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五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五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7-09-13 13:24:21 点击:

巴拉瑞特(中)

澳大利亚尤利卡民主博物馆

                                                      一

我们来到了巴拉瑞特东部的城镇尤瑞卡,踏进一座现代化的建筑——尤瑞卡民主博物馆,这是澳大利亚第一个民主博物馆。一个小镇上的博物馆却能代表全澳大利亚的民主精神,可见其在澳洲历史进程中的作用和地位。如今这个小镇人口不足千人。

如果说二百多年前库克船长踏上这块南方大陆,在南半球的土地上创作出澳大利亚这个国家概念,此为头等大事;一百五十多年前,在这片土地上发现大面积的金矿可为第二件大事;那么在金矿工人中间发生的尤瑞卡起义,就能够说是影响澳洲历史的第三件大事。第一件事表达了现代社会对原始土地的殖民和开拓;第二件事是人们在新大陆的开发中发现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为这个国家诞生奠定了物质基础;而第三件事则是在人民在追求财富中产生了对于压迫和不平等的反抗,在新大陆土地上端生了民主立国的精神观念。

其实,第三件事只是发生在那个年代的一起小规模的武装暴动。不过当时这个淘金小镇上的人口远远超过今天,帐篷连接着帐篷,到处行走着言语粗鲁的各国淘金者,当然也有不少脑袋后面还留着长辫子的瘦弱的中国矿工。在淘金地的另一个特色是,在不多的几条街上,一家家酒店先后开张。

犹如世界上的许多暴动起义都是从酒馆里开始的一样,因为酒馆里是人们聚会的场所,也是聚众闹事的滋生地。喝了酒,人们头脑发热,胆量抖增,无法无天,敢于和政府对抗。这场暴动也是从一家酒店里发起的,这家酒店名叫尤瑞卡酒店。前文曾经提起过,在疏芬山淘金博物馆的晚上,每天晚上有一档烟火节目,就是表演从尤瑞卡酒店始发起义的火爆场面。

当时正值维多利亚淘金潮,矿工对于昂贵的采矿牌照费用很反感,认为采矿牌照是无理征税。却看1851~1854年间的金矿抗议活动情况,就能让人感到这场起义是如何从悲情中积累起来的。

1851年8月12日,当日季隆广告报刊登希斯考克在巴宁扬以西3公里(后来的尤瑞卡以南10公里)发现黄金。8月16日,副总督拉筹伯在政府公报宣示官方于采矿收益的权利,宣布在同年9月1日起收取每月30先令的采矿牌照费。30先令的费用大约占那些矿工半个多月的工资。

8月26日,40至50名矿工举行了首场集会,沿希斯考克河谷游行反对采矿费,以及要求投票权和购买土地的权利。殖民地政府瞧见淘金地有利可图,后来牌照费又从30先令增至一英镑。殖民地各处采矿聚居地的异见者之集会随之而起。

同年12月,政府宣布打算在翌年1月1日将牌照费加价三倍,从1英镑增至3英镑。这行动挑起全殖民地各地示威,在巴拉瑞特的挖矿工激动得开始收集武器。政府因民众反应,仓促地撤销其计划。

然而,警察的查牌行动持续不断,而且变得更为频密,没有缴纳牌照费的淘金者被逮捕和驱逐,造成淘金工人的普遍不满。此外,巴拉瑞特的挖矿工强烈反对政府施加严格的酒牌法律。这就是说,政府对于淘金者,不管你是否挖到金子,挖到多少金子,都要定期征收牌照费用。还要从喜欢喝酒的淘金者嘴里再榨取一笔钱。

1854年年底的那一天,在尤瑞卡酒店,矿工们七嘴八舌的牢骚变成了对当局的咒骂,人越来越多,闹哄哄的语言又转到广场上,群情激昂,他们纷纷扬言,拒绝缴纳牌照费用。这个广场以后也被命名为尤瑞卡广场。

于是,二百多人在尤瑞卡矿区建造栅栏围墙,并且收集了一些枪支弹药,准备对政府进行武装对抗。在栅栏中心,他们竖起来“南方十字”蓝色旗,宣布成立共和国。他们就是他们自己的政府,不认同警察和税务官员的权威,并把他们驱逐赶走,这场游戏简直是胆大包天,目无皇上。

当时的殖民地政府属于英国女皇管辖,两天后,皇家军队包围了这些造反的家伙,对他们进行了血腥的镇压,整个战斗仅用了28分钟,尤利卡地区重新落到皇家军队手中。在武装冲突中,30名淘金者和5名军人丧生。事后,当局逮捕了160名淘金者.并以叛国罪起诉其中的13人。

