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为什么年轻人、留学生值得关心

为什么年轻人、留学生值得关心

来源: 作者:杨昶 时间:2017-09-27 12:03:08 点击:

都知道中澳自贸协议签订快两年了,朋友圈每天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不过是否真像所有人期待的那样,都赚着钱了,而且赚了不少?澳洲还没有加入“一带一路”,今年五月在北京举办的峰会,澳洲只有一位国家级官员——联邦贸易部长过去观望。另一位是维州州长,也就是说这个面积全球第六、创造力全球第一的澳洲,她七个省里只有一位省长认为有必要参加第一大贸易伙伴最重要的经济倡议。

而从去年年中开始到现在,所有主流媒体都集中性、不间断地报道“有代表性的华商政治捐款在左右澳洲政治;华人公司、团体、留学生组织,是被严密控制、洗脑、在散播与澳洲自由的价值观相悖的东西”。昨天《澳洲人报》头版:“澳洲各大名校承认:中国在不断渗透、影响澳洲校园,通过留学生组织和在校园建立的各种学院,宣传中国自己的纲领;中国留学生在微信、微博,Facebook上恐吓、霸凌与中国领土主张向左的教授与其他国家的学生”。

维州政坛几十年里唯一的华人州议员——林美丰先生曾忧心忡忡地说“无论中国人多有钱,有一天人家指着华人说你们都是间谍时,我们的生存环境就很难了。”

这一天已悄然而至。该头版结尾说“各大校园现在不敢明说,是因为怕中国留学生对此事反弹而选择不来澳洲,这将对澳洲第三大产业——国际教育带来巨大打击”。不知道每年给澳洲贡献了那么多学费的留学生与在澳洲消费了这么多钱的家长们,听到这样的横加指责,将作何感想。

上周于香港参加完一带一路峰会,回程在澳航上看了一篇采访澳洲各大CEO的英文报道,“他们承认澳洲企业的决策层只有1.4%非白人,华人则几乎没有。这种情况还在加剧,所以大部分优秀的华人年轻人只有去香港、新加坡,以及越来越多去中国大陆另谋发展,或者创业”。

新西兰大选刚结束。有一位唯一中国背景的国会议员——籍贯江西的杨健博士,前段时间被推上各种包括BBC在内的英文头条,原因是杨博士的教育履历里有“洛阳外国语学院”“解放军空军工程学院”;多年来不断公开推动中新交流并多次带领国会代表团访华的杨议员,被新西兰媒体、反对党直接点名说成间谍。新西兰某著名教授在金融时报、推特等刊登的长文,如果耐着性子看完,可以看出指责杨为间谍的几条清晰的“逻辑”:“杨在当选国会议员的首次演讲、以及后来的重要演讲中,从未批评他的祖籍国——中国的人权状况,计划生育政策,南海政策,西藏,台湾问题等,只称赞中国近三十年如何让人民脱贫及其经济成就。杨还声称他的党——国家党一样可以带领新西兰民众走上经济新高度。这种不遵循新西兰(西方)民主价值观,不断站在中国立场说话的人,我们怎么能天真到让他当选新西兰的议员”?

这位教授不知道可能也不想知道,如果杨议员全靠批评祖籍国而上位,在华语体系里有个俩字的词,算是骂一个华人到顶的词汇了,这种人在抗日战争中出现了不少,是中国人最瞧不起的一类人。

政治是一个缩影。《教父2》里迈克尔·柯里昂为了家族生意更大,去找政界,于是有了那句流传至今的台词 :“金融是一把枪,而政治是知道何时扣动扳机”。

澳洲有句话:政治、经济,媒体是三叉戟,有了其中一项,你可以混得不错;有了两项,你可以风生水起;如果三项都在你这里,你将只手遮天。其实不仅是澳洲,整个西方都是这样。

在维州几十年历史上,至今唯一的全职华人官员只有林美丰一位。每次联邦大选、州大选,华人都全军覆没。在新州(经济第一大州)刚刚落下帷幕的地方选举(澳洲的政体级别是联邦、州,地方),不少华人当选地方议员。不过稍有留意主流媒体的人都知道,他们中不少人在此之前已遭受多少澳洲政界、媒体放之于火中的“严烤”与挫败。在澳洲当华人议员,早就不是各种华人宴会上见到的一派多元、和谐那么表面的景象,那种牺牲与谨小慎微,不亚于“议员”二字带来的光环。

中国人在主流媒体几乎没人。在维州法律界,唯一当选地方法院法官(澳洲法院等级由联邦的最高法院等、到州里的地方法院)的华人是一位马来西亚裔的威廉,前年当选。

说这些不是抱怨澳洲不好,相反,澳洲是一个有着巨大吸引力的国家:成年人人均富裕程度仅次于瑞士,世界第五大交易货币,亚洲第一世界第五大管理基金国家,留学生人数仅次于美英,三座城市连续排名全球最宜居前十……可谓举不胜举。但如同每一个伟大的国家一样,这里也有不可忽视的硬伤和灰暗。

在这里捡一点点指出来,但求希望对来自中国的年轻人有点参考价值。这种大环境,不仅影响着近几年中资公司在澳最大笔的投资收购(有成功的,但更多是“突然被失败”的),而且影响着你在校园里组织的某场看似简单的活动,影响着你父母的投资移民,影响着你在职场可能感受到的“潜在的天花板”,更影响着你的去留与未来……

最后,就像所有智慧的民族一样,华人不能自己关起门来自说自话,到头来人家还是不了解你,于是加深偏见,继而排挤、恐慌。华人需要用人家听得懂的语言、用普世的游戏规则,说出华人的话。为什么说话、写文章重要,尤其是在西方?不单单是父亲一直告诫我写作的重要性。就说澳洲吧,这个国家自诩“精英”的投行经理们、四大及顶级律所的合伙人们、打工皇帝CEO们、法官们、总理们,每天读得最多的就是那几份主流媒体的文章。而同样这些人,往往自己就是不断发表有关财经、政治,中澳商贸的专栏作者,比如澳中工商联合会主席、前州长布朗比、前州长肯内特、前总理陆克文、霍华德、普华永道合伙人安德鲁、澳洲首富、Chadstone购物中心的甘道尔家族、犹太首富、Westfield购物中心的罗伊、澳洲排名前几位的打工皇帝、四大银行的CEO等……太多了。

我在前几次,首先用英文写作,在澳洲主流媒体发表,也在朋友敦促下自己翻译成中文并有幸被中国几家最大的媒体刊登。一次是回击在澳洲的“焦点访谈”——Q&A节目辱华的“一国党”领袖帕尔默,一次是2015年在《时代报》(the Age)、中国《环球时报》,《上海日报》全文发表参加完北京9·3大阅兵的感想,最近一次是去年12月份作为第一个华人在澳洲庆祝当代民主体制及多元文化162年纪念日所做的主旨演讲。我前面提到的不少点,在那次演讲中略有提及,后来英文原文被中国最大的两家媒体选中播出,可能人家看中了那一丁点实用之处。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