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不出门

不出门

来源: 作者:鲍权 时间:2020-09-02 16:58:34 点击:

从院门走到撒满阳光的大街,是200步;穿过大街的车水马龙,走向那个街角的养老院,是1000步;再从拐角处走下漫长的斜坡,又是1000步。最后,穿过草甸,绕过池塘,再回到家中,总能把这一万步走出来。住在这里将近二十年了,从来没有在周围转悠过,更不用说如此细致地丈量脚下的一草一木了。一个月前,一路走来,寒意料梢,走着走着,绿萼吐翠,花蕾初绽,春天竟然随着每天这一万多步,悄然而至。

这是封城期间,每天唯一一次的仓皇出行,还蛮有仪式感。说其仓皇,是州政府每天一个小时,五公里的限制;说其仪式感,是因为防止新冠病毒传染要戴口罩,长期不理发,一头乱发还需太阳帽约束,而防雨防风还得罩上一件风雨服,打扮完毕,刀枪不入,揽镜自照,挺酷。出了一趟门,才感觉到这个放风般的街区之旅是多么奢侈而短暂,还有点理亏气短,因为,此刻人们最规范的生活应该是居家抗疫,不出门。

当不出门成为日常生活时,几片门牖把高天大地和饮食男女隔离了,除了有必要的俗务要操持,紧急的事件要处理,日常就变成四个字:吃喝睡玩。吃,首先把平日残缺不全的三餐补齐了,不管是早上几点起床,晚上几点入眠,早中晚三餐总行礼如仪,不会错过;厨艺高手总是忙于超市采购,精心烹制,网上秀图这些程序,旁边自有沉湎于美食的饕餮们如影随形,进行光盘的壮举;不出门会吃出体重吗?放心,长期家居会让人自动产生健康恐惧,门外步行道上人潮汹涌,都是饭后遛弯的主儿。喝,当然是指酒了,并且是本地红酒。澳洲人家谁还不存几瓶红酒?封城期间的人们,有闲有愁无聊无奈,随便打开一瓶珍藏,幽幽地抿上一口,貌似一种寄托和潇洒,渐渐也会产生几分悲壮和亢奋。有一位开酒庄的朋友,本来滴酒不沾,疫情期间忧心于中国的澳洲红酒反倾销调查,借自己的红酒浇起自己的愁来,几周下来酒量大增,竟然找到了专业品酒师的感觉。睡,是居家生活最方便的事情了。所幸,墨尔本封城之初正值冬季,狂风怒号,阴雨连绵的白昼,或是月黑星暗,寒气凝霜的黑夜都适合酣畅淋漓的大梦和精悍有力的小憩。宅家期间的服装标配是睡衣加睡裤,保暖服装标配是睡衣加睡裤再加睡袍,这情景,再加上图片说明,就是一个标准的睡衣广告了: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最后是玩,居家生活产生的精神无聊和时间虚空,都通过互联网得到解决。在网络上追剧,在网络上游戏,在网络上K歌,在网络上聊天,在网络上举办各种各样的联谊活动,陪伴着人们度过了疫情的漫漫长夜。从第一次封城时,大洋洲文联的“五月阳光”联欢,到最近朗诵艺术联盟的诗歌朗诵大赛,网络为身处忧苦的人们找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充满了欢乐和希望的世界。

封城居家不出门,足够漫长的时间,足够静谧的空间,也给人们带来更多的机会。亲情和联络的机会,学习和思考的机会,规划和提升的机会。前两天,看到白居易的一首诗《不出门》,才知道,一千多年前中国大诗人也和我们现在的居家防疫一样,长期宅家不出门,感觉竟然不错:不出门来又数旬,将何销日与谁亲。鹤笼开处见君子,书卷展时逢古人。自静其心延寿命,无求于物长精神。能行便是真修道,何必降魔调伏身。

白居易的诗老妪能解,但意味深长,特别是对“不出门”的生活感同身受的我们,犹如醍醐灌顶。墨尔本的封城令快要结束了,居家抗疫的体验也非常难得,我们的封城记忆除了“不出门”之外,还会有些什么,这就要靠每一个人自己的感悟,自己的期许和追求来收割和珍藏。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