维多利亚的各个淘金地民情沸腾,整个澳大利亚的民众在报刊等舆论工具影响下,竟然同情暴动者,指责政府的执照制度和军队血腥镇压。据相关资料记载,事后当殖民军将被俘虏的起义者押往当时的殖民地首都墨尔本审讯的过程中, 起义者得到了沿途大量民众的同情与支持。于是,独立的司法系统显示了作用,因广大民众的同情和报刊舆论的压力,第二年墨尔本的一家法庭宣布13人全部无罪。殖民地政府贪婪的执照制度也被取消。由此,现代社会的一个政治原则被建立起来,政府必须按照民众的要求制定法则,而不是政府可以随意制定任何搜刮民众财产的法律。

随后直接迫使殖民地政府推行1856年选举法案,法案规定维多利亚殖民地议会的下议院选举须全面由白人男姓普选,成为澳大利亚第二个民主政体,同时使维多利亚成为了澳洲首个有普选权的地区(这一法案对于澳大利亚具有划时代意义,但也反映出当时白人社会对于其他非白裔人种的普遍的种族歧视)。

1854年12 月3日的那场“尤瑞卡堡垒营起义”(Eureka Stockede/Eureka Rebellion)为新大陆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虽然整场起义历时仅28分钟且最终以失败收场,却掀起了澳洲民众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高潮,无形之中,造成了澳洲现代民主运动的开端。

“尤瑞卡堡垒营起义”为这个小镇添上了一层传奇的历史色彩。在起义原址兴建的澳大利亚尤瑞卡民主博物馆(The Museum of Australian Democracy at Eureka,M.A.D.E)于是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澳洲民主体制的“Ground Zero”,这一地点被看成是澳大利亚民主的发源地。

                                             二

走进尤瑞卡民主博物馆,一幅幅历史画卷映入眼帘。墙面上展示着一一个澳大利亚早期移民的故事,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年轻人,而恰恰正是这些年轻人对于来自殖民地当局不公正待遇的持续抗争,并在“尤瑞卡堡垒营”揭竿而起。虽然起义最终并未成功,但其仍为广大殖民地人民争取到了一些民主权利,这也是当今澳大利亚自由民主政体的根基所在。

馆内展有租借于巴拉瑞特美术馆的“南十字星旗”,该面旗帜被认为是1854年爆发于此地原址的“尤利卡堡垒营起义”中使用的原品。

馆内还采用了极具创意的沉浸式数字影像,让当代技术与历史对象完美融合,使来访游客能够直观地感受澳大利亚人民对于早期英国殖民地政权抗争的背景,使人们得以领悟追求自由民主的意义究竟何在,告诉众人现今掌握在澳大利亚绝大多数民众手中的权利在过去曾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中央大厅上端的墙上,围绕着一整圈巨大的图画和照片。一面是世界各国的国旗,然后一幅幅图片表达了世界各国从近代社会走向当代社会,所发生的有关民主运动的大事件。从早年英国的光荣革命到美国的独立战争,从法国大革命到俄罗斯的十月革命,从印度圣雄甘地领导的独立运动到南非曼德拉反对种族歧视运动,风起云涌,各个画面上都表现出世界历史进步的脚印……

我们的步行队友,高个子的奎斯是一位了解澳洲历史的知识分子,他指着墙上的图面,一幅幅地给我们解说。其中澳大利亚的尤瑞卡起义在世界进步大潮流中,虽然其规模和影响上不能和那些国家的大革命等事件相比。但是,对于当年人口稀少的南半球土地上,无疑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反抗剥削压迫的民众起义。

记得数年前,我看过一场名为“尤瑞卡“的话剧,剧情就是反映这次矿工起义的全过程,这个话剧在墨尔本的剧院里连续演了五十多场,后来又去悉尼等地演出。我的一位朋友在这个话剧里担任了华人淘金者的角色。华人是否参加了这场矿工起义? 根据巴拉瑞特的澳洲历史学家安娜基所提出的理论,华人组织也参加了一系列的反抗政府暴政的运动,虽然他们在这场运动中并不耀眼,但他们是当时所有反抗运动中最持久的。

