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2019的澳洲,好的留不住,也留不下

2019的澳洲,好的留不住,也留不下

来源:澳洲网 作者:鲍竼 时间:2019-12-26 11:38:54 点击:

转眼间,2019已步入尾声,而澳洲在这迷茫扑朔的一年,也算是在一阵慌忙中迎来一个结尾。


在12月初之际,我与周兄,一位同样来自台湾的新闻工作者,在一家座落于adderley街上的小咖啡馆,喝着咖啡,聊起2019的澳洲。


12月初,尽管澳洲在月历上迎来夏天,但接近10度的低温,让我们两位来自南方海岛上的大男人,穿起羽绒衣哆嗦着。


“学长,为何我们要选在这样的天气,在外头谈事?”


周兄先开了口,他来澳洲已经将近两年时间,但从未离开过墨尔本,我与他在台湾服兵役时结识,他小我一届,年纪却比我大,在军中他管我叫”学长”。却直到退伍那天,才知道彼此都是在台湾新闻圈卖肝过的同业,或许因为如此,我俩总是有种革命情感在。


“还不是因为你快回台湾了,以后哪有机会在墨尔本跟你喝咖啡聊是非?”


“那倒是。” 他跟我一样,只喝黑咖啡,在台湾我们叫美式咖啡,在这要叫Long Black。”学长你怎不选两条街外转角的那间? 两个印度小哥开的那间,那头的咖啡好喝多了。”


“倒了,关门了。” 我说道,我清楚周兄提的那间咖啡馆,毕竟就离报社不远,之前上班的每个早晨,我就爱往那买咖啡,直到有天印度小哥跟我说要关店了,我问他俩原因,没有明确答案,但无奈的笑着,也说明一切。


“好的东西就是留不下来。”


周兄喝了一口快冷掉的咖啡,皱了皱眉头,我清楚他是想留在澳洲的,他已经无数次跟我讲着墨尔本的好,无数次。


但奈何新闻专业的人才,在澳洲从不是移民的选项,不如说,澳洲的现况来看,没将黄皮肤的新闻工作者视为敌人,已经是很万幸的事情了。对比周兄对澳洲,对墨尔本的热爱,也显得格外讽刺。


我曾问过他,会不会考虑去偏远地区,争取看看其他移民机会。


“学长,五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我年纪也不小了,必须去衡量是否值得。”


“如果澳洲不欢迎我们,那为何我还要热脸贴冷屁股呢?”


种族歧视,反移民,在台湾土生土长的我们,在来到澳洲前,从不觉得这些事情跟自己有关,真正接触澳洲政治,澳洲新闻深了,才知道这锅煮着青蛙的热水,是越来越烫了。


在台湾时,我俩时常谈起台湾的政治事务,吐槽台湾政治人物的种种犯蠢,或是明显被包装过度的新闻标题,有说有笑。但在澳洲,每每周兄与我聊起澳洲的时政时,我们一次都没有笑过。


“澳洲的政治最可怕的地方在于,那些口出狂言的人,从不认为自己是错的,他们视自己的信仰为一切,而这让他们深信自己的价值观即是正确、即是公理。”


在我们看来,那些扭曲至极,甚至面目可憎的歧视言论,就算包裹的谎言以及愚蠢都如此明显,还有澳洲人吃的下去,这才是最让人担忧的。


而连带的城市拥挤怪移民,景气衰退怪移民,学校教育排名落后怪移民,也只是这份愚蠢风气影响的第一步,排拒移民后,澳洲锁国,接下来的2020会如何呢?


“但我也会继续看,看澳洲最后会走向哪一步。”


“结局好坏,会影响你要不要回来墨尔本吗?”


他没回答,只说了声走啦,跟我摆了摆手,示意再见。


“回台湾还做新闻吗?” 我问他。


“做,当然做。” 周兄笑了出声,看到他眉头终于舒展开,我也放心不少。


2019的澳洲,似乎是好的人事物都没留住,但相对的,2019的澳洲,在这些人事物的心中,也渐渐无法被留下。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