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民众担当的缺位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民众担当的缺位

来源: 作者:鲍宇 时间:2020-02-05 11:13:00 点击:

以为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肺炎离我们还很远,但是头上阴霾却慢慢压来:与在中国的家人(非武汉)每天联系报平安,原定2月中旬回国的行程延后了,在澳洲身边的朋友询问孩子要不要隔离、哪里有新的确诊、哪里的购物中心不能去、买不到口罩怎么办,等等。

1月31日应该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当天世界卫生组织(WHO)决定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确认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相关新闻对于这个定义解释得很清楚,其核心就是疫情影响很可能超出国界,并且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随后,就是澳洲系列行动,包括禁入和撤侨。

记得大约是在2013年左右,大约是非典发生后的10年,笔者在广州有幸邀请到当年报道非典的一线医疗记者作讲座,她曾多次深入隔离病房采访患者和医生,并把珍贵的素材撰写成书,引起很大的社会反响。她在该讲座中的主题并不是关于非典,却偶遇到拜读她著作的听者,就即兴回顾了当年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令笔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的总结:非典的爆发令中国处理突发卫生事件的水平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包括当时紧急出台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真正建立了和国际接轨的预防监控信息披露等制度。

回顾2003年的非典疫情,当时各省与中央政府之间的沟通很少,实验室的过程非常缓慢,中央卫生当局对各省所做的和宣布的事情几乎没有控制,尤其是通报世界卫生组织出现了延误(有说是三个月),导致非典在多国不可控地传播,包括加拿大多伦多、越南河内、新加坡、中国台湾及疫情始爆发地区的中国广东、山西及香港被世卫列为疫区,全球8000多人感染,700多人死亡,损失和打击令人悲痛。

到17年后的这次新冠肺炎,固然还有令人质疑的地方,但出现地点武汉市的地方当局于12月30日发布了第一份确认新鲜病毒的公开声明,第二天世卫组织得到了通知,处于戒备状态,可见信息在各个级别的疾病控制中心是流动的;而实验室在一周内检测分离出新病毒,对其基因组进行测序并提供给全球其他实验室,通知世界卫生当局,可见已经配备了最前沿的技术。从世界性的公共卫生角度来看,中国确实吸取了非典的教训,应对流行病危机的能力已经和国际接轨,这一点无论是世卫还是美国澳洲等卫生部门都给予了正面的肯定。

只是令人担忧的反而是中国民众对于这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对和认识有很大缺陷。首当其冲的是捕食野生动物的陋习,除了可怕的蝙蝠,还有孔雀狼鸵鸟骆驼蛇驴麝香猫等听起来不那么“可怕”的“佳肴”,其实都有可能是疫病的源头;其次就是武汉疫情爆发早期,当地民众依然没有警觉,甚至有说得意洋洋走街串巷证明“无事”,戴口罩出门被认为是“怂”,甚至还有封城前“逃离”的发烧人员;还有疑似病例没有真实负责通报个人行程,自我隔离;还有一些中老年人因为节俭,一次性口罩多次循环使用,或者任性地随地吐痰,完全没有消毒洗手的概念……须知道,对付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需要的是特殊时期、非常防范,防范得当,不仅仅是不添乱、节约资源资金,更重要是防治拯救生命的举措。

可以说,这次新冠肺炎暴露出来的民众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认识和应对的缺陷,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如何教育公民科学地负责任担当,也考验中国政府部门宣传指导治理能力。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