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七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七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7-09-27 12:06:45 点击:

                                                                    本迪戈(上)

一  高大的土堆

下午,我们从巴拉瑞特前往大金山本迪戈。这段路程不包括在我们行走的计划内,所以是坐车过去的,其距离有120公里左右,如果步行,大概还需要三四天时间。据领队的恰尔斯·张说,以后有机会还可以组织一次从巴拉瑞特到本迪戈的徒步活动。

车行半途,驾驶员安吉尔停车,招呼大家下车。他是我们队伍中年纪最大的徒步者兼驾驶员,原来他在此地还有一档节目。车停高处,可以一览四处的景观。而安吉尔爷爷的爷爷,也就是他的华裔高祖父温培天娶英国姑娘玛丽·雷尔顿为妻的故事就在这儿附发生,故事详情已经在前面叙述。这个故事不但表现出华人的聪明勤劳,反映了当年某些白人家庭打破种族偏见和华人联姻的勇气,也体现出在这块新大陆的土地上,来自全世界的移民如何在不太长的历史中互动融合和良性发展那一方面,对于今天各个国家和民族间的友好相待,仍然具有积极健康的进步意义。

远处有几个高大的土堆,这些土堆都是当年挖矿或淘金的矿渣堆起的。安吉尔告诉我们,那时候,有些华人动脑筋想办法,不怕吃苦,在已被挖过的矿渣中再淘洗一遍。他们的方法很巧妙,因为不是在河边淘金,就用管道把水从河里引到这些矿渣边,然后再进行淘洗,既省力又方便。尽管有些白人鄙视华人,称他们为“淘废渣的人”,但也不得不承认华人的吃苦耐劳的精神,眼巴巴地瞧着华人们从废渣里又淘洗出不少金子。

那些高大的矿渣堆如同小山般地静悄悄地盘踞在旷野之中,风从它们身边掠过,仿佛带来了淘金时代的历史回声。

二  淘金之城(大金山)

本迪戈(Bendigo)是位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中部的一座城镇,距墨尔本市西北128公里。目前约为8.6万人左右,为维多利亚州继墨尔本、基隆和巴拉瑞特后的第四大城市。本迪戈市辖境达3000平方公里,其中还包括许多小镇,其总人口近10万左右。

这个地区原名为桑德赫斯特(Sandhurst意为沙丘)。本迪戈克里克(Bendigo's Creek)这个名字来源于一名昵称为本迪戈的当地的一名职员,而他的昵称则来自于一名著名英国拳击手威廉“本迪戈”汤普森。此地从1851年始有人居住,1855年被提升为村,1863年升为镇,1871年成为城市。当时城市的正式名称是桑德赫斯特,这个名称是以英国的一座同名城市命名的。1891年改名为本迪戈。

1851年,淘金者在此也发现了金矿,国内外淘金者蜂拥而来,使该地成为维多利亚大金矿的中心城镇。   19世纪中期和晚期,由于淘金热使本迪戈人口成长,尤其是许多华人来到这里。他们称本迪戈为“大金山”,却没有将这个美名赠给巴拉瑞特和阿拉腊。可能是这里的金矿都蕴藏在一座座较大的山上,而且本迪戈出产的黄金的总量还大于其他两地。

相对来说,本迪戈的金矿数量较少,规模也不大。但矿洞很深,金脉在山中一路延伸至地下。开采的历史也较长,而且较多的是组织化规模化的淘金挖矿。直到1954年,它结束了长达103年的金矿城的历史。据说,本迪戈金矿一年最多开采过12万两黄金。

当年,此地也曾经发生过淘金工人反抗殖民地政府的举动。1853年政府发布金矿法令修订条例,容许警察对于牌照搜查可以在任何时间进行,这进一步激怒了矿工。反采矿权牌照联盟于1853年在本迪戈镇成立,矿工们已经走到了与政府武装冲突的边缘。然后在1854年,本迪戈镇的矿工组织威胁武装起义,以响应政府每星期两次加密查牌的行动。最后在政府的妥协中,这里没有爆发起像巴拉瑞特尤瑞卡的起义事件。但矿工们仍然是尤瑞卡暴动的热情声援者。

时光流逝,现在虽然金尽矿废,但昔日遗迹犹在,淘金余风尚存。城镇四周遍地可见长方形和圆形的淘金坑,当年居民多把房屋建在坡上,以期流水冲刷带下的金砂流淌到屋边,就如同在家门口捡取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做为淘金城的本迪戈已经走入历史,但在现代社会中,本迪戈的淘金业并没有停止,在1980年代以前,本迪戈地区是澳大利亚产金量最高的地区,总共出产了2000多万盎司(622吨)黄金。1980年代后,西澳大利亚州的金矿产量超越了本迪戈。本迪戈的金矿中依然有大量黄金,估计至少还有与已发掘出来同样的数量。但是由于当地的矿井非常深,到达了地下水的深度,因此采矿量开始降低。但是通过使用先进的技术,矿坑开采又重新开始。

