,声明“paper tiger”才是他心中首选且为唯一准确的译法。

列宁同志曾以“泥足巨人”形容帝国主义反动派,但毛泽东也是别出心裁之人,他显然不屑于重复这位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导师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也是他的俄国老师这一蹩脚比喻,于是“纸老虎”一词应运而生。毛同志博览群书,说起话来好引经据典,大概“纸老虎”一词也不例外。他应该记得《水浒传》中有一情节:武大郎捉奸,西门庆慌作一团,潘金莲不禁大怒道:“见个纸虎,也吓一交!”他也应该读过李鸿章写给曾国藩的孙女婿吴永的信,内中说:“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

如此考究起来,或者有人会说,无一字无出处固然可以显摆学问,但“纸老虎”这个词本身不足为奇,更不是独创。那么,毛奇在哪里呢?了不起在哪里呢?奇就奇在初识英文的毛泽东断然推翻会讲英俄日中四种语言的余总编辑的保险是保险了但却毫无胆色的翻译,而这个“推翻”绝对卓越非凡,这样一来,“paper tiger”一词从此闻名天下,并在帝国主义的字典中占据了显赫地位。了不起更在于毛在当日采访中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断。后来,1958年12月1日,毛在中共八届六中全会期间又重复并深化他这个十二年前尚未掌国家大权时的预言式的论断,用以形容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反动派。此等英明论断肯定就只能出于伟大领袖的雄才大略——不单在中国称皇而且要“搞地球管理委员会,搞地球统一计划”。

今天神州大地,遍布毛的顶礼膜拜者,更有人着意模仿之。小者有“纸猫”(paper cat)新词的出笼。这是出于不时口出狂言并以代言为己任的《环球时报》2016年7月30日的社评,而澳大利亚非常有幸地成其攻击对象。这份名报讽刺说: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基本是以蛮不讲理的方式建立起来的,它自认为是中等强国,它的那点“强”在安全上对中国毫无意义,倒是中国进行警告、敲打的合适对象。它——“连‘纸老虎’都不如,顶多是一只‘纸猫’”。坦白说来,澳大利亚当然经不起武力敲打,只需《环球时报》几句冷嘲热讽,它就已经狼狈不堪了。真是一只可怜巴巴的“纸猫”!其实,在今天某些强国人眼里,何止澳大利亚是“纸猫”?天下之大,试问哪个国家在其面前斗胆敢说自己不是?!

从“纸老虎”到“纸猫”,刚好七十年,虽然毛本人也已死去四十年,但看来传下的余威丝毫未减。不过,时势的发展变化也有伟大领袖预料不到之处。正如民间流传一对所示,“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毛同志怎么会想到,那个他曾称之为“纸老虎”反动派的美国,现今竟成为他的党徒那些大大小小贪官污吏盗国贼争先恐后藏金藏娇的最佳所在?!这的确让九泉之下的祖龙百思不得其解,也是让他众多的毛泽东思想衣钵继承者痛心疾首的。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