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普”字当头的词儿们————兼析“普世价值”

“普”字当头的词儿们————兼析“普世价值”

来源: 作者:林别卓 时间:2017-09-27 12:04:51 点击:

“普”字的本义是普遍、全面之意,“普”字当头组成的词儿,有如“普及”(普遍推广)“普查”(全面调查)“普选”(公民普遍地参加国家代表机关的选举)“普通”(平常的或一般的)“普度”(佛家广施法力使众生得到解脱)“普适”(普遍适合)“普惠”(普遍惠及)等。

由于“普”字总是可用以比喻与褒扬那些吉祥和阳光之事物,人们对它喜爱有加,以它为词根构造了一些极具喜庆欢乐色彩的词语,如成语“阳光普照”“普天同庆”等。当社会进入意识形态相竞争的历史阶段,各类人们需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普”字更是大有用武之地,一些形容某种思想“普遍适合”于人世间的夸张词语便被创造了出来,例如“普世价值”一词就是。

“普世价值”这个说法来源于希腊文,后转译为拉丁文,再转译为英文Universal Value。它兴起于第十九世纪和第二十世纪间欧美基督教的“普世教会运动”,其目的是为了宣扬基督是一切政治、经济、思想领域的主宰。教会是超国家、超民族、超阶级的普世性实体,主张基督教内部包括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各派之间终止对立,联合行动,形成统一的传教活动。

可见,“普世价值”原来是指在基督教会内部超越国家、民族、阶级的“普世”,而且这种“普世”的动力是来自于圣灵(耶稣基督)的主宰,就像阳光普照大地那样。现代西方的一些人,把宗教偷换为政治,把自己所推崇的政治理念也吹嘘为“普世价值”。但是耶稣基督没有了,哪有动力来普世。

我们今天沿用“普世价值”这个说词并无不可。然而要解决“普世”的动力问题,就要把耶稣基督换成人民群众。人民就是上帝,动力来自于人民,人民的生活和精神状况是“普世价值”能否普世的先决条件,是先有了人民的生存权而后才可能有某种价值观念的传播和推行(普世)。比如说,有些国家或地区人民的生存温饱都成问题,却在那里不厌其烦地搞各色各样的“民主”选举,以为选举就是民主的一切,所有的烦恼和祸害都可以“票决”,把整个社会搞得乱哄哄的,什么都办不成,老百姓不堪其扰﹐这种“普世价值”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普世价值”具有客观性和相对性的两重性。打个比方吧,太阳东升西落是不是普世价值观呢?对于生活在地球两极以外的人来说当然是,因为这是亘古不变的客观规律;而对于生活在南极洲的人来说却不是,因为那里的太阳是半年在天边绕圈子为白昼,另半年下沉在天底为黑夜,不分东和西;若是站在银河系的中心看,太阳只是一个小小的星点,无所谓升,也无所谓落。所以这个价值观并不普世,只能依据不同区域相对而言。这就是客观性和相对性的两重性。

作为“普世价值观念”之一的民主也具有两重性。一方面它出于人类的良知和理性,是任何国家民族的必由之路和最终归宿,这是它的客观性。另一方面它富有文明的多样性特点,不会仅限于一种模式,这是它的相对性。只承认其客观性而不承认其相对性,或者反过来只承认其相对性而不承认其客观性,都是片面的,不正确的。在这方面东西方都犯过并且继续在犯极大的历史性错误。

众所周知,在上个世纪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曾经遭受到大挫折,大分裂,大倒退,社会主义阵营不复存在,幸好有中国共产党的存在才留着火种。这主要原因就是由于各国共产党那时还不懂得世界文明和民主的多样性,而把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当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价值观强加于全世界,鼓吹“把红旗插遍全球”,结果使不少国家和地区从刮“共产风”到遭“共产祸”。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强硬“普世”自家价值观的做法,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

现在谁在步其后尘,西方国家的政客们依然保守其冷战思维,否认和藐视人类文明和民主事业的多样性,向全世界宣扬唯有他们的“民主政治”才是“普世价值”,他们是在重犯共产党的错误。然而,共产党因其固有的大无畏精神而易于改革进取,使得错误能够变为正确的先导。而西方社会因制度的局限而墨守成规,不求变革更新,一旦出现崩塌和衰败就覆水难收。会不会有什么人,什么事件,什么时候引爆西方世界呢?让我们静观其变吧。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