淘金热过去后,本迪戈逐渐发展出了一个生产制造工业。如今,大多数这些工业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市内依然有一个生产火车车厢和汽车部件的工厂以及一座橡胶厂等。在本迪戈开过荒的地方有羊和牛的畜牧业。此外还有一些大的养猪场。沿河流和溪流有一些比较肥沃的地方,这里有种植小麦和其他作物(比如油菜)。当地产上好的葡萄酒,品种包括西拉子。葡萄酒工业在这里有所发展。

本迪戈周边地区是非常粗糙的岩石地区,当地只有灌木生长。这些丛林被用来采木和养蜂。有人建议使用这些丛林开发生态旅游,但是一般认为可行性不大,因为这儿气候干燥,缺乏雨水,周围地区经常出现龙卷风,冬季寒冷。由于当地的水储存量已经降低到了历史最低纪录,本迪戈政府提出了澳大利亚最严厉的水使用限制,在户外不许用水。因此维多利亚州决定建造一条连接本迪戈和巴拉瑞特的输水管。看来当年的两个淘金重镇,如今又要用一条水脉联系在一起。

三  市景素描

我们的面包车停在附近街道上,大家向市中心走去。

一路上,那些欧洲古典式样的建筑映入我们眼帘,原来本迪戈是一座如此美丽安逸的城市。作为淘金热的遗产,本迪戈有许多装饰华丽的、维多利亚式殖民时期晚期的建筑,也被人们俗称为“哥特式”建筑。它们为本迪戈提供了一个“法国”风格,其中比较重要的有本迪戈市政大厦、邮局、法院等。这些建筑均是法兰西第二帝国的风格,都受到市政府妥善的保护。

本迪戈的圣心大教堂是澳大利亚第三大的大教堂,是一座砂岩建筑,其主楼于1896年至1908年建成,钟楼分别于1954年和1977年完工。其他重要的经典建筑物也是澳大利亚最好的经典商业建筑,其中包括殖民银行大厦和前石匠大厅,以及本迪戈法庭大厦等。

市区到处可见“淘金热”兴盛时期建造起来的普通民居,这些房屋装饰华丽,墙上门楣有各式花纹,走廊过道镶有精致的铁花边等等。

在这些漂亮的建筑周围,围绕着绿色的草坪和宽阔的街道,街道上一家家风格别致的露天咖啡馆,人们享受着美味的咖啡和温暖的阳光。马路边那些灯柱也是古式古香的风格,想必在夜晚暧昧的灯光下,能带来更多的怀旧之幽情。

开阔的马路中间 是一个高耸的喷水园塔,塔身围绕着一圈大理石人物雕像,水珠在雕像们的面前散落,下面是水池和花坛,再放眼望过去,那儿还屹立着一座石头纪念碑。让人感到疑惑的是,那条马路的路面上还铺设着路轨,不一会儿,“叮当”一声,暗红色的有轨电车幽灵般地出现了,车内的司机均穿古代服装,车厢内贴满褪色的淘金时代广告,让人们以为它是从上个世纪以至于上上个世纪的时光隧道缓缓行驶而来的,老旧的诗意依然飘逸在本迪戈的街道上。

过去的本迪戈有轨电车车库和发电厂今天是本迪戈有轨电车博物馆。以前总是以为这种老电车,大概只有墨尔本的市中心才能见到。没有想到这个淘金城里也执着地保留着这份历史情愫。

本迪戈著名的罗沙林公园位于市中心旁,它是一个维多利亚式的公园,内有雕塑和一座花岗岩的高架水桥。公园的主入口就是那两条有轨电车路线的交叉口。这里有一座巨大的维多利亚女王塑像和一座亚历山大喷水池。它位于高架水桥的宽广的桥上。公园最后沿山坡不断升高,在山上有一座过去的学校和一座过去矿井的入口。

四  金龙博物馆

更古老的场景随着锣鼓齐鸣出现在我们眼前,那就是中国式的舞狮场面,除了那个大鼓是红色的,其他都是黑色的动态。敲锣打鼓的队员们身穿黑色的服装,还有那两只黑中嵌绿的狮子,那狮子随着锣鼓声声跳跃出各种各样的动作。高难度的是一只狮子站立在另一只狮子的身上,他们是一批高鼻梁金头发的青年男女,表演水准似乎一点也不亚于华人的舞狮队。在罗布我们也看到过这样的洋人舞狮队伍,看来这个古老的中国式的娱乐传统,已被白人所传承。后来才知道,在支舞狮队伍中间,几位年轻人的祖辈也有华裔人士,因此在他们的身上也流淌着几多华裔的血液,

我们跟随着舞狮队伍,从市政大厦一路走向金龙博物馆。博物馆坐落在本迪戈市(Bendigo)布雷泽街(Bridge Street)5号,为澳洲历史上著名的华人淘金旧址之一。该馆由华人捐资55万澳元,维多利亚州政府拨款270万澳元于1985年建成。馆长是本迪戈华人社团中华会会长雷扬名(英文名Russell Jack)。

