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啊,澳洲那该死的新闻自由

啊,澳洲那该死的新闻自由

来源: 作者:鲍竼 时间:2019-06-14 16:24:23 点击:

在读书时,我相信新闻自由,赋予记者采访、编辑及报道的权利及自由,能够让媒体报道真相、监察政府、揭露社会不公。

但当我工作后,我只希冀能自由的写新闻,社会不公成了八卦闲聊,监察政府成了政治背书,报道真相成了有价商品。

尽管几年过去,我早已习惯(甚至乐在其中),但澳洲警方在这个月5号,大规模出动人马,搜查澳州广播公司(ABC)位于悉尼的总部,这无疑是对澳洲,甚至全世界新闻自由的一大污点。

而驱使澳州警方的原因,竟是一则2017年的报道,一份名为的阿富汗档案的报道中,揭露澳洲特种部队在阿富汗的不法杀人等行为,内容涉嫌洩漏当局机密。

更夸张的是,澳州在突袭ABC总部的前一天,曾突袭另一名ABC记者的住家,该记者未参与阿富汗档案,只因为写了一篇澳洲对市民加强监控的抨击报道,就被当局盯上。

对澳洲新闻工作人员来讲,这无法被接受。

我深知现代民主国家与当地新闻产业的政治结合甚至利益纠葛,因为在台湾从事新闻记者的两年,该看的都看过了,该做的也一样没有少做过。

要说台湾现在的新闻性,我说那是一片黑污,但我的全身上下也没少沾过这滩泥。

有人说这次ABC遭搜查是莫里森政府上任后的秋后算账,从2018年自由党联邦政府预算,大力削减了ABC 8400万澳元的预算来看,这股爱恨情仇,实属露骨丑陋。

也让我回想起自己在台湾跑新闻那两年时间,民进党与国民党在各家媒体上的各种争斗,各种利用,各种鬼话胡说,各种断章取义。

但还是有一个最后底线,台湾每家新闻公司的大门,有他的界线存在,政府与警察极少会出面干涉,我常笑说这应该叫做无所作为,但也就是这份放任,台湾有新闻自由,尽管这份自由趋近于混乱,但也就是如此。

我曾跟一位在澳洲当地媒体工作的华人朋友深聊过,他说在他们悉尼的办公室,面对他们发出的中文报道来说,永远有一位女士会盯着看,这位女士在他们办公室有一个位子,但她不属于那家新闻公司,而是来自某机构,就是看着他们写的中文文章有没有政治正确。

“在台湾,唯一会管我写东西的,就只有该死的长官,而他最在意我的新闻画面上女采访者好不好看。”

我俩在电话上笑了出来,苦笑。

要说最讽刺的,澳洲政府在去年吵的风风火火的反间谍法草案,将修订反间谍法草案中有争议的部分,以确保新闻工作者和举报人,在接触到国家机密、参与合理报道的情况下,免受牢狱之灾。

而其中衍伸出来的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相信在澳洲的华人朋友都听过,澳洲政府树立无数的假想敌,说保护新闻自由的同时,自己破坏了这份自由,并沾沾自喜。

区分谁是敌人? 谁是朋友? 对澳洲这样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如果他还把自己当做如此)来说,没有那样容易。

最后能说啥呢? 就只能敬一杯吧,给澳洲该死的新闻自由。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