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六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六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7-09-22 10:05:54 点击:

                                             巴拉瑞特(下)

                                                    一

其实,所谓巴拉瑞特淘金地,可以这样来理解,就是围绕在巴拉瑞特周围的一系列城镇,例如Sovereign Hill(疏芬山),Eureka(尤瑞卡),Smythes Creek Goldfields(斯密斯河湾金产地)等等地区。如果将淘金地的概念再朝外扩展,从地图上察看一下,那三个主要的淘金重镇,阿拉腊,本迪戈和巴拉瑞特恰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的三角形。在这个三角形里的许多城镇都是大大小小的淘金地,然后将三角形扩展到维多利亚更广泛的地区,从某些线条和块面上再四处延伸,仍然可以发现一个个淘金地。

淘金地像星星闪烁般地埋伏在这一大片土地下面,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状况呢?也许只能说是上苍或上帝的作用力,在某一个地质年代,南半球的这一个角落被上帝之手搅动了一下,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地球深处的许多宝贵的矿物质被翻腾到了上面。对于上帝之手来说,它只是轻轻地随意翻动了大地上一个小小的角落。而对人来说,这个角落却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埋有宝藏的土地。

这也就说明了人们在发现金子的时候,并不是固定在某一处狭小的范围,而是从南澳进入维省,一路走来,随时随地都可能在某处发现金子。其实所谓南澳省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等,都是人们自己对于这块土地上的划分。上帝之手在搅动这片土地的时候,并没有这种地界的划分。因此,不仅仅是在维州,在其他各州也发现了不少产金地,甚至远在塔斯马尼亚岛上都发现了金矿。当年在澳大利亚并没有今天这样先进的勘察设备,发现金子更多的是靠运气和经验。因为被搅动的地方有深有浅,金子的面目也时隐时现。人们在此处没有瞧见金子,就走向那处,每一个人的脚步在山林河边行走的时候,都存在着偶然遇见金子的机会,因为整块地盘都是深浅不同的被上帝从下到上地搅动过的土地,就等待着金块和金沙在哪儿冒头露脸。自然对于宝藏的安排和人们寻找金子的逻辑意识是基本吻合的。

而被从地底深处翻上来的金子最多的地方,或者说金子最为集中之处就是大名鼎鼎的巴拉瑞特。

                                                     二

巴拉瑞特位于维州南部,墨尔本以北 , 距离墨尔本113公里,是维多利亚州境内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澳洲最著名的金矿产地。这个区域曾在19世纪中叶首次经历淘金热潮,现在仍然吸引着众多的业余探矿者。金矿的发掘使这里从一个绵羊牧场变成了一个重镇,现在已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的内陆城市。

巴拉瑞特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38年。当时一位名叫William Yuille(威利姆·尤林)的牧羊人,在Black Swamp(即现在的Lake Wendouree)附近定居了下来。“Balla” “Arat”即由“休息地”或“宿营地”的意思演变而来。

1851年,有两位幸运者John Dunlop 和 James Regan(约翰·邓罗普和杰姆斯·兰格)在Poverty Point(贫穷角)发现了金子。当时他们正向Canadian Creek(卡纳大拿河湾)平移,结果却意外找到了几盎司的金子。看来贫穷角并不贫穷,穷人走到此地也可以由此而发财。此后3年,大约有2万名淘金者纷纷前往巴拉瑞特架井开矿。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巴拉瑞特于1852年发展为一座小镇,1855年已初具城市规模。继1858年发现澳大利亚第二大的金矿后,巴拉瑞特的Bakery(巴克利)山便开始涌现出一阵淘金热。1863年开始发展为行政区域,到1870年则已经成为一座中心城市。

巴拉瑞特到底出产了多少金子?也许可以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地区的金矿稍做比较。加州发现的那些金矿,其产质量都不及巴拉瑞特地区的金矿。巴拉瑞特曾经发现了历史上产量最大的金矿,其中有两个金矿产量达180磅,价值总计为9万美金。那些一贫如洗的穷人只要愿意把它们扛回去,那些金子便属于他们了。当时金矿产量如此丰富,使得当地的人挣到钱后,都变得十分慷慨。而且此地本来就是产羊地,矿工们挣到钱后,就大杯地喝酒,大块地吃羊肉,轮盘地秤金银。

