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不作为的反噬

不作为的反噬

来源: 作者:鲍宇 时间:2020-09-30 16:55:45 点击:

上周六维州卫生厅长Jenny Mikakos宣布辞职,而就在前一天,州长安德鲁(Daniel Andrews)在调查论证中明确称这位卫生厅长应该对这个糟糕的酒店隔离计划负有“主要责任”。这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卫生厅厅长是迫于上司的排挤问责而辞职,而不是真的认为自己出现了决策错误或行政失当——她的声明更是直言:虽然我对维州人的处境很抱歉,但我不相信我的行为导致了酒店隔离计划失误,这似乎是为自己对于疫情的工作进行了辩护。

这里啰嗦交代,正是因为这个酒店隔离计划出现了纰漏,包括雇佣没有任何培训的临时保安、没有采取合格的防疫措施等,直接导致了维州爆发了第二波疫情,导致到目前为止维州超过700多人的死亡。

令人感到很诡异的是,包括维州就业部长、警察部长、以及这位卫生厅厅长等三大牵头部门的负责人,都否认酒店隔离计划出现纰漏是自己的责任,而作为主导部门的首领卫生厅厅长Jenny,竟然表示自己从没看过计划的实施方案——没人向她汇报、她也没有主动要求看——你说惊吓不惊吓,诡异不诡异?

不过令不懂或半懂澳洲政体的人更感到惊吓和诡异的是,这位卫生厅厅长并不是医学专家,其专业是律师和艺术。这里再补习了一下澳洲的民主政治制度,像Jenny这些厅长(minister)其实是一个政治领导,他们是民选出来成为州议员代表某选区,然后最高领导人(也就是州长)任命其中一部分州议员(通常为亲信)担任各部门厅长,成立内阁。各部门厅长的职责是该领域(如卫生)大方向的管理,也可以说代表民众发声、监督,所以不一定是那个专业的。这些厅长下面有具体办事的官员系统(一般翻译为公务员、事务官),这些执行的官员不是民选的,而是委派的专业人士,如维州首席卫生官Brett Sutton,他是医学教授,他就负责执行卫生厅长制定的政策,掌管日常事务,当然他是最高级别的主管,下面还有很多公务员。有人用董事长和CEO来形容厅长和主管的关系,但其实主管CEO基本不变,董事长可能选举后会变,跟公司情况不一样,所以也有人用流水的厅长铁打的官员来形容。

也许是这样的流水和铁盘的关系,逐渐形成了政府事务“外包”的特殊现象,很多公务员(如酒店隔离计划中的警察)不愿意做或者承担不了(如大型比赛的安保)的工作其实都采用了外包的形式,并且成为一种“默认”的做事方式,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大问题。所以当Jenny说不清楚外包给私人保安的时候,大家觉得她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当然了也是因为遇到了新冠这种极端并且涉及公共卫生的情况。

这位前卫生厅长辞职前后努力为自己开脱,一时暗示自己被架空一时暗示领导同僚有问题,不同的制度不同的操控人都有问题,在笔者看来她终极问题在于在遇到大是大非问题上“不作为”,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敏感时刻担任一个最关键位置。想当初民众把你选出来,是希望通过你的治理实现更公平更透明,但当你获得了这个位置甚至更进一步的时候,你反而被这个复杂、难以解绑的系统所吞灭,被利益集团挟持甚至屈服于自身利益,那就难免在出事后要当一只替罪羔羊,“吃得了咸鱼就要忍得了口渴”。

对我们来说,灾难后该有哪些反思该怎样改进,就警惕不要不作为了,否则只会最终反噬到自己身上,付出沉重的代价。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