在博物馆门口,徒步队伍静默数分钟,表达对华人祖先的敬意。金龙博物馆最著名的当然还是那条龙,中华民族把自己称为“龙的传人”。这条龙条据说来自广东佛山,已有100多年的历史,色彩斑斓,用绸布制成,长达50米,可谓一条巨龙,被安放在正厅高台上,环绕半个大厅,配以“大金山”“中华会”的黄色灯笼,显得金碧辉煌。为此,博物馆将自身的一部分建成圆筒型,就是为了能收藏这条巨龙。

在本迪戈节假日或重大场合,这条长龙就会被人们抬到街上,1000人的舞龙队伍(500上场,500替换),在游行队伍里龙飞凤舞,犹如在大地上游动,气势蔚为壮观。

金龙博物馆展示着从“淘金热”时代到现在的中国人的生活实况以及华人社会的历史,全馆陈列共分4部分,包括早期华人采金史;华人珍藏的古董文物和手工艺品;早期华人社团“中会公所”专室及中华民国时期的展品,其中“洪门二十一例”和民国初年的“奖捐执照”均为罕见的文物珍品。以澳洲华人历史为陈列主题的金龙博物馆在澳洲颇具影响,曾荣获澳大利亚1992年和1993年州际展览和重要旅游项目奖。

这里收集有许多珍贵的中国家具、装饰品以及一些刺绣的锦旗和衣服等,还有不少当地华人后裔捐赠的中国物品,收藏家摆放在那里的藏品,中国的传统色彩浓重。

徒步队员从门外走入博物馆,在会议厅内听取馆内职员的讲解,抬头仰视环绕整个房舍的金龙,参观一个个单元的展品,让我们仿佛走进了华人在澳大利亚浓缩的历史中。中华公所内的一张张老照片及文字叙述的是几户华人家族的历史,有的家族可以追溯到清皇朝的顶戴花翎的官宦,而他们的子孙在澳大利亚却变成了穿西装的一代,那些老旧的用品似乎在展示着 他们每天过日子的生活细节。

那些展品中有不少珍贵文物,有老华人带来的一串串古钱,有象征地位的青铜色的中国式的古兽,有鎏金雕刻的马车。那道红木中间嵌有金色图案的屏风和前面摆放的太师椅,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是富贵人家的身份表达。几个风格不同的轿子表现出华人特有的生活方式,还有各种漂亮的瓷器,高大的花瓶等等。另有锦缎绸衣,色彩斑斓的龙头和戏剧中的道具和人物造型。太多的展品让人目不暇接。

特别传神的是有一个单元全是一间间小屋,将当年的场景用实物和人物塑像展现出来,香港码头,平安堂药房,天龙杂货,杨明洗衣店等等。在一张办公桌边,还有一尊孙中山先生的塑像,孙中山虽然没有来过澳大利亚,但和澳洲的墨尔本也有过一段特殊的关系。当年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前后,澳大利亚侨胞在中国政治的大气候笼罩下,俨然形成两派。悉尼是保守旧派侨胞的中心,而宣传孙中山先生共和思想的中心则在墨尔本。

1921年,中华民国诞生后,消息传到澳大利亚,华侨载歌载舞,纷纷庆贺。他们体恤临时大总统的困难,纷纷向孙中山先生伸出了援助之手。当时的“少年中国会”曾募集了1500多英磅汇往中国政府,孙中山先生很感动,特颁“旌义状”以资鼓励。状上写道:

美利彬(墨尔本) 少年中国会于中华民国开国之始, 踊跃输将。军储赖济。特给予优等旌义状。奕代后民永多厥义。此旌。

                                                                                       临时大总统孙文

                                                                               中华民国元年三月初一日

这段历史见证了澳大利亚的华人祖先为中国社会进步所做出的一份贡献。

一路走来,瞧见了不少博物馆,就我所参观的华人博物馆来说,本人认为,金龙博物馆的藏品是最丰富多彩的,超过了亚拉勒的金山博物馆和墨尔本的澳华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是几十年前当地华人集资筹建的,为的是凝聚华人的力量,同时也壮大华人在当地的声势,后来又获得了当地政府的大力资助。本迪戈的人对华人还是非常友好的,因为有很多人是华人的后裔,虽然也有一些人抱着某些偏见,不喜欢这个博物馆。

走从博物馆,在边上还有一个美丽的中国式花园,雕梁画栋的房门建筑,门口摆放着石狮,高挂着灯笼。踏入公园,能见一道双龙戏日的蓝色照壁,然后是曲桥回廊,一汪绿湖映现在眼前,后方又是一个高大宽阔的青瓦彩檐红柱的亭舍。当你坐停在石凳上,面对着前面荡漾的绿波,静下心来,让人在观看澳洲华人的历史轨迹之后,回味一番祖先和我们这些后来者绵绵不断的关系。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