巴拉瑞特表面土层富含金矿。矿工在土层中进行挖掘、开发,将它变成一个巨大的宝藏。然后他们架起竖井深入地层内部,希望找到古代河床。最后人们果真发现了古代河床。于是他们开始沿着河流方向进行挖掘,将那些沙石装入桶里,然后经过一番冲洗之后,那些金矿便从沙土中呈现出来了。除了前面提到的两个大金矿以外,人们还在地下180英尺的旧河槽中发现了另一座大金矿。

一些有史以来发现的最大的金块出自巴拉瑞特,当年一名叫 Richard Jeffrey( 罗恰特·杰福利)的矿工,无意中发现了当时最大的金块,名为“Welcome Nugget”(迎来的天然金块),重达 69 公斤。到目前它仍然是世界上第二大的金块

巴拉瑞特迅速变成了一座“建造在黄金之上”的富饶美丽的城市。随着1862年铁路的开通,它为人们带来了更多的机遇,例如开设商铺、市场及开展贸易等。在墨尔本出现铁匠铺之前,巴拉瑞特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铁匠。这就是说,在淘金时代,这个地区的繁荣和富裕一度超过了墨尔本地区。

从19世纪60年代到20世纪初,几十年间的淘金活动为这个城市创造了源源不断的财富。直到1918年最后一家金矿关闭时,巴拉瑞特已经建成大量工业和服务基地,足以支撑它以后多年的发展。这个城镇成功地完成了从金矿地到工业城市的转型,当年散居在外的帆布帐篷和木结构的建筑被石头和钢筋水泥所取代。整个澳大利亚,当年由于发现了大金矿,世界各地的淘金者蜂拥而来,人口曾达300多万。而巴拉瑞特像海绵一般曾吸收了大量人口。今天,在巴拉瑞特市内众多的维多利亚式的华丽建筑和繁茂的公园仍然能够反映出十九世纪中叶及以后的淘金时代的富裕景象。

其实澳大利亚的金矿并没有被挖尽,只是那个年代,一些容易被发现的浅层金矿基本暴露,大批量的浅层金矿已经被挖完淘尽,但仍然有不少埋藏在深处的金子还在等待着人们的发现。而且在维多利亚省的山林里,埋藏在浅土中的一些漏网的金子还经常会被那些掏宝者发现。例如2013年澳大利亚一位业余探矿者在附近发现一块5.5公斤重的黄金,价值超过30万美元。有些以往的淘金区域至今仍然吸引着众多的业余探矿者。

                                                          三

领队恰尔斯·张的家就住在巴拉瑞特,有几位步行队员就称他为巴村的村长。今天上午,村长领着我们步行在巴拉瑞特的大街小巷间,从这儿穿行到那儿。看来,村长对于村里的情况了如指掌。

巴拉瑞特的一条宽阔的大道上,中间种栽着四五千棵大树,这条长街表达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这座城市也贡献出四五千名军人的生命,为了抵抗法西斯军队,这些军人远赴海外的欧亚战场,同样是为了保卫自由。

我们走上一道小山坡,坡上有一块石碑,石碑上铭刻着Poverty Point 1851年8月21日等字样。这里就是前面提起的那两位幸运者John Dunlop 和 James Regan(约翰·邓罗普和杰姆斯·兰格)最早发现金子的Poverty Point(贫穷角)。另外一块石碑上是一幅根据当情景绘制的图片和一段文字介绍。恰尔斯·张告诉我们,在150年前,从这道山坡上俯视,可以看到附近密密麻麻的淘金者的帐篷和简陋的小房子。当年在巴拉瑞特的街上有四百多家旅馆,整个城市有六百多家酒馆,那些喝得醉醺醺的矿工们在街上游逛,他们举着酒杯号称这个遍地黄金的地方可以和英国伦敦相匹敌。壮哉——巴拉瑞特。

发现某个大金矿的过程也颇有喜剧性,一个家伙偶然间发现了地层表面的金子,俯首捡来碎金块和金粒,这当然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他用金子换了钱在酒馆里开怀大喝,喝醉酒后吐露真言,顿时这个消息如同在酒馆里一声爆响,一传十,十传百。没有几天,引来了数千人,后来引来了数万人。淘金时代,巴拉瑞特的人口众多,超过了澳州的一些大城市,