                                  三

在博物馆的一部分展厅里,正在举办一个“华人财富展——探索澳洲殖民时期华人的故事”。

对于早期华人移民在澳大利亚的历史,许多澳洲人可能想到的是十九世纪中叶前来淘金的华人矿工,或是在维州金矿之上簇生出来的反华情绪及种族歧视政策,由此滋长出来的臭名昭著的“白澳政策”。而且不少白人对早期澳洲的华人金矿工一直有种负面印象——一幅数以千计的单身中国男人的画面,大量华人契约劳工在脏乱不堪的环境里生活、工作,露天开采金矿和淘洗金矿尾砂。同时也伴随着暴力,鸦片,赌博等情节。这些都是当年受到反华移民宣传影响,从而造成的人们长久以来对早期澳洲华人的印象和偏见,尤其是淘金时代的华人。

然而,有不少研究明确表明,上述这些固有的印象并没有真实地反映出淘金时代澳洲华人团体的生活状态,更没有描绘出华人文化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华人在19世纪后半叶对澳洲国家建设所做的贡献也没有被真实地反映。

正如尤瑞卡栅栏起义的金矿工人,华人金矿工也曾因不公平的人头税和各种限制条件进行过反抗,组织了抗议和民事诉讼。他们上书政府,有组织的规避歧视立法。令人伤感的是,这些做法对他们所寻求的改善经济和政治权益作用甚微。尽管如此,金矿区的华人仍然对当地社区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建立了医院,慈善收容所和学校。

人们一般可能不会想到,华人除了一部分幸运者通过淘金通过获得财富以外,还有不少华人通过种植蔬菜、为医院及避难所筹款等行为,为当时全体矿工的生存发挥了重要作用,无论那些矿工是来自欧洲还是中国。这是那个时代,华人为这块土地上付出的血汗,为他人服务的精神,为这个国家所做出的积极贡献。同时华人们也在自己的勤奋劳动中获得了他们应得的财富。

我们踏入一个个展览室,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幅早年华人的丰富多彩的生活画面。从华人先驱者们的传奇故事中,让我们看到了当年他们的各种面目,有矿工、小商贩、餐馆老板,零售店店主、家具制造工、侦探、翻译、园艺师、慈善家、演艺明星和商人等等——以及澳籍华人的丰富多样性对澳洲联邦的贡献。

在1901年5月7日墨尔本成立澳洲第一个联邦议会时,华人建造了8个牌坊,在唐人街上张灯结彩,并组织了盛大的游行,300名华人穿着传统服装,游行队伍长达700米。可见当时华人对于澳洲主流社会的参与感。

一幅幅黑白老照片上表达出华人在澳洲社会中的变化,一张图片上是一位老者,脑袋后面已经割掉了丑陋的长辫,头戴黑桶礼帽,脚蹬闪亮的皮鞋,打扮得像一位英国绅士。另一张图片上是几位年轻男女坐在一辆大马车上,他们穿着时髦欧式的服装,女士们还头戴高贵漂亮的礼帽,表现出她们来自于富裕身份的人家,从面容中却分明能看出是华人子女。

尤瑞卡澳洲民主博物馆馆长Cash Brown曾经如此说:“过去的三十年里,我们对澳洲华人史的理解被更新了。感谢研究者和历史学家的不断发展,让我们得以对澳洲华人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经历有一个全新的了解。现在,尤瑞卡澳洲民主博物馆希望帮助人们了解这些被遗忘的故事,了解华人先驱者对当代澳洲发展做出的贡献。”

例如今天还在巴拉瑞特营业的Billy’s Bistro and Bar餐厅,它的名字就来自于一个华人故事里的标志性人物。Billy原名William Lung,与巴拉瑞特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19世纪80年代,最初的淘金移民者开始建立自己的社区,Billy的父亲是其中一位华人移民。他是华人消防队队长,因为善于制作漂亮的蝴蝶风筝而闻名当地。Billy也因此被巴拉瑞特人称为Billy蝴蝶——Billy Butterfly。

Billy的早年生活鲜为人知,但到晚年,他成为巴拉瑞特地区的知名人物。对于Billy成名的原因,仅有的推测是他没有遵循传统的西式生活,而是选择跟随自己的信仰。Billy在当地的金矿工作,但对物质财富兴趣缺缺。他为人宽容,诚恳,对身边人极富同情心。这位当地的知名人物于1969年圣诞节当天逝世,享年87岁。

这样的华人故事在澳洲大地上何止千万,但大部分已经沉淀于一百多年的历史中,有的还保留在某些家庭的传袭和记忆中,也有少数保留在社区资料中,需要有心人去发掘和传播,这样才能恢复华人在澳大利亚历史中的真实面目。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