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战 高 温

战 高 温

来源: 作者:惊心 时间:2016-12-07 13:51:20 点击:

夏令时间已经二个月了,可天气还是像春天一样,热不起来,大家都在等候高温天气的来临。碰到老朋友,禁不住要谈起天气的问题,谈起高温怎么不来的问题。聊聊谈谈就不禁谈到文化大革命中的“战高温”。

高温是自然现象,低温也是自然现象,有什么战不战的。唉!“战高温”这种荒唐事只有文化大革命才搞得出来,太幼稚可笑了。不少老朋友们都经历过“战高温”,回想起来真是哭笑不得。总算经过半年的战斗,算是同高温战斗过了,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像我们的“战高温”还算是比较“好”的,还有不“好”的呢!举个例子给大家欣赏。

上海徐汇区漕溪路,公安局漕北派出所,管理漕北街道的治安公作。还在文化大革命前,有一居民小区的居民们来反映,“有一位居民,是吴泾地区某化学厂的厂长,占用公地搭建私人设施,不听周围群众劝阻,严重妨害群众生活。要求派出所为群众作主!”派出所研究后,由管理该居民小区的户籍警小陈去处理这件事。第一步,小陈先登门拜访,说明来意,要求拆除违章建筑,厂长不同意;第二步,通过居委会召开居民大会,再分组讨论如何处理,一致要求拆除违章建筑。厂长仍不同意。民警小陈见群众意见这么大,就从正面教育和批评了这位厂长,宣布了派出所的决定,通知房管部门监督,限令三天内必须拆除非发违章建筑;三天后,再不拆除,由房管部们派人代拆,所费人力工资由他负担;如他拒不负担,报请区公安局联系他工厂财务科代扣。

这位厂长在众难犯的情势下,只得自己雇人拆除了违章建筑,但是他觉得很丢脸,而且丢脸丢到家了。因此,他对民警小陈怀恨在心。厂长虽然恨小陈,但是,只能在心里恨,厂长是不能管警察的,平时当面碰到,还得违心地打招呼。

日子过得很快,文化大革命的高潮阶段已经过去。各厂的厂长靠边后又奉命复出抓生产,造反派已经掌握了大权,动脑筋动点新花样,叫知识份子和对立派去农村和工厂劳动,美其名曰“战高温”,实则是惩罚人。

这位化学厂的厂长已经重抓生产大权。一天公安局有人送来公文,有几位民警安排来化学厂战高温,请安排到车间劳动锻练。厂长一看公文,上面有一份名单,一共十位,其中有一位就是漕北派出所民警小陈。厂长一阵暗喜,哈!这小冤家今天落在我手里了!厂长笑容满面对来人说:“我们欢迎十位同志来战高温,欢迎,欢迎!”

厂长将十位民警的工作适当地作了安排,惟独对二位民警小陈和小陆作了重点安排,因为小陆曾帮小陈到他家来下达拆除违章建筑命令,而且态度非常严肃,几乎使他下不来台。想起来就心中冒火。小陈安排在大炉间专门扛煤,做扛煤工;小陆安排在酪酚车间做杂工。

星期一,厂长在厂部会议室开了个欢迎会,欢迎十位民警下厂战高温,并把十位民警介绍给各生产组长,并表态对民警同志要热情关心,注意安全。

各生产组长分别领着民警下车间介绍工作去了。

大炉间生产组长带着小陈往大炉间去,边走边说:“陈同志,你人这么瘦,怎么能扛煤呢?一天下来保险你瘫倒,第二天根本上不了班。”小陈:“这是厂长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走到大炉间,组长叫大家集中一下,说:“大家看一看,厂长安排这位同志到大炉间来战高温当扛煤工,行不行?”大家一看小陈瘦小的身体,都笑了。七嘴八舌地说:“厂长眼睛瞎了!”“厂长要整死你!”“厂长自己从来不到大炉间来劳动的!”生产组长觉得事情有奥妙,问小陈:“陈同志,你以前认识厂长吗?”小陈:“我是厂长居住地区的户籍警,为了他家的违章建筑,曾经打过交道,得罪过他。”生产组长:“对了!他现在是报复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非常明显,这是要整死你。你回去对领导说明情况,要求调换一个单位,否则认可坐牢!如你领导有疑问,请他来听听我们的意见。”大家都说:“组长说得对,你现在不要走,你换上工作服,看我们怎么扛煤的,看了就有数了。下班回家,明天不要来了,啊!”

小陈听从了大家的意见,回去向领导说明情况,领导就为他调换了一个工厂战高温。小陈总算逃过了一劫。

酪酚车间生产组长带着小陆到酪酚车间,向大家作了介绍。这酪酚车间地下面有几个酪酚池,外面有管道输送进来酪酚,酪酚进入池内,进行冷却。用很粗的紫铜管盘绕很多圈作成冷却器,浸在池内,管内通冷却水,使酪酚冷却。

酪酚的腐蚀性很强,冷却器的紫铜管使用一时期,紫铜管必须更换。小陆进厂第二天,酪酚车间正好要更换冷却器紫铜管。冷却器的紫铜管很重,整体有二百来斤重,取出和安放,需四个人扛了冷却器,在酪酚池上的水泥跳板上走到酪酚池中心,然后进行取出或安放。世界上巧的事情真多,这水泥跳板已经使用很久,水泥跳板里的钢筋虽然很粗,但是酪酚的腐蚀性更强。这水泥跳板表面上看上去很完整,可里面的钢筋已经锈烂光了。四个人有五百斤重,加上冷却器二百来斤,一共七百多斤,分二条跳板,每条跳板受力四百斤,没有钢筋的跳版怎么忍受得了!只好断给你看!小陆正好在一位体力较差的工人后面,双手帮助托住扛棒头,左脚刚踏上跳板,一刹那,跳板断了!小陆右面有一根木柱子,连忙转身抱住木柱子,吓得大叫救人啊!

一听“救人啊!”,附近工作的工人都赶过来抢救。大家用木制工具把跌落池中的四位工人捞起来,立刻用自来水冲翩全身。虽然抢救的速度很快,一分钟左右,但是,酪酚的腐蚀性太强,腐蚀速度太快,四位工人的衣服已经没有了!头发和皮肤都没有了,身上都是精肉,看上去实在怕人,连忙送瑞金医院急救。小陆在旁看得魂不附体,心跳得差点从口中跳出来。小陆隔天回公安局汇报了情况,要求换一个工厂去战高温,否则宁可坐牢,吓死了。

战高温这种荒唐事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回想起来真有些寒心。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