因为前面已经有了一个美国旧金山淘金潮的先例,后来华人淘金者也纷纷赶来新金山。淘金者来自于世界各地,虽然大部分是欧美各国的白人,但亚非拉美其他肤色的人也不少。而白人也并非来自一个国家,他们讲述各种各样的语言。大家都是为了黄澄澄的金子而来,共同语言就是早日弄到更多的金子。当时来到此地的华人淘金者也散居在西人中间,大家关系还比较融洽。以后越来越多的华人淘金者来此,才形成了一些小型的华人淘金者的集聚区域。虽然以后维州政府制定了具有种族歧视色彩的对付华人的人头税法律条文,但在巴拉瑞特地区,还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迫害华人淘金者的事件。

下山后,队伍又来到一座巴拉瑞特华人纪念碑前,这座纪念碑就如同一面石墙,墙上安排了几十幅画面,有老照片也有那个年代留下来的文字,有一幅图片上写着:“四邑开平台山新会……广州香港上海……等地”,是指早年来到澳洲巴拉瑞特的华人,都是从中国的这些地方走出来的。另一幅图片上左右两边写着:“仁义礼智信,礼仪廉耻孝悌忠信,和自由平等兄弟情”等文字,用中英文两种文字刻写的,表现出当年华人保持的传统信仰和新接受的西洋精神理念。又有一块画面上只刻着四个字“克服困难”,表示出他们来海外开拓的坚强意志。还有许多画面,反映的是最早来到巴拉瑞特的华人,以及他们后来组成的家庭,和成长起来的子女等。

这面石墙称为“无极纪念碑”,是在2015年9月6日新建起的。在边上还用石块制成一条走道,每一块石头上都刻着一个年份,从1850年开始,其中还有许多介绍的文字,走过两步就是1860年,十年为一个阶段,1870年,1880年,依次类推,踩着石块之路一直可以走下去……徒步队员一个个从这些石块上踏过,犹如华人从150年前的淘金之途走到了今天。

不远处,在草丛中间还竖立着一个石头砌起的方尖塔,石刻文字告诉我们,在1851年,在石塔下面就是最早发现金块的地方。

                                         四

我们又跟着恰尔斯·张走上一条山岗小道,他说这条小道在150年就存在着,至今保持完好。

在道路一侧保留着一幢老房子。这幢房子建于1880年,属于基督教长老会的教宅,以后里面居住的人名叫约翰·宗维(他的中国姓名叫刘宗维),他是当时巴拉瑞特及维省金矿区的最后一位负责照顾华人矿工福利的华人神职人员。

房屋左边的教堂建于1885年,可是在1949年教堂已被迁移。但据文字记载,这幢教堂是一幢整洁精巧的建筑,里面可以容纳120人的听众席位。而且教堂高踞坡顶,可以远眺前面的华工营地。

牧师刘宗维,夫人玛丽及他们的孩子从1903年起在此居住,1905年在巴拉瑞特市的圣安德鲁教堂受职,直到1949年刘牧师八十八岁退休。他是一位年高望重的华人神职人员,他作为华人主教和华人信徒们的精神领袖,他尽心为华人社团贡献了六十余年,享年九十九岁,1960年去世。他的儿子当年参军,去往欧洲,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道路越来越狭小,路边能看到一个体育场。当年这里曾经是一个华人集聚居住的营地,由于缺乏各种设施,谈不上什么卫生条件,里面的路径曲曲弯弯,房屋破旧,看上去整个营地面貌肮脏混乱。直至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巴拉瑞特这个最后的华人集聚区域被政府当局以卫生原因驱散,简陋的房屋被拆除。但在边上仍然保留着一所小屋,里面住着一位信菩萨的华人,但规定他每星期必须去当地警察局报到一次,不是对他关押,而是让他在警察局里洗澡搞个人卫生。

这条路走到了尽头,前面的民居里停着两辆车,当然这都是后来盖起来的房子。时代就是如此变化着,但是,对于我们重走淘金路的人来说,总是想多发现一些前辈的秘密,掀开当代社会的幕帘,去窥探华人先辈开拓者的脚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